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德国弗赖拉辛13日电) 交通锥刚刚放下,边界管制重新开始实施,不到4分钟后,3名青年从叙利亚千里跋涉而来,经奥地利走到了德国边境,却被挡了下来。

3人在重要陆路关卡、位于奥地利萨尔斯堡(Salzburg)和德南巴伐利亚邦之间的弗赖拉辛(Freilassing),被德国联邦警察挡下。

警察问道:「可以麻烦护照给我看看吗?」

接着员警要这3人先在路边等,问问看上级怎么决定。

27岁的哈吉(Hatem Ali Ahaj)有气喘,接受记者访问时有点呼吸困难地说:「我们在欧洲走了22天。」

他从吸入器吸了一口空气,回想在叙利亚东部拉卡(Raqqa)的家园被「伊斯兰国」(IS)攻占,不得不逃离的历程。

3人横越欧洲的长途跋涉始于希腊,在那里搭上巴士之后,他们徒步穿越塞尔维亚、马其顿与匈牙利,接着搭火车抵达萨尔斯堡。近在眼前的德国边界撩拨着,于是3人卑微地立下了心愿,希望能穿越边境,前往斯图加特(Stuttgart)。

3人表示:「我们觉得德国会是唯一把我们当人的国家。」

但就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德国坦承难民人数空前,再也无力承担,因此将重新实施边境管控。恰恰在边境管控生效的此时,他们踏上了德国国土。

原本针对叙利亚人放宽的庇护规定,现在也重新实施。

德国警方高效率地执行了这项政策大转弯,派出12辆警车前往弗赖拉辛,但员警们似乎不确定该怎么处置难民。

哈吉和他16岁的弟弟以及28岁的表哥等了大概1小时后,员警透过无线电通报说:「哈罗,我们这里有3名叙利亚人,要怎么处理?」

虽然哈吉他们继续深入德国的旅程,可能被迫在这里中断,但3人都说,他们不怕。

哈吉拿叙利亚护照给员警看之后说:「他们是我目前遇到最棒的警察。」

「第1个警察告诉我们:『欢迎来到德国。』然后他对我微笑。」

大概90分钟之后,等待结束了。

上级要员警护送哈吉他们到最近的难民收容中心,3人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了。

但对于刚刚上班的边境员警而言,这个夜晚才刚要开始。

接着被挡下的是1名义大利司机,他的小货车上,载了8名叙利亚人。(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