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机缘巧合-瑞士游客在印度成为社会活动家

卡琳·沙伊德格尔在一位劳工活动家的家中。 Karin Scheidegger Photography

摄影师卡琳·沙伊德格尔(Karin Scheidegger)在印度旅行时,受朋友之托拍摄几张照片,她也由此卷入了一场劳工运动,影响了她的人生和工作进程。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0日 - 09:00

“我从来没有找寻这个故事。真的是这个故事找到了我,”沙伊德格尔告诉瑞士资讯。

2012年,沙伊德格尔第一次知道瑞士水泥公司霍尔希姆(Holcim)在印度运营。那年瑞士首都伯尔尼的美术博物馆办了一场颇具争议的展览,纪念该公司成立100周年。

她回忆道:“一家广告公司策划了展览。有人批评说,那场展览就像在公共出资的艺术空间做商业广告。”

当时,沙伊德格尔正计划前往印度去见朋友,同时为一家她兼职的瑞士非政府组织提供帮助。她有一位熟人撰写了采矿和跨国公司方面的博士论文,那位熟人拜托她去水泥厂附近的村庄拍摄一些照片。沙伊德格尔决定在为期五周的假期中抽出一周,到印度东部恰蒂斯加尔邦(Chhattisgarh)的杜尔格(Durg)和伯洛达巴扎尔(Baloda Bazar)地区走访和拍照。

沙伊德格尔说:“我也想成为那种摄影师,可以去很多令人兴奋的地方,讲述激动人心的故事。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好机会。”

远处的Ambuja水泥厂 Karin Scheidegger Photography

该地区的合同工人多年来一直在呼吁改善工作条件,争取工会权利,这种斗争一直持续到今天。根据印度法院存档的案件,有些人在工厂工作了数十年,一直没有机会获得永久合同或全薪。他们的薪水大概是永久员工的三分之一,充当雇佣中介的第三方承包商也会在他们微薄的收入中分一杯羹。陷入劳资纠纷的水泥厂最初是由印度贾穆尔镇(Jamul)的ACC有限公司和拉旺村(Rawan)的Ambuja水泥有限公司所有。(拉法基霍尔希姆LafargeHolcim集团公司是Ambuja水泥公司的大股东,而Ambuja公司又是ACC公司的大股东。)

劳工领袖、诗人Kaladas Deharia在集会上为工人们打气。 Picturemaker Photography - Karin Scheidegger

接触当地

当沙伊德格尔到达印度时,她设法联系上了当地的社会活动家,因为瑞士工会组织Unia和SOLIFONDS一直在支持工人与霍尔希姆公司谈条件。但是,沙伊德格尔并不知道,该地区是印度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一个名为“毛主义者”(Maoists)的武装叛乱组织以及政府的反恐运动,导致印度南部数百人丧生。印度当局对抗议运动持谨慎态度,既得利益集团试图将所有社会活动家贴上“毛主义”同情者的标签,并以此来压制异议。

沙伊德格尔说:“我当时还很天真。我对冲突虽略知一二,晓得那里对新闻工作者来说是最危险的地区之一,但我只打算在这些村庄里拍几张照片而已。”

沙伊德格尔与工会领袖、诗人Kaladas Deharia以及律师Sudha Bharadwaj在一起。Sudha Bharadwaj在印度法庭上担任合同工人的代表律师,但她因涉嫌与被禁团体有联系,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监狱中苦苦挣扎。 Picturemaker Photography - Karin Scheidegger

在印度工业城镇比莱(Bhilai)访问一个工人市场时,她初次体验到了当地的偏执和猜疑。找工作的劳工上午在这里聚集,希望能挣到一些钱。沙伊德格尔这个外国人的出现吸引了很多注意,一个女人特别热衷于跟她说话。

“一小时后警察来了,盘问我们在干什么。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女人是个‘Mukhbir’,也就是警察的线人。”

沙伊德格尔在印度期间,她能够与当地的社会活动家会面,其中包括一些因组织工会而被定罪后正在逃亡的人。

廉价劳动力可以在比莱的工人市场上找到,尤其是在10点之后。 Picturemaker Photography - Karin Scheidegger

对抗

2013年4月17日早上6点,一个美好的夏日早晨,沙伊德格尔和当地人Ajay T.G.迎着温暖的晨光,出发来到了拉旺村。这位瑞士摄影师想为进出Ambuja水泥厂的倒班工人拍摄照片。她的车经过Ambuja工厂(瑞法水泥巨头拉法基霍尔希姆持有该工厂股份)大门时,一条标语引起了她的注意。上面写着:“Ambuja水泥厂热烈欢迎您,祝您的访问安全愉快”。沙伊德格尔从车上下来,想拍摄一张照片。

沙伊德格尔说:“我认为这很有讽刺意味,因为我知道很多人在工厂里死去,因为合同工人没能获得与正式雇员相同的安全保护。”

