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抢时间 追还纳粹掠夺艺术品,还需要瑞士的帮助



Egon Schiele,Wally的肖像(1912)。1998年在美国被确认为被掠夺画作,在历经12年诉讼后,得到原拥有者继承人同意,于2010年回到维也纳Leopold博物馆

Egon Schiele,Wally的肖像(1912)。1998年在美国被确认为被掠夺画作,在历经12年诉讼后,得到原拥有者继承人同意,于2010年回到维也纳Leopold博物馆

二战时,瑞士曾是纳粹掠夺艺术品的中转站,因此要想查清这些艺术品的归属权,就要到瑞士,专家如是说。

二战期间,纳粹曾在德国和其他欧洲被占领国家掠夺了大量艺术品。对于那些曾经拥有这些珍惜艺术品的犹太家庭来说,他们的遗属追讨艺术品的时间在逐渐流逝。很多家庭因为难以承受在法律上证明其所有权的繁琐程序,而被迫放弃了本该可以继承的遗物。

国际专家认为,瑞士既是问题之一,也是问题的解决方式之一。因为瑞士当时对艺术品的销售记录进行的登记越详细,那么犹太遗属追讨艺术品的胜算就越大。

在纳粹于1933-1945年掠夺的60万件艺术品中,如今至少还有10万件了无踪影。

犹太遗属追讨被掠夺艺术品的工作,遭遇博物馆越来越强大的阻力。其原因可能是所有权证明不完整、时间已过去太久、伟大的艺术品应该对公众开放,等等。

无序归还 对瑞士博物馆来说并非简单解决之道

如果博物馆发现,自己珍贵的馆藏竟然是纳粹的掠夺品,而且还必须把它奉还给合法继承人,那么他们会怎么做?每个博物馆都有不同的选择。瑞士资讯swissinfo.ch撷取了3个例子,看看瑞士的博物馆是如何反应的。 瑞士画家Albert von Keller的这幅《Madame La ...

瑞士打开记录

二战战前及战时,瑞士画廊及画商组织了不少大型拍卖及销售展会,其中有伯尔尼的Gutekunst Klipstein画廊,如今的Kornfeld;卢塞恩的Fischer和苏黎世的Fritz Nathan。难以计数的艺术品找到了新买主,其中大多来自美国。

专家认为,澄清艺术品所有权的钥匙,就“锁”在档案馆中。艺术品商Bruno Meissner和Gebrüder Moos的遗物也可以说明些问题。

为了便于对被掠夺画进行确认和归还,瑞士联邦于6月特就此开设网页,以方便继承人、博物馆和研究者的工作。

“与其开设一个网页,不如开放瑞士的档案,”美国专家Raymond Dowd说。他帮助如今在美国生活的、奥地利小型剧演员Fritz Grünbaum的继承人,寻找被纳粹掠走的艺术收藏。

Grünbaum于1938年被纳粹逮捕,1943年死于达豪(Dachau)集中营。1956年他著名收藏的大部分作品出现在伯尔尼,而Dowd并未获得有可能解开Grünbaum收藏之谜的档案的阅览权。

虽然这些艺术品为“被剥夺的”指向很明确,但维也纳的Leopold博物馆还是购买了Grünbaum 所属的Egon Schiele的众多画作。另有10个美国的博物馆也毫无拘束地下手购买,没有问及画作来源。

随后,遗属提出了继承请求。Dowd将艺术馆的行为与瑞士银行对待无主财产的行为相提并论。二战前以及二战时,不少犹太人将财产转移到瑞士的安全地带。迫于犹太团体的强大压力,美国要求瑞士政府严肃对待Bergier历史报告。1998年,在多卷报告出台前,瑞士银行已经向犹太遗属给付了12.5亿美金。

(akg images)

据联邦文化局(BAK)负责被掠夺艺术品的Benno Widmer介绍,瑞士这些年并非无所作为。早在1946/47年,就有71件作品奉还原主,自此之后,对艺术品进行认定的工作就从未停止过,Widmer说:“每件作品都自有其历史,我们鼓励博物馆对此进行研究”。

