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科学家参与清理太空的任务

太空漫步在最初的最好时光中也是危险的,但至少不用担心飘浮的太空垃圾。

(Keystone)

50年的太空开发给我们头顶的天空留下大量的垃圾:火箭推进器残骸、人造卫星碎片、脱落的油漆-甚至一只宇航员的手套。

太空垃圾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在为解决这个问题所作的努力中,伯尔尼大学天文学院(Bern University's Astronomical Institute)教授托马斯·席尔奈希特(Thomas Schildknecht)参与了对太空的监控。

据估计,有60多万个直径超过1厘米的太空垃圾以数千公里的时速围绕着我们的星球横冲直撞。

近年来,太空垃圾已越来越令人担忧。因为以这种周转速度,一旦它们与人造卫星、宇航员或太空飞船发生碰撞,就会造成灾难性后果,还会产生多米诺效应,制造出数量更多的碎片。

在低空轨道(2千公里高度以内)上,一个1厘米见方、速度为每秒15公里的微小碎片若撞上运行中的人造卫星,它可能造成的破坏会大致等同于一枚手榴弹的威力。

“说到低空轨道,那里有空间站和载人飞船,这个问题就显得相当严峻。以国际空间站为例,人们认为,在今后10年内,它被太空垃圾严肃撞击的可能性达到50%,” 席尔奈希特告诉swissinfo。

美国航天航空局(NASA)的科研人员称,太空垃圾的临界引爆点正在来临。即使不再发射太空飞船,到2055年,由碰撞所产生的新的碎片数量将会超过落回到地球和燃烧掉的碎片总数。

追踪太空垃圾

因此,对太空进行清理就象是一个不朽的任务。

“如今还没有象真空吸尘器之类能够有力地清理太空垃圾的中期可行办法,”席尔奈希特表示。

因而大多数国际性努力就将重点放在追踪较大碎片上,以预防碰撞的发生、避免产生更多碎片。

8年来,在伯尔尼和西班牙岛屿特纳里夫(Tenerife),这位瑞士科学家和他的科研小组利用光学望远镜对天空进行监控,并与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合作,对在高空急速飞行的小碎片建立了清单。

“我们见到奇异的碎片种类:例如从人造卫星上拨落的绝热层,”他透露。

他们的调查结果然后被用来帮助指导人造卫星穿过碎片地带。目前,每一、两个月,就有一个人造卫星被指引远离飘浮着的太空垃圾的轨道。

碎片雨!

科研小组的另一部分工作则涉及提醒太空组织进一步意识到环境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这就象地球上的垃圾处理。我们碰到的是15年前产生的垃圾,当时的人们还根本不晓得这回事,”这位科学家讲到。

在席尔奈希特看来,各太空机构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不断加强,并开始迫使商业组织遵守最低纲领。最终目标将是编制一套行业守则,以限制太空使命产生的碎片数量。

他指出,在某些高度上,如800至1千公里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糟糕。因为那里有许多人造卫星,随着时间推移,它们也可能产生碎片。

大多数这种碎片会逐渐落下,在进入大气层之前,它们会聚集在较低的高度上。

“最大的问题并非给地球造成的风险,而是对太空使命的危害,”他说到。

不过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Tulsa)的罗蒂·威廉姆斯(Lottie Williams)可能并不同意席尔奈希特的看法。

威廉姆斯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人造太空碎片击中的人。1997年1月22日,她在塔尔萨的公园里散步时被一个15厘米的金属块击中肩部,这个金属块后被确认是1996年将一枚美国空军卫星发射升天的Delta II火箭的燃料箱碎片。所幸的是,威廉姆斯并没有受伤。

swissinfo,Simon Bradley

相关信息

太空垃圾,也称太空碎片,它们在高度从几百到几千公里的太空中,以最高可达3.5万公里的时速围绕地球悄悄地横冲直撞。以这种速度发生碰撞,即使只是很小的垃圾碎片,后果都将不堪设想。

美国空间监视网(Space Surveillance Network)对约1.2万个直径超过10厘米的碎片进行监控。但大多数的碎片物质还是没有被观察到。

欧洲航天局的模型显示,有超过60万个直径超过1厘米的物体在围绕地球公转。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的雷达以及光学系统收集到这些太空碎片的信息,再用它来证实碎片环境的模型。

近8年来,伯尔尼大学天文学院与欧洲航天局合作追踪太空垃圾,并进行太空碎片的测算。

这个五人瑞士科研小组将安置在特纳里夫和伯尔尼附近的Zimmerwald的光学望远镜对准2-3.6万公里的高空,对那里的太空垃圾作搜索和监控。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