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餐桌上的昆虫 昆虫爬上瑞士人的餐桌

无论是加工后的还是这样能认出是昆虫的,不久后在瑞士餐桌上,您也能看到这样的食材

无论是加工后的还是这样能认出是昆虫的,不久后在瑞士餐桌上,您也能看到这样的食材

(Reuters)

蟋蟀、黄粉虫和蚂蚱,2016年这些昆虫就可能出现在货架上作为食品出售。生产商们已经做好准备,然而依然有些问题还待商榷。

瑞士禁止将昆虫作为食品进行商业销售,但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了。位于时尚的苏黎世第5区,就在高架桥拱桥下面的新长廊上,坐落着一些办公室,这是社会福利和创新公司合作组成的综合办公区。瑞士未来新的菜式,可能就出自这里。Christian Bärtsch就坐在这儿,凡是与他交谈过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位年轻的温特图尔人内心有一团火,正在为了昆虫而燃烧。

蛋白质的源泉

亚洲人经常吃昆虫,也比较喜欢吃。在非洲、拉丁美洲特别是墨西哥菜的菜式中,也经常出现昆虫成分。煎、煮,裹在面里,甚至是生吃。联合国世界粮食组织(FAO)估计,全世界20亿人都经常吃昆虫。

作为无脊椎动物,“为了长身体”,它们比猪或牛需要少得多的饲料,FAO组织称。因为它们需要很少的水和土地资源,在饲养过程中又不会像牛一样排放许多温室气体,所以它们被认为是可替代肉类的绿色食品。

对人类来说,昆虫也是更健康的,因为它们提供了比鱼和肉都高等级的蛋白质和其他营养成分,粮农组织还这样写道。另外,昆虫传播例如禽流感或疯牛病这样动物疾病的风险也很小。在2015年米兰世博会上,昆虫作为食品的主题也多次被涉及。

Bärtsch是年轻公司"Essento"外部链接的合伙创办人,这家公司饲养昆虫作为食品。这位年轻企业家相信,他的“美味产品在3-4年可以登上货架”。

“我们已经开发了一种黄粉虫幼虫(Tenebrio-Larven)汉堡,它吃起来不像素菜汉堡,倒有点像涂酱面包-黄粉虫肉酱。还有黄粉虫小吃、意大利饺子(Ravioli)、面条和面包。可以创制很多食品,都能用到这些宝贵的成分,”他说。可惜他没带样品。

对他来说重要的是社会及环保视点,是要强调可持续发展的理念,Bärtsch反复提到。所以他们在瑞士东部搞试点养殖,那里用面粉和谷物废料进行饲养,湿料用有机胡萝卜的废料制成。之所以谢绝参观,他们并不是怕动物保护主义者提出异议,而是为了“与竞争对手保持距离,”Bärtsch强调说。

他的爱好其实并不是养殖,而是“随之而来的”。他关注的是昆虫食品的研发、生产和市场化。目前的计划是做欧洲其他国家的供应商,因为瑞士还没有做好准备。这并非“养鸡的升级版”,而是要高标准地“让这些昆虫受到公正对待”。

很长时间以来,Urs Fanger一直在对昆虫进行工业化饲养。6年前,他的Entomos(德、法)公司外部链接就已开始向宠物提供昆虫。为了保护植物,他养殖大量昆虫益虫的经验已长达27年。“我们已经起步了,未来发展会很快”,他说。

三种市场准入的昆虫食材之一:黄粉虫幼虫

三种市场准入的昆虫食材之一:黄粉虫幼虫

(sartore)

政界的帮助

沃州自由绿党的国民院议员Isabelle Chevalley(多语)外部链接致力于在议会上将“昆虫搬上餐桌”。她已提出数项议案。“为什么瑞士一定要禁止昆虫进入市场呢,在其他许多国家昆虫都是可以吃,”她在最近的议案中质问道(多语)外部链接

在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她第一次吃昆虫,那时她正拜访瓦加杜古(Ouagadougou)的街童中心。她在科摩罗(Komoren)出差时这样写道:“孩子们邀请我一起吃午饭,吃的是乳油木的毛毛虫,很好吃。”

修改后的食品法

瑞士人也应该有这样的享受。联邦委员会已经将食品法法规送交修改,今后黄粉虫、蟋蟀和蚂蚱这三类昆虫物种,将成为食品进入市场。

蟋蟀也获许“走上”餐桌

蟋蟀也获许“走上”餐桌

(aquaportail.com)

法律实施细则自6月以来进入听证程序,有关各方可以发表评论,直至2015年10月底草案出台。为什么现在才把昆虫纳为食品一类?“到目前为止,主要是出于健康原因有人反对,”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办公室(BLV)这样写道,而现在已证明,这三种昆虫获得了“积极评价”,“适合食用”。

虫宴 瑞士议员大嚼昆虫

在瑞士议会里开完会,开个鸡尾酒会总是有的。可去年3月,这些议员们却要品尝一顿特殊大餐。桌上没有常见的三文鱼三明治,抑或小面包棍儿,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堆虫子…(swissinfo.ch und SRF/RTS) 这顿饭属于“要 ...

