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克劳斯弟兄 瑞士和平圣人诞生600周年

克劳斯弟兄是瑞士的主保圣人。

克劳斯弟兄是瑞士的主保圣人

(Keystone)

现代瑞士的首位圣人弗吕厄的尼克劳斯(Niklaus von Flüe)出生于600年前。在这篇2008年首次发表的文章里,我们要讲述这位力促和平之人的生平故事。

弗吕厄的尼克劳斯是位家境富裕的中世纪农夫,当他离开家人去过隐居生活时,周围的人都异常吃惊,但他后来成为妇孺皆知的“活圣人”。

被称为“克劳斯弟兄”(Bruder Klaus)的他作为调解人,斡旋于各个强大的瑞士州之间,因而得到“和平之人”的美誉。如今仍有很多人去瑞士腹地瞻仰这位主保圣人的出生地和隐居所。

在距卢塞恩约70公里上瓦尔登州(Obwalden)的弗吕利(Flüeli),才上午9点,已有不少参观者围着遗址散步。其中有些背着大背包的,正沿途经这个小村子的古老朝圣之路“圣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去西班牙朝圣。

这里没有车辆的噪音与人声的嘈杂,一切似乎非常宁静,但当地人表示,弗吕利亦可能异常繁忙,有时一次来的游客能达到400人之多。

克劳斯弟兄于1947年被天主教会封圣,成为现代历史上的首位瑞士圣人,第二位则是2008年10月封圣的玛利亚·贝尔纳达·比特勒(Maria Bernarda Bütler)。

然而克劳斯弟兄离开自己的家人,据说还不吃饭活了20年,这些都可能让某些人深感不解。

“克劳斯弟兄可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圣徒,反而是相当‘难以取悦的人’,”关于他生平的一份资料传单上写道:“他的故事不容易理解,我们不能以浪漫的方式看待他的人生。”

1417年,弗吕厄的尼克劳斯在弗吕利出生,他当过兵,后转业务农。后来他娶了多罗特娅·维斯(Dorothea Wyss),两人生育了十个子女。村里可以看到他出生的住宅和他为多罗特娅盖的屋子,两者都已被精心修复。

个人危机

跟之前他父亲一样,尼克劳斯也是当地民间一位颇受尊敬的人,在本地政府供职,还兼任法官。但他觉得自己留给上帝的时间太少了,而且当时政治上的阴谋诡计也令他反感。

“他从所有的岗位上退下来。然后里面有个声音对他说,‘离开一切你所爱的’,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妻子、孩子、家庭与农场-他的家园,”指导克劳斯弟兄瞻仰之旅的约瑟夫·班茨(Josef Banz)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是个极其痛苦的要求,我们如今会说他因此变得抑郁。他到一位神父那里寻求帮助,一次又一次地和妻子讨论,他们自始至终一起斗争,最终多罗特娅同意让他成为朝圣者。于是他在50岁时离开家,”班茨介绍说。

在去巴塞尔的路上尼克劳斯得到一个异象,要他回弗吕利,在兰弗特(Ranft)过隐居生活,这是通往紧挨村子的梅尔夏山谷(Melchaa Valley)的一个陡峭下坡。

沿兰弗特走下去,不用多久就到了他的小木屋,里面仅有能容一人站立的空间,克劳斯弟兄就在那里度过了他人生中的最后20年。

村民的怀疑

当地人难以理解克劳斯弟兄的选择,又听说他从巴塞尔附近度过的那夜起就没吃过任何东西,人们自然表示怀疑。

班茨说道,被派来的官员肯定了这事的真实性,于是克劳斯弟兄的名声也日益为人所知 。

尽管他远离人群生活,却仍然与外界有着联系。这间建在教堂旁的小木屋有两扇窗-一扇面对圣坛,另一扇对着外界。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造访这位神秘人物,其中不乏国外要人。“我发现他对一切都消息灵通,”1483年米兰大使写道。然而克劳斯弟兄其实既不识字,也不会读书。

当时瑞士各州结成的羽翼未丰的邦联正濒于内战边沿,他们也派人来寻求他的建议。

在鼓励两个阵营-乡村与城市各州-共同达成1481年的《施坦斯协定》(Diet of Stans)上,克劳斯弟兄起了决定作用,从而避免了一场灾难。

避免内战

这个协定得以巩固各州间的纽带,为如今的瑞士联邦奠定了基础。

“我们不知道他提了什么建议,但伯尔尼州送给他一份礼物表示谢意,而克劳斯弟兄则口授了一封回信,这封信一直留存到今天,”班茨透露。

“他在信中用非常简单的词句,谈了自己的和平哲学及对和平的经验。即便是现在,他的想法仍与当时一样深刻与有助益。”

这当中最著名的建议就包括互相“顺服”,即各方应当吸取和尊重彼此的需要,以及不要介入他人的事务。这种早期形式的调解,被称为瑞士中立的建国原则之一。

他也因此成了瑞士人的民族英雄。

1487年,克劳斯弟兄在兰弗特他的小木屋里逝世,并被埋葬在附近的萨希塞恩(Sachseln)。那里为他建起了一座大型教区教堂,人们可以去那儿参观他的墓地和几件遗物,其中有他妻子为他纺线制作的修士服 。萨希塞恩也是班茨神父的办公室所在地。

多罗特娅的贡献-以及理解-并未被人忘却。1984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参观此地时,曾称她为“一位具备了圣洁的妇人”。

此后教堂墓地竖起了一尊现代雕塑,表现多罗特娅和几个她的子女。

和平圣人

负责瞻仰活动宗教事务的班茨估计,现在每年有近15万人前来瞻仰克劳斯弟兄。

他们并不都是朝圣者,有些弗吕厄家族长久失联的后人-甚至来自遥远的澳大利亚-也前来参观访问。

班茨也给瑞士军队办过多次讲座,许多人都被克劳斯弟兄作为和平圣人的名望所吸引。

“二战后很多人开始真正地认识和欣赏他,因为人们太渴望和平了,”班茨指出。

“他们意识到,有这么一个人曾毕生为和平做出努力,并为和平的关系制订了规则。”

智慧之语

人生格言:克劳斯弟兄靠着“einig wesen”生活,这个词可以译为一种“与上帝的神秘联合”,即一种将上帝与世界带到一起的愿望。

缔造和平:“和平永远在上帝里面,因为上帝就是和平。”

“顺服是天堂与世间最大的荣耀。因此,你们必须努力彼此顺服。”(摘自1482年12月克劳斯弟兄写给伯尔尼议会的信)

禁食:据同时代来源透露,克劳斯弟兄总是回答“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他可以忍受永久禁食。他的主要目标是把自己全部献给上帝,这也是为什么他将不吃不喝描述成一种“特权”。

隐藏的瑰宝

本文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上的其他两篇文章分别介绍了《Geschichte Erleben in Herzen der Schweiz》(在瑞士心脏体验历史)一书的几处遗迹,这本新书由瑞士考古协会(Swiss Archaeology)出版。

该书包含了135处从史前时期到20世纪的遗迹,它们分别位于瑞士中部的卢塞恩、下瓦尔登(Nidwalden)、上瓦尔登、施维茨(Schwyz)、乌里(Uri)和楚格(Zug)六个州。

瑞士考古协会的乌尔斯·尼费莱尔(Urs Niffe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想到出这样一本书,是因为这些地区有很多人们不了解的“隐藏的历史瑰宝”。

该书还列出了各个遗迹的简短资料与交通信息,目前它有德语和法语两个版本,可通过瑞士考古协会购买。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