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貝太廚房,不朽影響

“我今天燒什麼菜呢?”貝太首先提出這個問題,之後她提供了無數的菜譜與甜點方子。 zvg

在全國上下因新冠病毒疫情封鎖期間,瑞士虛構“名廚”貝太Betty Bossi卻取得了傲人的成績。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4日 - 16:35
Dölf Barben, Revue Suisse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貝太今年聲名大噪,幾乎要跟赫爾維蒂婭(Helvetia,代表瑞士的女性形象)齊名。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間,她完全沒有辜負瑞士人的厚愛。當瑞士人沒有餐館可去,只能在家自己解決伙食問題的時候,貝太果斷採取了行動:她把本來只提供給付費用戶,出自120本烹飪與甜品書的所有食譜資料庫向大眾免費開放,教大家怎樣烤漢堡和製作香蕉麵包。這些食譜當然能保證讓你絕不會失手。這一切努力都奏了效。僅僅一個月時間,貝太廚房網站的訪問量再一次突破1000萬大關。

貝太與赫爾維蒂婭有一個共同點——她們其實都不是真實人物。然而她倆都是極富魅力的瑞士形象,而且在瑞士,人人都感到她倆與自己很親密:手持一桿標槍的赫爾維蒂婭頭戴一頂佩星王冠,被鐫刻在1瑞郎和2瑞郎的硬幣上;而貝太則忙碌於灶台前,總在回答最讓赫爾維蒂人(即瑞士人)頭疼的一個問題:我今天燒什麼菜?

貝太很快就要65“歲”了,這些年來她已儼然成為瑞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長久以來她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是否像《瑞士歷史辭典》(Dictionnaire historique de la Suisse)所說的那樣,她的烹飪書在繼續“影響瑞士尋常百姓家”?假如貝太未曾進入我們的生活,我們會不會還在用麵粉攪的白色醬汁澆蔬菜吃?

貝太廚房相關數據

貝太的廚房位於巴塞爾和蘇黎世,每年在那裡都會開發出近2500個食譜。貝太廚房刊物每年發行十期,每期印製54萬份,令之成為瑞士發行量最大的付費刊物。貝太廚房網站每月的訪問量高達近300萬,自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起訪問量不斷增加。這些食譜還通過社交網絡傳播:52萬人每天會接收貝太電郵通訊。

End of insertion

第一份《貝太通訊》(Courrier Betty Bossi)於1956年問世,那時還只是一張雙面印製的信息傳單,在各商店免費發放,第一篇文章的標題正是“我今天燒什麼菜?”那份單張給人的印象,就像它是由貝太親自編寫的,旁邊配了一幅微笑女性的照片,文末還有她的簽名。

構成如今貝太個性特色的一切,當時那張信息傳單裡幾乎都包含了。貝太讓自己以女性之友的形象呈現給女性讀者,不是只想著怎樣讓她們為他人作嫁衣裳,而是要給予她們持家能力。她鼓勵女性精心安排菜單,好讓每餐飯菜又可口又豐富,同時也不浪費,不致於到週末時錢包裡一分不剩。她列出了六七個食譜,其中一個是脆皮烤蘋果:300克乾麵包,半升牛奶,3個雞蛋,60克Astra 10油脂,300克蘋果,80克糖,2勺葡萄乾,1顆檸檬把皮刨屑待用。

“Astra 10”油脂:問題就出在這兒。貝太不僅想成為普通家庭的女性好友,她還想鼓勵普通家庭使用Astra公司生產的油脂、油和人造奶油。這家公司當時的生產廠地在圖恩(Thoune)附近的施特菲斯堡(Steffisburg),是聯合利華(Unilever)下屬企業。所以說,從一開始,貝太這個虛構人物的構思初衷就是要產生互動,以及索取和給予——換句話說,就是成為“影響者”(influencer)。