昆虫作为食品能否进入市场、何时进入市场,都取决于听证结果。BLV预计,该系列法律条文可在2016年上半年生效。目前,正在对此进行全面的风险评估。“可能还会有一些改动”。

BLV正在收集所有与食用昆虫风险及副作用“有关的信息”。苏黎世应用技术高等学院(ZHAW)质量管理和食品法专业系主任Evelyn Kirchsteiger-Meier表示,联邦委员会还会参照比利时政府所做的风险评估。

危险的根源

Kirchsteiger-Meier称,危险可能来自4点:致病病菌、化学危险、潜在的致敏源和物理性危害。病菌和孢子在养殖阶段就可能滋生,所以“要确保昆虫的微生物安全性,必须有加热的步骤”,这位食品安全专家说。昆虫也可以作为毒素用来激发人体的防御机制。而那些对贝类过敏的人,往往也不能耐受昆虫。此外,吃整只昆虫时,消费者也可能因为昆虫的四肢或翅膀而受伤。

蝗虫(俗称蚂蚱)也是食品法法规修改后允许进入食品市场的三种昆虫之一

蝗虫(俗称蚂蚱)也是食品法法规修改后允许进入食品市场的三种昆虫之一

(wikipedia)

BLV也意识到这点并在公布新条规时提出,昆虫在出售前必须经过冷冻和加热处理,因为它们“可能是寄生虫和致病病菌的携带者”。

此外,它们还必须看起来“像昆虫,未被加工”。“这是防止消费者被欺诈,因为在我们的文化里,昆虫总会让消费者们联想起害虫”。

整只还是加工后?

“昆虫倡议”的游说团们对与昆虫有关的食品条规的修改感觉很满意。但对最后一点颇感为难,因为一项研究显示,瑞士人对“加工后的昆虫产品”,接受度还是比较高的。

因此Essento计划“首先推出加工食品”。Bärtsch针对草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目前还没定下来,”他强调说:“我们和各方面的人一起,正紧锣密鼓地在修改建议”。

生产方也乐于让顾客知道,他们的加工产品中是否含有昆虫。“所以我们和瑞士消费者协会(德)外部链接联系紧密,因为在那里可以从根本上显示出我们的透明度”。目前人们正在讨论声明和标明原产地名称的方式。

Chevalley对新条规也比较满意。她认为可食用名单“太短”了。她希望和她的游说团一起推动成立一个总联合会,“包罗所有对昆虫食品感兴趣的组织和企业,以确立养殖、屠杀和卫生方面的规范”。

至于在私人领域,人们享有充分的自由,可以在私人场合将昆虫当作一道美味搬上餐桌。这并不归食品法管,BLV写道(德、法、意)外部链接。好,请慢用!

昆虫?没兴趣

一项伯尔尼消费者研究会的研究(德)外部链接显示,瑞士人对昆虫作为食品并不太感兴趣。

农、林、食品科学高等学校(HAFL)在瑞士德、法语区对548位随机抽取的人进行了电话问询,看他们是否已做好吃昆虫的准备。

尽管他们承认食用昆虫可能有环保、健康等原因,这也是将昆虫搬上餐桌最充分的理由。但他们并不准备自己亲身尝试昆虫,其主要原因44%认为太恶心。16%的人表示已尝过一次昆虫,出于好奇。不过1/4的人声称,一次就够了。

瑞士西部对吃昆虫(Entomophagie)这一主题不仅了解地更深,与德语区的人相比,瑞士法语区的人也更愿意尝试昆虫,特别是那些加工过、看不出是黄粉虫的食物。而两个语区的人大都拒绝尝试那些还看得出形状的昆虫。

所以,那些勇敢地想将昆虫产品市场化的人,应谨慎从事,第一步应把“昆虫变得不像昆虫”,研究者得出这样的结论。

(来源:SDA)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