瑞士博物馆自1933-1945年获得的艺术品,只有近1/4可以解释其来源,2010年的BAK报告指出。

开设新网页的目的,就是要收集已有信息,并且对艺术品来源进行复查。“博物馆已确认,会使用我们的这一工具,”他说。

大量纳粹掠夺艺术品再次现身

据德国杂志《Focus》报道,2011年,德国海关在缉查中从一80岁慕尼黑老人家中搜得1400件被报失踪的艺术品。这批艺术品中包括毕加索、保罗·克利和马蒂斯等的画作。

这名老人Cornelius Gurlitt的父亲是著名的艺术史学家、收藏家Hildebrand Gurlitt,其于30-40年代购入这批画。这批画应该是纳粹从犹太人手中偷得,并将其作为“腐朽艺术”充公。

这批画的价值在12亿瑞郎以上。

其中一幅查得的马蒂斯的画作,应属于犹太人Paul Rosenberg的艺术收藏。他是法国女记者Anne Sinclair的外祖父。Sinclair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将被纳粹夺走的画作收回。

Cornelius Gurlitt多年来一直靠出售画作为生,该杂志声称,而买家包括伯尔尼的Kornfeld画廊。

Gurlitt经常乘火车往返于德国、瑞士之间(自伯尔尼到慕尼黑),2010年9月,他奇怪的举止引起海关注意,并发现他随身携带着9000欧元现金。他声称这是与伯尔尼Kornfeld画廊的交易所得。最终警方发现了这一巨大的艺术宝藏。

警方在入户搜查时发现了这些艺术品。

尽管Hildebrand Gurlitt在业务上与纳粹联系紧密,但他在战后并未获得司法机关的调查,因为其母有犹太血统。

他因车祸死于1956年。

德国当局之所以长时间对此保持缄默,据推测是因为1938年纳粹施行的一项法律,该法授予了拥有被没收“腐朽艺术品”的合法性。该法至今未被修改。因此,从技术角度来说,Cornelius Gurlitt可能会成为这批画的合法拥有者。检察院已经在调查他是否非法获得了这批画,但至今为止未发起任何起诉。

瑞士Kornfeld画廊否认Gurlitt曾于2010年9月拜访过伯尔尼拍卖所。该画廊于11月4日发表声明:“Kornfeld画廊最后一次与Cornelius Gurlitt的业务、私人往来发生在1990年”。

Gurlitt目前下落不明。

信息框结尾

艺术品黑箱

艺术史学家、记者Thomas Buomberger接受瑞士政府委托,出具了瑞士作为掠夺艺术品的周转国所扮演的角色的报告。

“艺术品市场确实在竭尽全力,避免这类话题曝光,”这位专家说。不过Buomberger并不认为,瑞士政府也在试图这么做。不过当初出售这些艺术品的商人后裔,还占有那些价值连城的档案。如果它们还未被销毁的话,他补充说。

Buomberger还认为,文化局代表Widmer提到的调查也不够完备。“没有法律规定,博物馆或商人有义务追查艺术品的原始所有关系,而且没有任何人会这样做。他们不会为旷日持久的调查买单”。

艺术世界中的未知是那些博物馆紧锁的保险箱和已经丢失的档案,他说。

即使是瑞士最有名气的苏黎世艺术馆,也并不知道在它的地下宝库中,藏的都是什么。尽管曾经向公众保证,一定会澄清艺术品出处,但不久前博物馆的前副馆长还曾向Buomberger表示,就连他自己,也并不知道这些出处。

艺术馆驳斥了这样的说法。Björn Quellenberg说,2007 年艺术馆结束了历时5年对所有藏品进行清查造册的工作,花费100万瑞郎。对出处进行研究的工作自1980年代就开始了。因此艺术馆自1930-1959所获得的藏品“毫无问题”,Quellenberg说。

而且他强调,苏黎世艺术馆作为私人机构,没有参与瑞士的官方数据库建设,拍卖机构也没有参与。

二战中被没收的艺术品

自1933-1945年,希特勒对欧洲艺术收藏进行了系统掠夺。其用意是在其故乡-奥地利的林茨(Linz),用这些从被占领国家掠夺来的国家级艺术珍宝建立一座“元首博物馆”。

