干细胞研究新突破 道德难题有待解决

Keystone

利用一项最新科技,科学家能够从人类胚胎中分离干细胞,而同时不破坏这个胚胎。瑞士科学家对该研究成果表示谨慎的欢迎。

此内容发布于 2006年09月05日 - 11:59

但普遍的观点认为,这一发现的科学价值重要性远超过它理论上所解决的道德难题--为科研目的而杀害“可能形成的人”?

自1998年人们首次从胚胎中成功分离干细胞以来,该领域一直受道德伦理观点的困扰--为科研目的而杀害“可能形成的人”。

与许多其它国家一样,瑞士法律只允许利用“闲置”胚胎分离干细胞。这种胚胎为试管受孕过程的产物,最终将被销毁,在取得相应夫妇双方的同意后,才可将这种胚胎用于科研。

最近,由Rob Lanza领导的一支美国专家小组从一个受精三天、含8至10个细胞(卵裂球)的胚胎中成功分离出干细胞,同时没有破坏这个胚胎。科技杂志《自然》(Nature)对此进行了报道。

从胚胎中分离干细胞的可能已有时日。去年,Lanza已成功利用鼠类胚胎进行分离实验。一项类似技术也已被应用在植入前基因诊断。

该诊断法颇受争议,目前在瑞士尚未开禁。它利用细胞分离技术从试管受精胚胎中分离干细胞进行分析,以探测有无任何基因性疾病。如诊断结果确认为无病变,则这个胚胎可被植入母体继续孕育。

一个细胞解决所有问题

Lanza的发现的奠基作用在于,它带来以一个细胞制造干细胞株的可能性。

Marisa Jaconi是第一位进行干细胞研究的瑞士科学家,他认为,“从科学角度讲,通过这篇报道,我们可以得到关于以一个细胞进行分化的可能性的更多信息。以前只能通过动物胚胎进行实验。”

在这位日内瓦大学生物学家看来,这项技术为研究带来新的发展前景。“在进行植入前诊断时,对也许具有先天缺陷的胚胎,我们有可能从中分离出干细胞株。这就能令科研人员进行深入研究,辨别缺陷,并找出对无法治愈的疾病的新疗法。”

Jaconi希望该发现能够--至少在某些范围--解决干细胞研究中的道德问题。

“案例中不破坏胚胎的事实使很多反对这项研究的人的论据站不住脚。不过,这与试管受精的关联还存在,而对某些人来说,人工受精这种做法就无法接受。”

谨慎的观点

临床伦理学家和国家人类医药伦理委员会委员Carlo Foppa的态度更为谨慎。他承认“新科技绕过一个重要障碍”,但认为“这可能会产生其它问题”,同时他还强调,他只是在表达个人观点。

新的问题包括,利用从一个卵裂球分离出的细胞生成一个完整的新胚胎的可能性。

Foppa还提出忠告,要注意干细胞研究的可能方向。“除了对心脏问题及帕金森综合症的个别实验性疗法之外,承诺的突破其实还没有发生。”

在反对干细胞研究的组织巴塞尔反基因技术申诉中心工作的Pascale Steck观察说,“同时,人们不禁会问,用于研究的胚胎应来自何处。

“难道要象总则所规定,向每一对寻求试管受精方法的夫妇征询是否愿意在将胚胎植入母体之前,将它先用于‘干细胞捐献’?

“那么谁来决定分离出的干细胞应作何种用途?是那个胚胎后来发育成的人吗?”

swissinfo

数据资料

干细胞是指还未特化的细胞,它可发育成人体的任何器官。
由于它们的这种特性,人们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利用它们战胜基因退化疾病,如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综合症或糖尿病等症。
干细胞主要存在于生命早期阶段,当受精卵开始分化时。
干细胞还存在于脐带及成人器官中,但它们的潜在机能很有限。

End of insertion

相关信息

植入前诊断(PID):

胚胎植入前诊断是人工受孕过程中在植入母体子宫前对胚胎进行的一个检测方法。利用该方法,可以对受精三天的胚胎进行分析、针对基因变异进行扫描。

某些国家禁止实施该技术,如奥地利、德国和瑞士,但有的国家则对其放行,如意大利。然而,去年瑞士议会投票通过实施有规范的PID,目前这方面的法律正在起草过程中。

2004年11月,瑞士选举人以大多数票通过一项允许干细胞研究的法律。

法律规定,科学家需要由联邦公共卫生办公室颁发的研究许可,且该研究必须是以帮助克服严重疾病或解释发育生物学问题为目的而获取信息。

必须正确通知提供研究用胚胎的夫妇。胚胎不可用于买卖。并严行禁止以实验为目的的胚胎制造、使用受精七天后的胚胎、对干细胞进行基因改造、制造克隆,及为未修改的细胞申请专利。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