拉旺的Ambuja水泥厂区的入口 Karin Scheidegger Photography

合同工人的抗议活动促使水泥公司大力加强了工厂的防卫。当沙伊德格尔靠近Ambuja工厂的大门拍摄标语时,保安人员要求她赶快离开。她说,她并不知道自己当时正站在一个为了阻拦抗议村民而设置的看不见的“禁区”里。

于是,她和Ajay驱车离开那个村子,拍摄了一张以工厂为背景的田野照片。一直跟着他们的保安人员此时变得咄咄逼人,很快又有另外两个保安骑着摩托车赶来。他们开始殴打Ajay。

沙伊德格尔说:“他们对他拳打脚踢,他的嘴唇出血了,衬衫也撕破了。我感到责任在我,因为我是拍照的人,但那几个保安完全不理我。”

事发后他们去了当地警察局,投诉那些保安。据沙伊德格尔说,起初警察并不想管,但当记者闻风而来之后,警察配合完成了报案。她最后出现在当地的电视频道上,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这位瑞士女性表示,警方声称她被社会活动者利用,以引起人们对其诉求的重视。但她坚持认为:“从来没有这样的事。”

沙伊德格尔在与拉旺村的Ambuja水泥厂的保安发生争执后,参与了当地新闻台的节目录制。 Karin Scheidegger

当她向瑞士霍尔希姆公司的管理层投诉时,瑞方采信了保安人员的说法,声称沙伊德格尔和她的同伴试图爬上工厂围墙并进入厂区。

霍尔希姆公司于2013年5月致信沙伊德格尔,将Ambuja工厂管理层的回应总结为:“保安要求入侵者停止闯入。没有实施暴力行为。”她说,最终Ajay被迫撤回了申诉,这样公司才会撤销针对他非法入侵的申诉。

沙伊德格尔说:“最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入境遭拒

尽管与保安冲突的不快还没消散,沙伊德格尔还是于2014年重返印度,甚至参加了在比莱举行的游行,游行由那些与霍尔希姆公司(Pragatisheel Cement Shramik Sangh)谈判的工会成员组织。她参与游行的照片还上了当地的报纸。  

沙伊德格尔说:“我没有试图掩盖自己的存在,也不觉得我在这个地区应该保持不被发现的状态。”

沙伊德格尔参与的当地工人和农民的集会游行。 Picturemaker Photography - Karin Scheidegger

印度当局并没有对她参与活动放任不管。当她离开印度前往喜马拉雅山度假后,有社会活动家给她打电话说,德里的外籍人口登记处已经来电打听她的情况。警察不但致电问询了她所住的旅馆,还专程去她在印度的朋友家调查,因为这位朋友被她列为签证申请上的联系人。

2016年,沙伊德格尔申请到一笔钱,可以去印度恰蒂斯加尔邦继续从事有关劳工运动的记录工作。在距离出发还有两周的时候,印度驻伯尔尼大使馆与她取得了联系。

“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我可以去取护照,但是我没得到签证,”她说。

沙伊德格尔认为,自己是因为记录了印度当局不希望被外国人看到的事情而遭到报复。瑞士资讯要求印度驻瑞士大使馆就拒发签证或可能的入境禁令发表评论,但印度大使馆没有回应。

办杂志

无法前往印度给沙伊德格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但这也激励她用自己在恰蒂斯加尔邦旅行时拍摄的照片做些事情。9月,她用德语出版了一份杂志,名为《富饶土地,穷苦人民》(Rich Lands Poor People),这句话曾被印度的社会活动家用来形容恰蒂斯加尔邦的愁云惨雾。

她说:“我的想法就是创建一本杂志,您可以在理发店等候时看到。它在视觉上非常吸引人,但只有当您开始阅读时,才会意识到里面的内容其实非常严肃。”

沙伊德格尔利用自己在人像摄影方面的经验,来捕捉工厂工人和劳工社会活动家的日常生活。 Karin Scheidegger Photography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工人最终取得了重大的胜利。2016年,他们与拉法基霍尔希姆公司达成了一项协议,涉及到将近1’000名在恰蒂斯加尔邦贾穆尔镇水泥厂工作的临时工人。但据沙伊德格尔说,附近拉旺村的劳工状况依然很严峻,工会的成立仍然受到各种阻挠。拉法基霍尔希姆公司则不同意这种说法。

该公司代表在电子邮件中说:“这一指控是没有根据的。在(拉旺的)Bhatapara工厂本来就有工会-AITUC(全印度工会代表大会),并且得到了工人的支持。迄今为止,工厂管理层与该工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进行了公开且公正的对话。”

沙伊德格尔现在虽然无法去印度,但她很高兴自己至少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她所经历的故事。

她说:“在去过印度之后,我意识到,这个项目根本不是关于霍尔希姆公司的,而是关于住在工厂附近的人们。”

恰蒂斯加尔邦比拉斯布尔市(Bilaspur),工会活动家Lakhan Sahu的女儿Pragati Sahu是一幅即兴双重肖像照片的主角。 Picturemaker Photography - Karin Scheidegger

(译自英语:樊桦)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