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巴黎19日电) 从法国巴黎街头溅血,到美国加州圣伯纳地诺(San Bernardino)发生枪案,2015年头到年尾显示,全球各地对「伊斯兰国」(IS)这个恐怖组织犯下的恶行无力招架。

过去12个月间,在伊拉克生根、趁叙利亚内战壮大的伊斯兰国,把焦点从攻城掠地,转到打击「远方的敌人」之上。

英国前全球反恐行动首长、现任美国纽约智库「苏凡集团」(Soufan Group)副主任的巴瑞特(Richard Barrett)表示:「伊斯兰国…已遍及全球。」

巴瑞特告诉法新社,政治人物发现,伊斯兰国的问题「真的很难处理」。

「民众很害怕,他们害怕的是恐怖主义到了这种程度。」

「但现在这样毫无头绪地在原地打转,或出动更多轰炸机(到叙利亚与伊拉克),非但不是在解决问题,甚至会让事情更严重一些。」

伊斯兰国和先于他们成立的极端组织,最大的不同,或许就在伊斯兰国可从自行成立的「哈里发国」调兵遣将,还可从他们攻打的国家号召支持者。

2015年底,就连加州似乎都成为目标。1对夫妇闯入圣伯纳地诺的社福机构滥杀,造成14死。

调查仍在持续,但目前的情报显示,这对夫妻档犯案前,似乎从未直接接触过伊斯兰国。

视死如归的圣战士更让威胁加剧,1月闯入巴黎「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滥射,夺走12条人命的果艾齐(Kouachi)兄弟档,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塞德与柴瑞夫果艾齐兄弟(Said and Cherif Kouachi)一度遭到监控,但后来当局似乎忽略了他们,不再视之为威胁,直到他们突然发动攻击。

过去12个月间,遭到锁定的国家就算补强资源,安全部队还是疲于应付。

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瑞戴尔(Bruce Riedel)表示:「去年我问过的每个欧洲安全单位,都被外国战士的问题吓坏了,几乎束手无策。」

每月都有数百名欧洲公民经由相对容易进入的土耳其前往叙、伊加入伊斯兰国,其中一些人待在战地一段时间后,回国时变得激进且冷酷无情。

瑞戴尔主张,要监控所有激进分子根本不可能。

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university)教授菲利俄(Jean-Pierre Filiu)也说,沙乌地阿拉伯12月宣布成立34国联盟协力对付伊斯兰国,但这么做仍将有所不及。

他说:「巴黎与圣伯纳地诺的攻击让西方国家知道,达伊沙(Daesh,伊斯兰国的别称)可在任何时候发动攻击。」(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