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那一段"甜味"移民史

瑞士的糕点师们

(Keystone)

如今的瑞士已是一个富庶的国家,然而就在几百年前,它的国民还曾因贫穷而背井离乡。格劳宾登州的老移民们便在世界各地讲述着自己的“甜味”移民史。

几世纪前,他们因饥饿和贫穷不得已离开瑞士,在国外从事起甜点师的工作,这些经济难民将“瑞士质量”传播到整个欧洲。

“我们做的也是艺术,”意大利佩鲁贾“Pasticceria Sandri”的女老板Carla Schucani说:“和画家、玻璃制作师一样,我们也可以很有创造性”。

Carla已是这家甜点店的第四代“掌门人”,“Sandri”于1840年由她来自下恩嘎丁的曾祖父开办。

Pasticceria Sandri是翁布里亚最老的糕点店,也是少数由格劳宾登人开建、至今仍掌握在格劳宾登人手中的店之一。糕点依然由手工制作,这在今天机器盛行的时代面临着严峻的竞争。

“我希望一切都像从前一样,” Schucani说,然而这并不容易。

“我工作起来像条狗”

Schucani家的经历代表着很多格劳宾登农民的命运,他们外出靠当甜点师寻找自己的运气。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好运气,在“甜蜜预言-欧洲的格劳宾登甜点和咖啡店”展览中,就记载着很多或甜蜜或苦涩的移民故事。

山里的农民孩子Flurin Lozza在1886年16岁时就被迫外出打工,他不得不忍受同乡的侮辱和刁难,“我工作起来像条狗,可他们还总是不满意,”Lozza在日记中写道。

被扔出威尼斯

其实这些瑞士人做甜点的手艺并不是在故乡学的,而是在遥远的异国。格劳宾登人做甜点的历史最早从威尼斯开始。1630年在威尼斯爆发的瘟疫夺去了1/3市民的性命。因此格劳宾登的劳力很受欢迎,至少在开始时是这样。

直到19世纪,格劳宾登人仍然以农业为主,但山区谷地太贫瘠,并不适合种庄稼,当地人希望从贫穷、饥饿和兵役中逃脱。

而在威尼斯,当地的糕点师多属天主教,必须遵守教会和行会严格的规定,在封斋节不许用黄油做糕点。但这些规定并不适用于信仰新教的格劳宾登人。

在这种情况下格劳宾登人以行会为组织,开始参与威尼斯的甜点业,并在数量和经济实力上超过了当地人,于是引起了当地糕点师的不满。

1766年威尼斯和库尔(格劳宾登首府)的关系破裂,威尼斯剥夺了格劳宾登人的所有权利和优惠。格劳宾登人被赶出了威尼斯。

在欧洲撒下甜蜜之网

于是这些瑞士的糕点师涌向欧洲各地,有些甚至到了美国:在约1000个城市中分布着大约1万名瑞士糕点师。从柏林到马德里,再到圣彼得堡,他们创造着“瑞士品牌”。他们的秘诀是节约和努力工作,入乡随俗、明智投资,股份制和与同乡的联系。

Friedrich Sass这样描述格劳宾登的商业模型:股东只要格劳宾登的;职员只要瑞士的。“团结协作”是这种模式的精髓。格劳宾登人建立的网络也为瑞士今后发展对外出口经济奠定了基础。

咖啡馆的发明者

在宫殿式的柱子间点燃蜡烛,四周弥漫着糕点和咖啡的清香。由格劳宾登农民创建的咖啡甜点店在欧洲已成为政治和文化生活的中心,时髦青年聚会的场所。很多欧洲著名的咖啡馆都是由格劳宾登人开办的。

咖啡,那些居住在瑞士的格劳宾登人只能在梦中品尝的饮品,也为他们带来了好处。瑞士的侨民们并没有忘记家乡的亲人,他们寄钱回家为格劳宾登州经济、建筑甚至19世纪后半叶旅游业的发展都作出了贡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Corinne Buchser

“甜蜜诱惑”

“甜蜜预言-欧洲的格劳宾登甜点和咖啡店” -“Süsse Verheissung. Bündner Zuckerbäcker und Cafetiers in Europa”展览用照片、信件、旅游费用单据、居留证件等展示了瑞士甜点师的历史。

展览地点:苏黎世Johann Jacobs博物馆,直至2010年2月13日。

信息框结尾

糕点师

糕点(甜点)师的业务范围包括巧克力、糖果、冰淇淋、饮料的制作,烘焙咖啡、蒸馏烈酒等。如今大部分工作已工业化。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