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科学与媒体 记者们该对涉及动物试验的研究加以批判吗?

A research assistant holds a white mouse in her hand in a lab at the University of Muenster in Germany

坚持不偏不倚的科学新闻报道并不是件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易事:它需要时间、精力和警觉,以避免把复杂或存在争议的话题过分简单化。

(AFP)

数百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依赖于实验性动物模型来研究开发那些拯救人类生命的治疗方法,但是,也有人对不同物种间比较结果的有效性和道德规范、伦理准则屡屡提出质疑。一位对动物试验持质疑与批判态度的瑞士科学记者,在这场公开激辩中向我们阐述了媒体究竟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1月8日,瑞士纸媒《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的读者们如果翻到第11页,便会看到当天发行的这份报纸以一行醒目的红色标题以及整版广告盛饰颂扬了“科学新闻”( 德语:Wissenschaftsjournalismus)这一概念。在版面上的讽刺漫画中,两位峻颜厉色的主人公的文字独白为:“作为科学新闻工作者,我们从来没有写过任何针对动物试验的批判性报道。”

这个代表着科学记者立场的广告进而向公众辩解道,正因为缺乏关于动物试验的危害性与失败率的关键性报告,因此,科学新闻工作者们正在以在动物身上进行试验对于研发新药或新产品来说“可能有用、可能需要”作为障眼法来误导大众。

从动物试验“实干家”到反动物试验“行动派”

这幅整版广告背后的策划者,是一家位于苏黎世、以取缔动物试验为宗旨的协会,以及一位对实验性动物模型在科学实验中所起到的作用掌握并积累了第一手翔实的实践性知识的关键性人物。1988年,现担任那家呼吁废除动物试验的协会会长一职的Christopher Anderegg(英)外部链接,曾以博士后研究员的身份,在位于巴塞尔的瑞士著名制药集团罗氏(Hoffmannn La Roche)生物医学研究所工作。而在他当时的科研工作中,使用幼鼠、成年鼠、兔子等动物来进行活体实验可谓是家常便饭。

但是,在妻子的敦促下,Anderegg阅读了一系列关于动物试验的伦理准则与道德规范,很快就转变了想法。

“我无法为我当时正在从事的工作找到一个正当理由,我整整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才逐渐意识到这个事实。出于良心,我实在没办法仅仅是为了个人事业而不断地残害谋杀动物。”Anderegg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坦言。

1989年,Anderegg获得了苏黎世大学免疫学与病毒学的博士后研究职位,然而仅仅三天之后他就自动请辞。 直至今日,他始终致力于说服新闻工作者和公众对瑞士反响热烈、应者云集的科学新闻报道背后所看不见的“阴暗面”- 动物试验加以批判。

“(科学新闻)实在有失偏颇,片面地偏袒科研人员,为他们自诩的成功和治愈人类疾病的许诺而热捧助威.”

 - Christopher Anderegg

引言结束

媒体、动物模型与伦理道德

对Anderegg而言,科学领域的动物试验被视为“神化”,是因为外界相信在动物身上进行重复性试验,对于验证某种药物或疫苗会对人类产生怎样的影响和效用颇有裨益。而在他看来,在给人类研发药物的过程中之所以会用到幼鼠和成年鼠,更多地是考虑到实用性-比方说麻醉的便利性,而并非试验结果由动物反映到人类身上的可转移性。

一言以蔽之,“对我来说,动物试验就是搭建在兽医学基础上的人类医学,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Anderegg总结道。

Anderegg的观点中所涉及的诸多伦理议题,并不仅限于人类生命与非人类生命的价值权衡,还涵盖了为牵涉到动物的科学研究提供均衡报道的新闻职业操守与媒体责任的问题。在这一点上,Anderegg认为媒体-至少瑞士本土媒体可谓一败涂地。

“(科学新闻)实在有失偏颇,片面地偏袒科研人员,为他们自诩的成功和治愈人类疾病的许诺而热捧助威,”Anderegg评价说。与此同时,他也补充道,新闻工作者必须停止借助片面报道继续扮演为动物试验摇旗呐喊的“拉拉队员”的角色。

他表示,记者理应把更多的精力,投注在持续跟进涉及动物的科学研究上去。

“事实上,在首轮采访报道之后,(记者们)没再发表过任何采用动物试验的科学研究到底在人类身上是否取得成效的后续报道。”他表示:“如果我是一名记者,那么我肯定会追问一句:这些(动物试验的)结果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由动物到人体的可转移性呢?”

记者的视角

作为瑞士科学新闻协会 (Swiss Association for Science Journalism,英)外部链接 的主席,Olivier Dessibourg的观点与Anderegg可谓不谋而合。在他看来,科学新闻工作者不仅有职业责任、也有道德义务去面面俱到地报道科学研究话题。

“每一位科学记者都应该在对事实进行一一审核之后,向读者呈现真实的情况。一方面,新闻报道要向公众阐释,为何动物试验在某些情况下是推进科学发展的唯一可行途经的原因,另一方面,报道中也需要提及各方有理有据的批评,”Dessibourg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说。

“我想说的是,瑞士科学记者群体合宜且恰当地对涉及动物试验的选题进行着报道。请相信我们的大众,他们可并不是什么蠢货!”

