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老年人护理 在瑞士,人老了谁管?

Ein Pfleger versorgt eine Wunde

苏黎世一家养老院的一位护理人员在清洁老人的伤口。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社会的老年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再过20年瑞士从1945-1965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即将进入迟暮之年,需要人护理。老年人护理费用是一笔很大开销,很多老年人手里的养老金不足以担负这笔繁重的费用,瑞士政界在考虑是否需要引进护理保险系统。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86岁的米勒太太在散步时摔倒,盆骨断裂。出院之后,情况很清晰,米勒太太不再能独立生活,需要人照顾。她必须去住养老院,米勒太太的丈夫前两年去世以后,她一直寡居,虽然住进养老院后将不再孤独,但是她担心的是,她的钱是否够养老院的费用。

她从养老遗属保险和退休金处每月能领到4800瑞郎(约33000人民币),这本来足够生活,但是这种带医护养老院的费用是每月8973瑞郎,其中医疗保险和州政府分别负责1660瑞郎和1405瑞郎,米勒太太的全部退休金都用上,还是不够。

图表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她每月还要从她的积蓄中拿出1108瑞郎支付养老院的钱,目前她还有大约10万瑞郎的存款,她的房子,本来是想留给女儿的,但是如果她像所有人所希望的那样活得很长,那么这幢房子迟早要被卖掉。

而作为米勒太太的女儿,不仅可能无法继承房产,如果她的年收入高于12万瑞郎,她还要为妈妈担负一部分所谓的“亲属资助”费用。

Senioren beim Essen

养老院中的餐饮服务,要老人们自己负担。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存钱不值当

这个带有具体数据的瑞士实例显示出,老年人的护理费会消耗掉一个人的全部积蓄,60%住在瑞士养老院中的瑞士人,退休金不足以承担开销。

瑞士西北大学社会系教授Carlo Knöpfel表示:“瑞士的老年人护理资助系统并不完善,要想保障必要情况下的良好护理,老年人必须要自掏腰包。”

苏黎世大学的社会保险权益教授Thomas Gächter也赞成这个观点,他说:“高额的护理费,会消耗掉一个人的所有财产,这就相当于剥夺继承权。”这就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傻子才会攒钱,因为孩子反正得不到。”

Eine Pflegerin wäscht die Füsse einer Heimbewohnerin

不在服务范围内的护理费用,也要老人自行承担。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多重费用

的确,老年护理费用不仅是一个私人问题,也同样是国家的问题:根据不同渠道的预测数据,在今后的10-25年,需要护理的老年人及与之相关的国家支出将成倍增长。有些人甚至预言,瑞士将爆发一场“灰色海啸”。

那么谁来承担这笔巨额费用呢?其他国家引进了老年保险系统:日本2000年开始实行一个强制老年保险,入了这个保险,老年人所需90%的护理费将被接管。这一保险的一半资金来自投保人,另一半来自纳税人。

德国从1995年开始,在医疗保险中引进了强制性老年护理保险,保证50%的住院费得到报销,保险金的一半由员工自己负责,另一半由用人单位负责。

富裕的瑞士有资本等待

瑞士没有强制性老年保险,“瑞士有一种退休补助,在某种程度上充当了老年保险的角色,”Knöpfel教授做出这样的说明。所谓的“退休补助金”(Ergänzungsleistungen) 1966年作为养老遗属(AHV)的辅助系统被引进,那些退休金无法满足最低生活需求的老人,可以申请退休补助金,而如果入住护理院,很快就会达到这一申请标准。2017年瑞士322800名老年人领取退休补助金,相当于全部退休人员的16%,而在护理院中的老人更是50%都靠这笔救济金度日。

Video (1)

Video

Gächter教授也表示:“前几年,瑞士国会做出决策,为减轻医疗保险机构的负担,让退休补助系统负责老年护理费用,由此取代引进老年保险系统。”唯一的担心的是,现在退休补助系统面临崩溃,“当婴儿潮一代进入需要护理的年龄,将是一个费用爆炸期。”瑞士能如此淡定地静观其变,从某种程度上再次证明瑞士是一个富裕国家。

理想的解决之道难寻

老年护理保险的难点在于,由谁来负担这笔费用。瑞士各界提出了不同建议,但是都各自存在弊病。在医疗保险中附加一大笔老年护理费用,按照Gächter教授的说法,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他说,怎样解决这一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明确的是,这是一个燃眉之急。

Knöpfel教授认为最理想的是一个双轨途径:“老年人的照料费用依然由退休补助金负责,而资助的幅度应该更大。而护理费应该由一个新型的、慷慨的补助津贴来资助。”无论如何,最后要想解决问题,还是要国家拿着纳税人的钱出来救急。

家庭出力

而在日常照料层面,按照Knöpfel的说法,可以借鉴荷兰的Buurtzorg-Modell方式。这种方式,是由邻居、亲朋好友自行组织的小型团队来照顾老人。

与南欧人自行照顾家中老人的习俗不同的是,瑞士成年子女通常虽会照顾年迈的父母,但不会贴身照顾。

而与许多欧洲国家不同的是,瑞士人照顾父母并不会从国家得到补助或支持。也许这就是瑞士人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更多人在年老无法独立生活之后,会住进养老院。

呼吁亲属照顾老人也是一个趋势,因为这不仅节省费用,也符合老年人的心愿。因为大多数老人都希望一直待在家中直到离世。

Video

Video

荒谬:因为费用原因入住养老院

实际上,瑞士老年人最希望能留在家里养老。越来越多的瑞士老人住在家中,由Spitex这种上门服务的医疗护理来家中照料,或者搬入带有医疗服务的养老公寓。传统的养老院在瑞士已经所剩无几,只有一些为完全无法自理老人度过最后短暂时光设置的护理院。

一种奇怪的现象是,经济条件差的老人往往会被迫住进养老院,有时候往往还没有实际的需求。老年资助协会的Judith Bucher说:“没有任何亲人的独居老人,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无人照料,又没有经济实力雇人打扫、买菜做饭,经常会被迫住进护理院,就算他们并不需要护理。”对于医疗保险机构来说,这样负担更轻,因为州对护理院中的费用支持的力度更大。

不仅老人对此感到不满,国家也不满:因为从经营角度来看,Spitex和利用义工的老年人帮助组织提供的服务应该比护理院更加便宜。

信息框结尾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