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之下,公民能够接受很多事情”

信息安全专家警告说,在危机结束后,新冠病毒疫情不应成为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借口。 Kevin Hagen

瑞士通过监控智能手机,来监测民众聚集情况,以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计算机安全和新技术专家Alessandro Trivilini警告说,如果没有明确、透明的规则,该措施可能会使公民置身于国家永久性的监视之下。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这位专家进行了采访。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手机也成为瑞士政府与冠状病毒的斗争的“手段”。应瑞士联邦的要求,该国主要电信运营商瑞士电信(Swisscom)对公共场所的人群聚集情况进行监测。具体来说,如果在一个密闭空间(一万平方米)内,同时出现20部以上移动电话时,瑞士电信将向联邦当局发送通知。

>> 瑞士法语电视台就相关问题的报道:

瑞士电信声称尊重保密原则,其传送出去的数据将不包含任何有关手机所有者身份和行踪的信息。瑞士卫生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指出,该举措的目的是检验政府的防疫指令是否被公众所遵守。

瑞士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公民进行地理位置定位的国家和地区。中国、韩国、台湾、以色列和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均已采取了各种以公共卫生为重、牺牲公众隐私的防疫措施。瑞士意大利语区应用技术大学信息法律系系主任Alessandro Trivilini强调说,在危机时期,对隐私的牺牲是合理的,但必须以具有明确且透明的规则为前提。

Alessandro Trivilini是信息安全、新技术与数字调查专家。 Alessandro Trivilini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监控人口行踪靠的是哪些新技术?

Alessandro Trivilini:有两种途径,都是侵入性的-也就是说,通过进入用户的手机以跟踪其实际位置。

第一种办法是使用“特洛伊木马”(chevaux de Troie)程序。它们是寄宿在计算机里的非授权的远程控制程序,可以通过网络进入智能手机。它们设法绕过防病毒软件和操作系统的保护,在手机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远程激活,并传输有关用户行踪的信息。网络犯罪分子或专制政府可以通过移动应用程序的更新来激活“特洛伊木马”程序。

第二种方法是对移动电话进行三角测量。当局允许运营商访问全境电话数据。通过对移动电话进行三角测量(对三个基站对手机信号的接收强度和同步时间进行比较),可以确定手机位置和行动轨迹。

瑞士政府使用对手机信号的三角测量来检测民众聚集情况。这是一种有效对抗病毒传播的措施吗?

如果最终目的是避免聚会,那这一措施用处不大。从瑞士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做不到行之有效地管控-因为监控、信息交换和给予反应的过程尚未完全实现数字化。从技术角度来看,识别移动电话不成问题。但是,发现违规情况后,必须有人拿起电话报警,而警察可能正在别的地点执行任务。而等到警察前往干预时,人员聚集可能已经散去。目前监控可以实时完成,但是消息传达还做不到。

不少国家使用新技术监测人口流动。这是否是应对病毒危机的合理决定?

政府一直以来都以公民安全为由,做一些超越规则允许范围之外的事情。恐惧之中的公民能够接受很多事情。为防止病毒传播而对公众进行监控,这当然是正确的。大家都会认可。但是基于哪些规则来实施这一监控?一些事情需要在启动监视系统之前解释清楚。

“毕竟,未来还有可能发生新的病毒大流行,因此会有人主张把监控系统延续下去。”

End of insertion

在紧急时期,应该对人口流动监视制定哪些规则呢?

必须有一个书面方案,清晰、透明地阐述信息收集、传送、沟通和处理的方式。具体使用哪些工具?收集哪类信息?在那一时间段收集?监控者和干预者承担哪些责任?政界必须了解这一方案,而且最重要的是:方案必须被民众所接纳。

如果没有明确的监控规则,会产生哪些风险?

风险在于:紧急状态解除后,特例成为常态,监控措施继续生效。毕竟,未来还有可能发生新的病毒大流行,因此会有人主张把监控系统延续下去。这将导致永久的监控状态。所有人都说这种情况绝不会发生,但从技术上讲是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被侵犯的将不仅仅局限于隐私,还包括公民的基本权利。

瑞士应该怎样做?

瑞士一直是新技术的先锋。但是,我们必须防止这个常常被视为民主榜样的国家沦为虚假民主的象征,成为一切处在控制之下的、“乔装的中国”。如果没有明确的监控方案,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必须抓住机会在国内和国际上树立一个范例。我们拥有驾驭和操作此项工作的工具和素质。我们需要这一经验来应对新的病毒疫情或其他威胁。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