- Olivier Dessibourg

引言结束

此外他还补充道,科学新闻工作者理应对科研成果从全局上秉持一种“合理的怀疑”态度,尤其是对那些涉及到动物试验的科技成果。据Dessibourg介绍,譬如,依据瑞士旨在在科研中最大限度地减少动物科学试验的3R政策的相关规定,记者应该向科研人员询问,实验性动物模型在他们的工作中是否有绝对的必要,是否其他的技术手段无法付诸实施或不能取代动物模型。

不过,身为新闻从业者的Dessibourg对Anderegg所持立论也并非全盘接纳。

他表示:“对于Christopher Anderegg在《新苏黎世报》上所刊登的整版付费广告的具体内容,我实难苟同。换句话来说,就是他所坚信的新闻工作者作为一个群体,只发表关于动物试验的片面性、倾向性极强的报道。”

Dessibourg指出,自2000年他涉足瑞士科技新闻业以来,Anderegg在瑞士纸媒上所刊登的广告大同小异,多年来内容几乎一成不变。他表示,Anderegg的观点不仅是对瑞士科学新闻界的“失敬无礼”,而且在分析论证上也存在问题。

“在其个人表述中,Anderegg先生采用的方法,可谓与他批评指摘瑞士科学新闻记者们在针对动物试验的报道中所犯的‘毛病’如出一辙:一种僵化不变的、狭隘的、片面的、无根据的表达方式。”

动物试验在瑞士

瑞士不仅拥有数条堪称全世界最严苛的国家动物试验法律条例(多语)外部链接,并且还将动物保护(英)外部链接动物尊严(英)外部链接相关内容明文列入了瑞士宪法。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局(The Federal Food Safety and Veterinary Office)负责3R政策-即替代、减少、改善(replace, reduce, refine,多语)外部链接的实施与执行,这意味着当科学研究中需要使用到动物时,“只有在没有其他替代方法可为科学问题探知答案的情况下,才允许采取动物试验,且试验性动物模型的数量和它们所遭受的痛苦,必须控制在最低限度。

2016年,经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局委托,一项针对动物试验科学有效性的研究(法)外部链接得以完成。虽然研究的最终结果着重强调了瑞士动物试验的官方授权程序(英)外部链接以及科学严谨性(英)外部链接等问题,但既“没有直接证实其科学有效性,也未对动物试验的真实效用提出质疑

信息框结尾

在Dessibourg看来,综观近期瑞士媒体报道无疑证明,新闻从业人员并不像Anderegg所宣称的那样在提供公平与均衡的报道上玩忽职守,丧失了专业操守。恰恰相反,Dessibourg表示他个人坚信在瑞士媒体上涉及动物试验选题的批判性报道已呈现出逐渐增多的趋势。

“这些报道让公众充分意识到应对动物试验提出质疑,即便这种发问最终会遭遇失败,”Dessibourg印证了近日瑞士媒体针对法国对实验性啮齿动物模型不当对待(法)外部链接德国大众汽车利用活体猴子做柴油汽车尾气吸入试验(法)外部链接瑞士弗里堡某实验室强制猴子服用可卡因以研究通过脑神经手术戒除毒瘾(法)外部链接等一系列披露性报道。外部链接

Dessibourg坦承,坚持不偏不倚的科学新闻报道并不是件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易事:它需要时间、精力和警觉,以避免把复杂或存在争议的话题过分简单化。

“目前在新闻工作者群体里仍然普遍存在着一种倾向,导致他们往往不会把科学新闻与政治新闻或者经济新闻一视同仁、等量齐观。因为科学新闻很复杂,从而很难领会把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科学本身就会被大众认为是值得信赖的,” Dessibourg解释说:“不过,假新闻、行为失当、以及将科研结果添油加醋、肆意夸大的问题,也真实存在于科学界,动物试验领域也难以规避这些问题。当这些问题出现并且浮出水面的时候,记者的职责当然也包括去一一报道。”

尽管如此,Dessibourg也再次重申他的观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瑞士科学新闻界目前正履行义务。此外他也补充道,作为媒体内容消费者和参与者的大众,也在这场围绕着动物试验的激辩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Dessibourg 表示:“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瑞士科学记者群体合宜且恰当地对涉及动物试验的选题进行着报道。请相信我们的大众,他们可并不是什么蠢货!”

虐待动物产品 为了吃上那口,你愿意动物惨死吗?

为了禁止用虐待动物的手法制成肉类产品的进口,如鹅肝、青蛙腿等,瑞士动物保护组织发起了一项公民动议。目前引起争议的是,用清真方法宰杀牲畜的肉是否也在禁止范围之内。 ...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