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雅典5日电)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带着让国家摆脱长年撙节之苦的承诺上台,但这5个月来,他的作为总让国人和整个欧洲捉摸不定。

对某些人而言,他是位了不起的策略家,向债权人挑战,让希腊人对痛苦的债务协议拥有最终的发言权。

但对另一些人而言,他却是个一窍不通的菜鸟,仓促举行公投,将希腊带到混沌不明的境地,还可能让希腊被踢出欧元区。

法新社报导,无论今天的纾困公投结果为何,齐普拉斯都是豪赌。

齐普拉斯否认将希腊的未来当儿戏,他表示,投下「反对」票,能让希腊和欧洲及国际货币基金(IMF)谈判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而「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说法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

齐普拉斯特立独行,欧盟政界人士对他的冥顽不灵很是恼火。他拒绝系领带,说要等协议敲定后才会打领带的说法,又让他们感到困惑。

其实早在青少年时期,齐普拉斯就曾带头抗争,为烦恼着要不要上课的学生奋战。

齐普拉斯曾在接受电视访问时,提及17岁时在学校领导的静坐活动:「我们想争取自行判断要不要跷课的权利。」

23年后,齐普拉斯再度打破陈规。但是他上任之初,为他奋力对抗债权人而喝采的希腊人,这次却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追随他。

虽然齐普拉斯一再表示要结束希腊接受纾困的「羞辱」,而且态度桀骜不驯,这位领导「激进左派联盟」(Syriza)的40岁总理,却也在和欧元区其他国家的谈判中多方让步。

他同意继续减支、实施结构性改革,连法国总统沙柯吉(Nicolas Sarkozy)都不禁满意地说:齐普拉斯「输了」。

但是6月27日,齐普拉斯又再设定底线。

他拒绝纾困计画延长5个月以取得120亿欧元纾困金,需要额外实施撙节措施的方案,并出人意表地宣布将在1周内举行公投。

他声称:「必须由人民来决定,不受勒索。」

法国史学家德伦(Olivier Delorme)表示,齐普拉斯「做出无数次让步,每让步一次,就后退一步」。

德伦把齐普拉斯的姿态,比为希腊在鄂图曼帝国统治时期的反抗举动。德伦表示,齐普拉斯「说『不要害怕』、『恢复尊严』,这是希腊历史上一再出现的反抗主题」。(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