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瑞士钟表业你需要知道的八件事

拉绍德封制表传统双年展上展示一款瑞士制造高级腕表。 © Keystone / Adrien Perritaz

尽管瑞士钟表业受到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但它仍然是“瑞士制造”工艺和精密度的象征。瑞士资讯swissinfo.ch带您一起探索这个出口世界各地的工业瑰宝。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7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1)占据豪华手表市场绝对统治地位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每年生产超过2000万支手表,仅占全球总产量的2%。但按价值计算,它占据了全球钟表市场50%以上份额,所有品牌的营业额总和超过500亿瑞郎(零售销售额,约合3705亿人民币)。

在高中档市场,瑞士只把极少份额留给法国或德国的竞争对手 : 售价超过1000瑞郎(约合7410人民币)的手表中有95%以上在瑞士生产。

近年来,瑞士手表的平均出口价格稳步增长,达到近1000美元(约合6990元人民币)。顾客最终将必须支付这个价格的2到3倍,才能戴上梦寐以求的手表。

外部内容

2)就销量而言,仅苹果就超过了整个瑞士钟表业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制表业面临着一个令许多专家感到担忧的现象 : 生产的手表数量急剧下降。这是向高端市场转型的必然结果。 2019年,瑞士钟表制造商出口的手表比2016年减少了近一千万。受新冠危机影响,瑞士钟表制造商2020年预计仅能售出1400万块手表,相当于上世纪40年代水平。

除行情困难外,瑞士钟表业还面临真正的结构性挑战。首先是来自智能手表,尤其是Apple Watch的竞争,这对活跃于入门级市场(低于200瑞郎,约合1482元人民币)的“瑞士制造”手表构成沉重打击。仅苹果一个品牌在2019年的销量就超过了所有瑞士制造商。尽管它五年前才开始销售手表!

外部内容

受影响的第一个品牌是著名的Swatch(斯沃琪),根据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估计,该公司目前每年仅生产300到700万块手表,而在最佳时期(上世纪90年代)每年产量接近1500到2000万块。 Mondaine(国铁),Festina(飞士天),Victorinox(维氏)和Raymond Weil(雷蒙威)等入门级品牌也因自2017年起实行的一项更严格的法规而受影响,该法规是为了获得“瑞士制造”的标签”。 这些厂商被迫在瑞士订购更多零部件,手表售价随之提高,因此销量下降了几十万。

3)最知名的品牌也是最畅销的品牌

End of insertion

“如果您50岁时还没有一块劳力士手表,那您就算白活一场”:十多年前法国广告商雅克·塞盖拉(Jacques Séguéla)的名言仍然能说明该品牌在奢侈品界的非凡象征意义。从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到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再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杰斯(Jay-Z),劳力士手表出现在全球最著名人物的手腕上。它也是全球最畅销的瑞士手表品牌。2019年,其营业额超过50亿瑞郎(约合370.5亿人民币)。

这是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和瑞士咨询机构LuxeConsult的估算数字。因为尽管劳力士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无与伦比的声誉,但它在开展业务方面表现低调。劳力士由品牌创始人威尔斯多夫家族基金会(Wilsdorf Family Foundation)掌控,未在股票市场上市,其股权不可转让。因此,这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公司可以在股票市场透明度规则之外随意控制其信息发布。

4)它由一个封闭的亿万富翁和强势集团俱乐部掌控

End of insertion

尽管有近350个品牌声称拥有“瑞士制造”标签,但并非所有品牌都在同一联盟中发展。仅五个最有影响力的品牌就占据瑞士钟表业份额的50% : 劳力士、欧米茄(斯沃琪集团,23.4亿),浪琴(斯沃琪集团,16.5亿),卡地亚(里奇蒙特,15.94亿)和百达翡丽(13.5亿)。封闭的亿万富翁俱乐部还包括天梭(斯沃琪集团,10.5亿)和爱彼(10.3亿)。

除了表现出色的独立品牌外,劳力士、百达翡丽、爱彼和理查德·米勒等三大集团主导了瑞士钟表市场 :

斯沃琪集团(英、法)在钟表业排名世界第一,在瑞士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哈耶克家族及其亲属控制着约40%的资本

-由南非人约翰·鲁珀特(Johann Rupert)创建的历峰集团(Richemont,英)在瑞士和南非证券交易所上市

-由法国人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领导的全球领先奢侈品集团LVMH在巴黎上市,总部位于巴黎

外部内容

5)在瑞士经济中的比重适中

End of insertion

钟表业约占瑞士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是仅次于制药和机床业的第三大出口产业。制造商主要位于纳沙泰尔州、伯尔尼州、日内瓦州、索洛图恩州、汝拉州和沃州,这些州创造了该行业增加值的90%以上。

在这些地区,制表业是主要就业来源 : 活跃于该领域的700家公司雇用了近6万名员工。加上与该部门相关的间接工作岗位,估计瑞士有超过10万个就业岗位依赖钟表业。

外部内容

然而,钟表业的员工工资并不比他们生产的钟表那么令人向往。2018年,制表师的工资中位数仅略高于每月5400瑞郎(约合4万人民币),比该国所有劳动者的工资中位数低1000瑞郎(约合7400元人民币)。

6)它有光荣的过去,但也有黑暗的时光

End of insertion

瑞士钟表业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达到顶峰,拥有1500家企业和近9万名员工。70年代初,亚洲石英表打乱了市场,使瑞士钟表业陷入严重危机。80年代中期,在这次危机中幸存下来的只剩500至600家公司和3万名员工。

随后,瑞士钟表业依靠大规模生产和Swatch手表复兴。2000年开始得益于新兴国家对豪华手表的浓厚兴趣。2019年,瑞士钟表业的出口额超过210亿瑞郎(约合1556亿人民币)。

然而,冠状病毒使这一行业的平稳运转戛然而止。瑞士钟表业协会(FH)预计2020年出口额将下降25-30%,造成该产业历史上最严重的行情危机。


7)若没有外国工人,瑞士钟表业将不复存在

End of insertion

汝拉的制表师拿着放大镜伏案工作的图片仍被广泛使用于手表广告中。但现实并非都如此美好。为了经营工厂,瑞士钟表业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大量使用廉价的外国劳动力。当时主要招募意大利妇女到装配线上进行重复劳动。

如今主要由边境地区,尤其是来自该行业历史摇篮汝拉州的工人来确保钟表业的平稳运转。他们平均占了三分之一的就业岗位,在靠近法国或意大利边境的工厂中,这一比例有时会上升到80%以上。

历史上看,瑞士钟表业的存在应归功于外国人,尤其是1685年路易十四撤销南特敕令后逃离法国的胡格诺派教徒(新教徒)。

8)亚洲-尤其是中国-是瑞士制表师真正的 “埃尔多拉多“(黄金国)

End of insertion

2000年代初,中国市场的逐步开放极大促进了瑞士手表向远东地区的出口。从那以后,瑞士出口到中国的手表价值翻了100倍! 算上购物旅游,全球范围内售出的“瑞士制造”豪华手表中,约有二分之一售给了中国客户。

但中国的经济发展放缓,习近平开展的反腐败运动-手表是中国官员非常喜欢的礼物-香港近年来的政治动荡,都在某种程度上扰乱了中国和瑞士制表商的蜜月。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