纳粹德国投降后,美国军队在盐井、地窖中发现了被掠夺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已被奉还。按照纳粹的艺术品名录,尚有很大一部分缺失。

希特勒之所以抢夺这些名画,还因为Egon Schiele和Oskar Kokoschka曾经为维也纳艺术学院所录取,而他没有。因此希特勒对现代艺术家产生了刻骨仇恨,并将他们的作品诋毁为“堕落的艺术”。音乐家和作家也“享有同等待遇”。

艺术收藏丰富的犹太人,特别是通过颇有名望的画商,如Alfred Flechtheim和Paul Rosenberg购得的画,大多为现代艺术。而这批艺术品是首批遭到洗劫的。

强迫出售这些艺术品所获得的资金,第三帝国将此大部分用于购买武器。

信息框结尾

“颇具创意”基金会

对掠夺艺术品进行买卖,在战后依然很猖獗。美国研究者、作家Jonathan Petropoulos持有这样的理论。“尽管与之相关的银行账户,已经变得更加透明,但是银行保险箱、免税仓库,依然是这些掠夺艺术品的安全港湾。战后许多存在拜仁州、奥地利的被偷窃的艺术品,都被送到了列支敦士登和瑞士,”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写到。

“还有一些颇具创意的基金会,与银行一起试图掩藏这些艺术品,例如Petropoulos Bruno Lohse和Ante Topic Mimara”。

专家说,由于这些掠夺艺术品已大幅升值,因此牵扯进来的因素很多。

缺失的拼图

尽管艺术商Paul Rosenberg及其家人曾轰动一时地追讨成功被纳粹偷走的画,但为这些证明艺术品出处的研究寻找缺失的拼图,依然是件万分困难的事。美国法庭驳回了十分之九的类似遗产诉讼案。

多个美国博物馆已采取了预防性措施,并且求得法律保障,要求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仍然对其某些艺术品的所有权做出法律上的确认。例如纽约Guggenheim博物馆对毕加索“Le Moulin de la Galette”和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对Oskar Kokoschkas-1913年“Doppelakt Liebespaar”画作的所有权。

纽约Moma美术馆发言人不久前表示,面对公众,博物馆有义务保有其对艺术品的所有权。为了向1998年华盛顿声明中提到的归还掠夺艺术品条例注入新的生命,美国必须首先做些什么,Thomas Buomberger认为,因为大部分颇具争议的艺术品如今都在美国。

“我们也要尽到道德义务,”他认为缺失的拼图,应该由瑞士提供。

7月,美国司法律师协会建议国会成立专门委员会,用于遵照华盛顿声明,支持对被纳粹没收的艺术品,进行确认和依法承认其所有权的工作。

Benno Widmer强调,瑞士政府承认了其义务:“只有了解了艺术品的历史,我们才会结束我们的工作”。

犹太人大屠杀艺术品归还项目

据犹太人大屠杀艺术品归还项目的协助创始人Ori Soltes讲,到目前为止关于归还的争论还只局限于著名的艺术品。该组织致力于帮助犹太人遗属实现继承权。

如果打开博物馆全部或部分的展柜,那么处于第二等级的艺术品就会公诸于众,这位专家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电话采访时谈到。现在人们对被掠的珍贵书籍和图书馆还谈之甚少。对继承人来说,这些更具有情感上的意义,是超越了商业价值的。

“美国博物馆总是拉着车在原地转来转去,一直等到准确的出处信息被公开,”Soltes不无消极地说。

信息框结尾

华盛顿声明

1998年,美国牵头,共有44个国家签署了针对确认、归还纳粹掠夺艺术品的协议声明。但这类没有约束力的声明,没有产生很大效果。

尽管德国、奥地利、荷兰、法国和英国表达了良好的意愿,但15年后,依然有幸存者提议发起艺术品出处的调查。

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波兰和俄罗斯仍然没有归还被盗艺术品,虽然他们也签署了该声明。

2009年又有2个国家签署了Terezin声明,但更多的是承认技术和道德上的索赔要求。不过这些并未给该问题带来任何突破。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