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黨對瑞士情有獨鍾

尼古拉·格拉泰里(Nicola Gratteri),現年61歲,自2016年起任卡坦扎羅省(Repubblica di Catanzaro)總檢察官。 Tiziana Fabi/AFP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9月17日 - 09:00
Michele Novaga,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黑手黨組織光榮會(La 'ndrangheta)在瑞士立足已有幾十年。儘管與意大利緊密合作,瑞士的司法體制仍難以應對其境內的犯罪現實。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時,身為檢察官也是專欄作家的尼古拉·格拉泰里肯定地表示。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意大利皮埃蒙特大區(Piemonte)托雷佩利切市(Torre Pellice)舉辦的名為“一疊書”(Una Torre di Libri,意)的文學作品節上,就黑手黨組織光榮會在瑞士的出現與活動,卡坦扎羅省總檢察官尼古拉·格拉泰里(意)接受了瑞士資訊swissinfo.ch記者的採訪。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意大利黑手黨組織光榮會在瑞士立足(意)已久:他們何時又是怎樣潛入瑞士的呢?

尼古拉·格拉泰里: 至少從20世紀80年代末期,我們就發現了光榮會在瑞士的踪跡,由於雷焦卡拉布里亞(Reggio Calabria)省蒙蒂塞拉(Monticella)鎮上黑幫之間的世仇,黑手黨的一個家族遷居到瑞士的納沙泰爾(Neuchâtel)。正是在那些年,我們拿到了國際調查委託書,前往瑞士進行調查,最終抓獲兩名逃犯,當時這令瑞士警察及其司法界都震驚不已。

“光榮會控制著歐洲80%的古柯鹼市場。”

End of insertion

過去,瑞士也曾對黑手黨的違法犯罪活動進行過審判,律師莫雷蒂(意)(Moretti)洗錢案就是其中一例,曾任律師的莫雷蒂由於洗錢金額達750億里拉(意大利加入歐盟以前使用的舊幣)被定罪。諸多調查都由意大利方面展開,您也參與了其中許多行動,比如說“英蘇布里亞”(Insubria)行動以及“藍色呼叫”(Blue call)行動。

黑手黨組織光榮會、克莫拉(Camorra)或者是“我們的事業”(Cosa nostra)組織成員遷居國外是為了偽裝,他們到國外不會大張旗鼓地焚燒車輛或者是開槍血洗店鋪,他們逃往國外是為了躲避風頭,因為歐洲沒有邊防控制的文化,他們不會受到檢查;黑手黨勢力向國外滲透的另一個原因也可能是為了販賣古柯鹼,然後利用非法所得購置各種產業。

走私毒品是在瑞士的意大利黑手黨組織光榮會最為猖獗的犯罪活動嗎?

根據我們的調查,運到歐洲的古柯鹼中有80%經由光榮會之手。他們非法所得的最終歸宿不是卡拉布里亞大區(Calabria),也不是南美洲,因為哥倫比亞黑幫希望在歐洲收到付款,這樣他們更感到後顧無憂。因此,歐洲和瑞士就成了一個大型超級市場,黑手黨們瘋狂採購、大肆揮霍。

於是乎,販賣毒品的非法盈利用於購買槍支、投資房地產。洗錢是光榮會最為猖獗的犯罪活動之一。根據調查,黑手黨並非只在提挈諾州蠢蠢欲動,在瑞士其他地區也不斷“開枝散葉”,“海爾維蒂”(Helvetia)行動2014年關於圖爾高州弗勞恩費爾德(Frauenfeld)黑手黨窩點(意)的調查證實了這一點。

在過去幾十年中,瑞士也曾對非法洗錢進行過調查,但是完全不像電影情節那麼虛張聲勢,對於將數百萬歐元跨境帶入瑞士並且存儲在瑞士銀行的人,瑞士方面的審查往往都是盡可能敷衍了事。

在打擊光榮會以及其他犯罪組織方面,瑞士做得到位嗎?您曾在過去公開表示, 相對於意大利司法體系,瑞士在打擊某些犯罪-比如說黑手黨問題上-更為輕描淡寫。

並非只有瑞士的司法體系存在這一問題,整個歐洲也都大同小異,因為在瑞士與歐洲的司法條例中沒有黑手黨犯罪這一罪行。在瑞士,黑幫犯罪近乎秘密結社罪,刑期從1到5年不等,試想一下,意大利對持有塗改過的持槍證件的人就要判上同樣的刑期,這令人不禁發笑。因此,對於黑手黨來說,像在歐洲中心或者北歐國家一樣,在瑞士進行犯罪活動更為便利,也令他們感到更為“高枕無憂”,因為這些國家的刑罰極輕,而且只有在意大利警方調查的情況下他們才有可能受到調查。

關於這點,拉梅齊亞泰爾梅(Lamezia Terme)黑手黨組織殺手詹納羅·普里奇(Gennaro Pulice,意)一案極具象徵性。正如他本人在供詞中所坦白的那樣,通過賄賂提挈諾州的一名公務員,他拿到了長期居留許可(B證),這樣他才來到該州。

一般來說,人們都將腐敗與意大利人聯繫到一起,但是這早已是陳詞濫調。不幸的是,近幾十年裡,在歐洲,西方文化遭遇了強烈的道德與倫理的淪陷,腐敗問題不僅令意大利受到嚴重影響,整個歐洲也防不勝防。意大利腐敗現像比較突出,是因為意大利著手進行的調查更多,監管手段允許意大利司法警察以及法院對腐敗問題“追根究柢”。

“在瑞士如同在整個歐洲一樣,未來最大的黑手黨組織將是阿爾巴尼亞黑手黨。”

End of insertion

30多年來的工作經驗,您和許多國家的警方以及司法界的同仁都傾力合作過,您與瑞士同行的關係又是如何呢?

我想說,近期我們的關係改善了許多:尤其近一、兩年裡,瑞士政府開始意識到自己領土上存在的黑手黨現象和問題。但是不幸的是,正如我們先前所說的,瑞士的司法體係並未為調查黑手黨犯罪起到助力作用,這與瑞士境內的犯罪現實格格不入。

在瑞士,意大利黑幫之間或者說光榮會與其他犯罪組織-巴爾幹半島或者非洲的黑手黨之間聯繫緊密嗎?

這樣說吧,在瑞士,意大利黑手黨組織光榮會的勢力很大,但是,我預見,正如在整個歐洲一樣,在瑞士聯邦,未來的黑社會將是阿爾巴尼亞黑手黨的天下。在阿爾巴尼亞,腐敗極其嚴重,一些犯罪集團勢力很大,無人敢抵制,這些犯罪團伙利用金錢買通司法,不斷壟斷歐洲的古柯鹼市場。如今,阿爾巴尼亞黑手黨在荷蘭十分活躍,然而在南美他們也與光榮會緊密勾結。

尼古拉·格拉泰里

尼古拉·格拉泰里於1958年7月22日生於洛克雷德(Locride,位於卡拉布里亞大區)的杰拉切市(Gerace),自2016年以來,任卡坦扎羅省( Repubblica di Catanzaro)總檢察官,如今他是光榮會組織研究的頂級專家。 20世紀80年代末進入司法機關,作為雷焦卡拉布里亞法庭的法官,他簽署過幾項偵查令,要求調查居住在瑞士境內的多名嫌疑人。1989年以來,他一直處於警方保護之下。由於致力於民事與社會工作,成為多個獎項得主。他與記者兼教師的安東尼奧·尼卡佐(Antonio Nicaso)共同撰寫了關於有組織犯罪的幾本書籍以及一些評論。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