美國那時有個女性雜誌叫《Betty Crocker》,而廣告編輯艾米·科瑞羅拉-瑪格(Emmi Creola-Maag)在美國發現的這個食譜在瑞士也很受歡迎:《貝太通訊》使得這位虛構女廚師就此“騰飛”。談到這一點,歷史學家貝尼迪克特·梅耶(Benedikt Meyer)指出,二戰後的經濟奇蹟不止是帶來汽車、電視機和新髮型,還帶來了新的廚房,這話真的毫不誇張:電烤箱、電動攪拌器、攪拌機與和麵機開啟了新的可能性,各家商店充滿了新的產品。

飯菜味道好也要賣相好:烹飪設計師與攝影師是貝太廚房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zvg

貝太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她的烹飪雜誌後來變成付費訂閱,如今依然被無數人閱讀。到1984年推出提拉米蘇(Tiramisu,一種意大利甜點)食譜時,瑞士各地的馬斯卡邦尼奶酪(mascarpone,意大利產鮮奶酪)即刻銷售一空,創下紀錄。截至目前,貝太已累計售出3500萬本烹飪和甜品食譜書。 1973年編寫的《蛋糕、糕點和水果餡餅》(Gâteaux, cakes et tourtes)是其中最暢銷的一本,售出135萬本。如果我們把貝太賣出的烹飪書一本本挨著排開來,可以從瑞士一直排到美洲。

只要看看你自己家,是不是在某個抽屜裡躺著一本貝太烹飪書,或是一份貝太烹飪雜誌,甚至一張從哪兒撕下來的貝太食譜?你家的櫥櫃裡是不是有幾根擀麵杖、餅乾模具,或是一個烘蜂窩餅鐵模?因為貝太在這方面也十分在行:她也負責開發和銷售各種廚房與家居用具。毫無疑問,無論大家管它們叫什麼,“單身一族的救星”、“制伏爐灶困擾的強力武器”、“聖烤爐的衛士”都一直保持著良好狀態!

貝太廚房公司則從來不會錯過任何流行時尚,比如烹飪節目、在線平台或者無麩質飲食,2012年,它被瑞士兩大零售商之一的Coop收購。貝太廚房公司設在巴塞爾和蘇黎世的兩個分部一共有120名員工,2019年創下8900萬瑞郎(約合9602萬美元)的淨收益。只要去Coop超市轉轉,就能心服口服了:憑著它的600多種產品,這個品牌幾乎無所不在。除了甜點產品,貝太還在推出越來越多的成品或半成品,例如各色沙拉、三明治和全套餐盒。

此處是否有點兒自相矛盾呢?幾十年來貝太致力於教瑞士人做飯燒菜,現在忽然把成品擺到他們的餐桌上?她可能也是沒有別的辦法,貝太廚房發言人薇薇安‧比爾(Viviane Bühr)的話或許不無道理:與60年前相比,時代不同了。人們動得少了,也不想每天花兩小時時間來做飯。而來自世界各地的飲食與行為趨勢影響了瑞士的烹飪,也幫著瑞士人“埋葬”了用麵粉製作的白色營養醬汁。比爾把他們公司的員工稱為Betty們和Bossi們,是他們隨時關注各種趨勢,針對這些趨勢創造新的食譜、開發新的食品。這位發言人說,就像所有的企業一樣,貝太廚房“要想長期生存下去”,就必需緊跟時代的腳步。迄今為止進展很順利。 “就本企業的規模來說,我們頗具競爭力,”她表示。

因此貝太不過是在與時俱進,而且也沒人會怪她。作為虛構人物,她的不朽令她擁有這方面的優勢。所以問題其實在於,她將來要怎樣才能更上一層樓?她要怎樣面對愈演愈烈的競爭?幾十年前這位影響者出道之時還沒有烹飪博客,烹飪書的選擇也非常有限。她是否還能重新演繹出一些壯舉,就像當年讓檸檬汁浸潤蛋糕(cake imbibé au citron)和尚蒂伊豬里脊(filet chantilly,尚蒂伊即打泡的鮮奶油)的食譜深入瑞士人心一樣?

本文最先發表在《瑞士雜誌(Revue Suisse,多語)外部链接》上。

*本文於2021年3月4日做過小修改。

(譯自法語:小雷)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