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直接民主

民主萬花筒:如何體現公民當家作主的權力?

多國比較研究已經成為全球風潮,各類年度指標層出不窮,從國家幸福指數、健康指數到-民主,不一而足。最重要的評測機構紛紛預測,2021年,民主正在面對1989年至今最嚴峻的艱難戰役。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7日 - 09:00
Philip Schaufelberger (插图)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不是所有可以計算的東西都重要,也不是所有重要的東西都可以被計算”。 -艾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華盛頓研究機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英)外部链接在一份2020年的報告中指出,瑞士“民主日漸式微”。這種負面評價(英)外部链接背後的原因是:“大部分瑞士人口僅享受有限的投票權,穆斯林群體面臨法律和事實上的歧視。

另一家知名的民主排名機構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英)外部链接針對瑞士的民主體制給出了類似的評價,但提供的原因卻與前者不同:“(瑞士)選民的投票率低”。放眼全球,兩家排名機構在各自的最新報告中指出了更糟糕的局勢-經濟學人智庫稱“民主在2020年經受重要打擊(英)”,而自由之家(英)則總結說:“經濟與人身的不安全以及暴力衝突像致命疫情一樣蹂躪了全世界,民主衛士在與專制敵人的鬥爭中經受了新的巨大損失,導致國際平衡向暴政傾斜。”而這一切正發生在普選權取得重大進展的(半)一個世紀之後。

羅傑·德·維克(Roger de Weck)表示,瑞士在1848年成為歐洲第一個成功進行民主革命的國家,並且長期以來在歐洲君主制的包圍下,始終是一片洋溢著自由主義的淨土,這些國際研究人員的負面評價可以算是敲響了警鐘。羅傑是一位作家兼記者,他今年初出版了一本書,提出了12條增強瑞士民主的建議。

當然,並非只有瑞士需要反思民主,尤其是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自由民主國家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但如何以公正透明的方式進行“民主體檢”呢?

智利聖地亞哥天主教大學政治學教授,《公民身份和當代直接民主》一書的作者大衛·奧特曼(David Altman)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民主的評價方式:“我們發現近年來民主的評價方式更加科學專業且更加重視實證。”奧特曼(Altman)還是“多元民主(V-Dem 多語)”外部链接研究項目的架構師之一,該項目是全球最大的民主相關數據收集計劃,旨在對於民主進行定性和定量的分析。

V-Dem為世界各國提供了一種新的民主評價方法:“我們聘請了170名國家協調員和3000名專家,他們編制並比較了350多項指標,” 瑞典哥德堡大學V-Dem計劃副主管安娜·呂曼(Anna Lührmann)表示。與其他類似項目不同,V-Dem計劃的統計信息沒有訪問限制:“我們的數據庫對所有人都公開透明,並且可以像樂高積木一樣用於構建您的研究或分析框架,” 呂曼說。實際上,V-Dem的公開數據庫(英)外部链接已被越來越多的國際組織使用,包括世界銀行(英)外部链接民主國家共同體(CoD 英)外部链接國際民主和選舉援助學會(IDEA 英)外部链接

位於瑞典哥德堡市的V-Dem項目組還發布了自己的年度報告(英)外部链接,並使用這些數據編制特定的情況報告,例如“疫情惡化風險指數(英)”外部链接。該指數顯示出,2020年有55個專制國家和32個民主國家發生了抗疫措施對人權與公民自由造成限制的狀況。

外部内容

客觀公正的評價方法?

對於“民主”這個敏感的話題(有些人認為這是個很主觀的話題),排名結果受到非議也不足為奇。

考文垂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教授馬特·科沃特魯普(Matt Qvortrup)說:“大多數民主排名都有兩個問題。第一,其原始數據未對所有人開放;第二,它們的指標設置偏向於傳統形式的代議制政府。”

由於存在這種偏見,排名中新型的參與民主制和直接民主制的得分往往較低,科沃特魯普(Qvortrup)表示,這種評價方式不利於瑞士、烏拉圭、台灣、德國和美國等國家和地區。此外,某些排名體系中的“參與度”水平的評價標準非常單一,僅包括選舉投票率或工會會員數量等指標。結果,像挪威這種憲法禁止全民公投的國家,反而被《經濟學人》雜誌評為民主參與度最高的國家。

End of insertion

儘管在全球範圍內對公民當家作主的權力進行定性和定量分析存在諸多限制和挑戰,但上述評估的結果依然具有參考價值。

V-Dem計劃的呂曼表示:“每年數十億美元和歐元的資金都用於促進國內和全球民主事業的發展。”這方面的投資取決於對一個國家目前狀況和未來前景的判斷。為此,我們需要適當的方法來評價民主程度。 ”

就瑞士而言,這至關重要,因為支持全球民主事業發展是瑞士一項憲法規定的義務

情況如何?

就評判結果而言,依據V-Dem(英)外部链接,2010-2020年間全球範圍內生活在專制國家的人口比例從48%上升到68%。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口近14億的印度,一個長期以來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於2021年降格為選舉式專制國家。此外,言論自由受到威脅的國家數目也由2017年的19個上升到2020年的32個。就積極的方面而言,民主體制也在取得進步,包括兩個分別來自非洲(突尼斯與岡比亞)和亞洲(台灣與韓國)的國家與地區。

儘管全世界發生了一波專制統治浪潮,當前的第三波民主倒退浪潮具有新的特徵:較早的專制統治浪潮主要發生在那些已經存在專制統治趨勢的國家當中,而這一波浪潮主要發生在民主國家內部。以前,專制政權往往借外國入侵或軍事政變取得統治地位,而如今他們上台的過程更加隱晦,更加潛移默化,而且常常打著依法改革的幌子奪取權力。

這種利用“合法”手段實現專制政權上台的典型案例是俄羅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影之下,俄羅斯草率地舉行自上而下式的全民投票,使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得以繼續執政,任期直至2036年。如此值得商榷的做法表明民主社會運轉的關鍵要素也會遭到濫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