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扬子江畔的瑞士人

每年被倾倒在长江里的废物达到250亿吨

(Keystone)

由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长江虽然污染严重,却比预计的受污染程度要轻。

这是第一次由外国科研人员对这条亚洲第一长河的健康状况进行考察,据他们估计,长江目前的受污染程度相当于30年前的莱茵河(The Rhin)。

11月2日,伯尔尼(Bern)联邦供水、废水处理与水资源保护研究所(Eidgenössische Anstalt für Wasserversorgung, Abwasserreinigung und Gewässerschutz,简称EAWAG)的科研人员对此作出解释:

作为世界第三长河,长江拥有丰富的水量,这使江水中重金属含量的平均值降低。“如果中国能够加强水资源保护措施,那么长江的生态系统还有救”,这次考察的组织者和白暨豚基金会(baiji.org Foundation)主席奥古斯特·普弗路格(August Pfluger)表示。

科研人员认为应该立即采取措施,因为污染在不断加深。虽然目前的污染状况还与十几年前的欧洲河流相似,但在已经采取相应措施的欧洲,污染程度却处于下降过程。

淡水豚类的绝迹

淡水豚类,尤其是被视为“江神”的白暨豚,是中国工业化发展的受害者的象征。这种曾经在我们的星球上生存了2000多万年的生物于2006年从长江中绝迹。江豚的生存也受到威胁,但该物种还能够得救。它们的数量已经从世纪之交时的几万头下降到目前的几百头。

进行考察的瑞士科研人员是对长江水体质量作监测的首批外国人。他们的考察同时发现,江水中的重金属含量还在数千万人口的饮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中反映出来。该污染还影响到中国人食用的鱼类产品的三分之二。

上海附近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江水水质污染状况尤为严重。据该研究所的研究项目负责人、地质化学家贝亚特·米勒(Beat Müller)透露,每天有近1500吨的氮和最多达4.6吨的砷通过江水排走。

农业的责任

瑞士科学家与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一起,在从三峡到上海的长江各水段共同采集了一百多份水质样本。他们认为,大量使用矿物化肥的农业是长江最大的污染源。江水中的氮含量在20年中就翻了一番。

在长达6300多公里的长江沿岸生活着大约4亿多人口。长江的水源浇灌着40%的中国领土和70%的水稻种植面积。每年被倾倒在江水中的废物就达到250亿吨左右。

苏黎世(Zurich)的白暨豚基金会是这次中瑞合作考察行动的发起人,并得到中国农业部的认可。2006年它曾组织白暨豚考察,却未能发现白暨豚的踪迹。

因此该组织开始关注长江水质研究。它得到瑞士通用公证行(Société générale de surveillance)、瑞士百达银行(Pictet & Cie)及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的支持。

swissinfo及通讯社

蓝色大江

长江是亚洲第一大河。它源自海拔5405米的青藏高原,流经整个中国,最后在上海注入东海,全长6380公里。长江流域的人口总数约为3.5亿。

长江在其中上游穿流过无数峡谷。倍受争议的三峡大坝就位于长江的这部分河段,它是巨型水电站的前期工程。三峡大坝建成后可形成一座长600公里、深180米的水库。三峡工程库区的数百万人口不得不向他省移民。

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江水每秒流量约为3.2万立方米。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