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业余从政制度


瑞士政治家:就是别叫我职业政治家


作者:Jeannie Wurz, 于伯尔尼


瑞士联邦-国民院大厅 (Keystone)

瑞士联邦-国民院大厅

(Keystone)

许多瑞士议员每周的工作时间里,有很大一部分是花在政治事务上的,可他们却在尽力回避“职业政治家”的标签。原因何在?因为他们不想和现实世界脱节。

国会大厦里,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正倚墙站着,一面与记者交谈。没人比这位现年50岁、来自圣加仑(St Gallen)的女性更配得上“职业政治家”的称号。

无论是在她所属的市政厅还是州议会,是作为她所属党派当地支部的主席,还是作为一名联邦委员会竞选候选人,亦或是担任瑞士联邦院的议员,凯勒-苏特从政至今已20余载。然而她并不把自己当作职业政治家。

“我在政府工作的时候曾经是名职业政治家,因为那是全职工作,我负责着一个部门,”她解释说。如今她在联邦院兼职工作,工作比例为50-60%,还有时间在几家企业的董事会就职。

托马斯·明德(Thomas Minder)被命名为2013年的“年度政治家”。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个职业政治家。这位美容产品公司的所有者在2006年发起一项人民动议,抵制经理人的超高薪。瑞士选民2013年通过的这项“肥猫”动议登上世界各国的报章头条,这位“从来没沾过政治”的人发现自己入选了联邦院。

去年在接受这个公众提名的奖项时,他指出自己获奖的讽刺性,“就政治领域而言,我甚至算不上职业政治家。我首先是名实业家,其次才是联邦院的无党派议员”。

身兼两职

凯勒-苏特和明德对职业政治家身份的异议也许并不令人惊讶,因为瑞士在地方、州和联邦各级的“业余”从政方式上,向来就有非职业人士的长期传统。联邦院的46名议员与国民院的200名议员一年4次、一次3周聚首伯尔尼,参加议会讨论,共商国事,此外一年中的其他时间,他们还会参加无数委员会会议。从理论上讲,大多数人在议会工作之外,都有其他的工作。

例如鲁茨·斯坦姆(Luzi Stamm)就是一名律师。1991年他离开法院的工作,进入国民院担任家乡阿尔高州(Aargau)的右翼瑞士人民党议员。“在我看来,瑞士处理政治的方式给人很大的灵活性,”他说道。

斯坦姆视自己“几乎算个职业政治家”。可是在晚上和周末,以及议会休会期间,“我全身心地投入为自己客户的工作当中。每周我工作肯定不止40小时,但肯定也没有百分之百地投身于政治”。

业余制-一个神话?

随着近年来议员工作量和任务的复杂性日益增加,议会是否还能基于兼职操作?其可行性在不断受到质疑。

2014年由《周日瑞士》报(Schweiz am Sonntag)两名记者对议员所做的调查发现,回复的99名政治家平均每周要花29小时处理议会事务,这相当于70%的工作量。大约三分之一的议员声称,他们在政治职务外没有其他的工作。

在4年前的一次综合调研中,苏黎世大学研究员萨拉·比蒂科夫(Sarah Bütikofer)调查了瑞士议会的职业化状况。她还查看了议员花在政治事务上的时间,按时间多寡对他们进行分类,所花时间不超过三分之一的是业余政治家,所花时间占三分之二以上的为职业政治家,介于两者之间的,算是“半职业政治家”。

比蒂科夫作出的结论是,业余式议会已不复存在,即使政治家们自称是一个非职业议会“神话”的一分子。

而时至今日,“瑞士全职从政的政治家人数不断增加”,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激励与更替

在许多行业里,业余与职业人士间的区别在于他们的薪酬。根据议会数据库Curia Vista,2013年,国民院议员和联邦院议员平均年薪分别为13.8万瑞郎(约合89万元人民币)和15.6万瑞郎(约合100万元人民币)。

比蒂科夫透露,对一些联邦议员来说,近十年来经济补偿的大幅增长使在政府任职变得更有吸引力,将其作为全职工作也成为可能。

实际上,联邦议会的人员更替率相对很低,自2011年上届选举以来,246名议员中只有24名离任(9.7%),另有十余人计划在2015年完成4年任期后离职。

那么,作职业政治家是不是不好?

“我不能说它不好,”绿党成员巴斯蒂安·吉罗德(Bastien Girod)说道:“可我也看到不作全职职业政治家的好处。”吉罗德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担任博士后研究员。“就我而言,我确实能够把政治与科学连系起来。这令我可以独立地总结自己的意见,而全职政治家常常只能依赖于其他专家的意见。”

卡琳·凯勒-苏特也同意这个看法。

“我认为,瑞士制度的一个优势就是人们还能够工作,”她表示:“这样你会有实践性工作的经验,对企业、对实际问题有真正的见解。如果你只是一名议员,就再也看不到现实世界。你有的,只不过是对现实世界可能的样子的一种感觉。”

熟悉情况

州议会的人员更替率很高。2014年由伯尔尼大学政治科学院的安托瓦内特·费·威德默(Antoinette Feh Widmer)做的一次研究发现,1990-2012年间的平均更替率达到50%。人员更新最高的州是日内瓦州(69%),最低的是内阿彭策尔州(29%)。高更替率的一个结果,就是需要帮助新议员熟悉政治程序。2014年9月,伯尔尼市议会的两名议员提交了一份动议,要求新议员去读半天的议会程序课程。他们还呼吁市议会为议员组织定期政治再教育课程。迈克尔·达菲诺夫(Michael Daphinoff)和库尔特·希尔斯布鲁纳尔(Kurt Hirsbrunner)认为,如果全体议员了解市议会具体管辖哪些领域和提交动议的正确程序,那么将会少浪费很多时间。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