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危机中,瑞士“土豆鸿沟”凸显

从德语《一瞥报》(Blick)报道的警局调查来看,警员加强了巡逻,但几乎没有给出罚单,人们似乎都待在了家里。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随着防病毒战役的展开,瑞士的“土豆鸿沟”(Röstigraben)更加凸显-后者体现的是瑞士拉丁语和日耳曼语系地区间社会文化的差异乃至分歧,而这一称谓因德语区的特色食品“黄金土豆饼”而得名。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07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法语区《时报》(Le Temps)在3月17日的文章中写道:“法语区各地政府主张坚决阻断一切,以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这显然令他们和德语区犹豫不决的各州政府之间划出了一道“土豆鸿沟”。

新冠病毒在瑞士蔓延,各级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紧急应对措施,人们的生活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提契诺州政府主席Christian Vitta最近也强调过这些地区差异。“各州新冠疫情有所不同。在以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Ticino)为代表的一些地区,病毒蔓延情况较为严重。因此,很难制定全瑞士统一的防疫方案,各州各地在实施联邦方案时必须进行适应当地情况的调整。” Vitta在3月24日接受法语电视台RTS采访时表示。

和瑞士其他地区一样,提契诺州也关闭了“非生活必需品”类的商店-这是联邦政府颁布的一项统一措施。但3月22日,同意大利接壤的提契诺州多迈出了一步:宣布关闭所有工业企业。

当病毒在周边国家传播开来时,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面对各州表现出谨慎的态度,并采取了适度的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部分禁闭”。

更加严格的措施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各州居民对政府防疫措施的评估存在差异:将近一半(49%)的受调者认为联邦委员会反应太慢,其中提契诺州(68%)和法语地区(64%)的不满情绪比德语区(42%)更为强烈 。

另外,在接受调查的瑞士法语区居民中,59%的人希望政府采取更严格的措施来限制个人自由,而瑞士德语区和意大利语区受访者中,分别只有38%和30%的人有此愿望。

另一个有趣的指标是:70%的瑞士德语区受访居民表示,对联邦委员会的举措充满信心。 在母语为法语和意大利语的瑞士人中,这一比例仅为45%。

外部内容

上述民调是调研机构Sotomo在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SSR,瑞士资讯swissinfo.ch母公司)的委托下进行的。该机构经理、政治分析家Michael Hermann解释说,各地疫情严峻程度不同,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民众观点的差异。 “在瑞士法语区,多数人主张追随法国模式,采取强制措施限制额外出行。也许文化因素在公民对国家或对个人责任的角色认知上有所影响。在瑞士德语区,人们对个人责任的信赖比在法语区更为显著。”

此外,Michael Hermann还指出,新冠病毒的传播具有文化地理特征。“拉丁美洲国家的居民更依赖触觉。同日耳曼国家相比,拉丁美文化背景下的社交距离要近得多。”

个人责任

沃州历史学家Olivier Meuwly指出,瑞士文化是北欧和南欧文化的混合体。“日耳曼文化假定个人责任趋导集体责任。而这一观点不存在于南方文化,后者认为命令就应该自上而下地传达。”

在社会学家、洛桑大学研究员Olivier Moeschler看来,上述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惊讶。 “这些结果再次印证了在其他许多领域中能够观察到的、广义和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差异-即在瑞士偏日耳曼和偏拉丁语文化地区间,人们自我表达和观点表述方式上的不同。”

在不同语言区域,人们对国家的态度也不同:“在瑞士法语区,人们更愿意参照法国的国家主义和中央集权模式;而在瑞士德语区,人们则更加接受德国的联邦主义制度。(…)法国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自上而下”的模式基础上-强大的权威被认为必不可少,这是一种有时会令人惧怕,但又被人寄予厚望的控制性权力。而在德国,更多的是协商、协调和自下而上的现实。”

“个人责任”的概念似乎也因地区而异。 在瑞士法语和意大利语区,科研人员和地方官员要求联邦当局施加更严格的禁闭规定。但在德语区,政客们则只是大力呼吁民众遵守新的禁足措施。

同法语和意大利语区居民相比,瑞士德语区人是否更加自律,更尊重防疫措施和社交距离规定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不管怎样,瑞士全国各地民众现在似乎都能更好地遵循联邦卫生局的建议。从德语《一瞥报》(Blick)报道的警局调查来看,虽然警员加强了巡逻,但几乎没有给出罚单,人们似乎都“乖乖”待在了家里。空旷的街道已成为瑞士各地的常态。

媒体回响

瑞士媒体报道反映出民众面对新冠危机的不同文化行为。如果说法语区媒体目前似乎基本支持联邦委员会的抗疫战略,但他们很迅速地对联邦与各州之间协调工作的“混乱”提出批评,并对联邦制运转的缓慢和局限表达出不满。

但严化禁闭的诉求似乎令一些德语报纸感到不安。《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写道:“所有法语区政客都为法国总统的权力所着迷。” 《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也认为此项要求不仅过激且有害于大局。

如果说早前,法语区人曾经嘲笑一位知名医生提出的‘瑞士德语喉音重、飞沫多,增加感染风险’的论点,现在人们的情绪发生了变化,正如《每日导报》使用更加温和的口吻进行的总结:“全国现在应该表现出团结一致。我们没有留给负面情绪的空间。”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