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日本与瑞士芭蕾 为什么有那么多日本选手在洛桑赛场上获奖

日本选手在2017年2月洛桑芭蕾舞比赛中

日本选手在2017年2月洛桑芭蕾舞比赛中

(Keystone)

(编者注)莱蒙湖北岸的瑞士城市洛桑似乎和文体很有缘分,这里不仅有引人注目的奥林匹克博物馆,还有被舞蹈界视为金色摇篮的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Prix de Lausanne)。每年冬去春来的时节,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芭蕾舞者都汇聚于此,怀揣梦想,腾跃起舞。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很多来自东瀛。

2018年赛事信息

2018年1月28日至2月4日,第46届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将如期在洛桑举行。扣人心弦的决赛将在2月3日展开。今年参赛的共有来自十几个国家的78位选手,其中包括10位日本选手,10位中国选手。韩国共有20位舞者入围,构成今年洛桑芭蕾舞比赛最大的阵容。

信息框结尾

1978年,Naomi Yoshida成为在洛桑比赛中获奖的首位日本人。迄今为止,已有80位日本人登上过洛桑芭蕾舞比赛颁奖台!就在最近的十年,也有将近20位“洛桑奖学金”获得者来自日本!毫无疑问,日本是洛桑比赛45年历史上获奖人数最多的国家,也是洛桑比赛参加人数最多的国家。这是为什么呢?

2017年,在第45届洛桑比赛的舞台上,两位来自日本的芭蕾新秀:17岁的中尾太亮(Taisuke Nakao)和15岁的山元耕陽(Koyo Yamamoto)斩获两份“洛桑奖学金”。

中尾太亮7岁开始习舞,2014年进入德国曼海姆舞蹈学院(Akademie des Tanzes Mannheim)进修。他曾于2016年以A组选手的身份参加过第44届洛桑芭蕾舞比赛,但因在赛事进行过程中意外受伤而退出了比赛。今年他强势回归加入B组,顺利挺入决赛并获得第三名。赛后他选择持奖学金进入英国皇家芭蕾学校继续学习,更好地完善自己的基本功。

17岁的中尾太亮(Taisuke Nakao)在2017年洛桑芭蕾舞比赛决赛中获得第三名

17岁的中尾太亮(Taisuke Nakao)在2017年洛桑芭蕾舞比赛决赛中获得第三名

(Gregory Batardon)

另一位获奖选手A组的山元耕陽。作为整场比赛中年龄最小的选手,他在来到洛桑参赛之前,仅仅是埼玉县川口市立幸並中学的一名中学生,平常利用业余时间去当地的芭蕾培训机构参加训练。得知自己获得第四名,他表示难以置信。因为年龄还小,可以提升的空间还很大,所以他选择了进入瑞士苏黎世芭蕾舞学校继续学习。

15岁的山元耕陽(Koyo Yamamoto)在2017年洛桑芭蕾舞比赛决赛中获得第四名

15岁的山元耕陽(Koyo Yamamoto)在2017年洛桑芭蕾舞比赛决赛中获得第四名

(Gregory Batardon)

然而,这两位日本选手的获奖并非偶然,而是多年以来在洛桑赛场上的一种常态。自洛桑芭蕾舞比赛1973年创赛以来,日本人就十分热衷于这项赛事,并持续派选手参赛。

日本选手洛桑参赛情况

最近十年,日本国内每年报名参加洛桑比赛的人数持续飙升,并一直是“视频初选”中送选人数最多的国家。以最近两年为例:

2016年有87名日本选手送选,12人入围,4人进入决赛,1人获奖;

2017年有89名日本选手送选,13人入围,4人进入决赛,2人获奖。

信息框结尾

芭蕾在日本的普及教育的白热化

有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国内有将近50万人次学习芭蕾。而且在这样一个没有一所专业舞蹈学校的国家里,却生存着将近5000家芭蕾业余培训机构。其中,80%以上都属于私人创办的,教室数量不足3间的小型机构。这对于一个总人口1.3亿的国家而言,可谓相当可观。

在这些培训机构中,超过半数以上的学生都会在老师推荐下参加各种类型的舞蹈比赛,这也促使大大小小的芭蕾舞赛事在日本国内遍地开花。而这种相对乐观的局面,也是经历了长达50年的铺垫和积累。

早在1955年至1973年的经济复苏时代,日本国内就出现了一些芭蕾培训机构。但在那个时候,购买课堂装备的开销和课时费都高于一般普通民众的承受能力。芭蕾被认为是富人的消遣,得到了诸如高圆宫宪仁亲王(Prince Takamado)等皇室成员的推崇。而同一时期出现的,大量围绕西方芭蕾舞明星的媒体宣传,以及以芭蕾为素材的畅销读本,更是推波助澜地将芭蕾定义为一种来自西方的,高雅而奢华的艺术门类。

进入9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普通民众生活状况的逐步改善,日本国内女性意识的觉醒,芭蕾开始在妇女中普及,并保持了它作为高端艺术的地位。

在日本,如果你想要学习一门传统艺术,可能连入门都很困难。因为绝大部分的日本传统艺术都在政府保护下建立起了严格的“考级”、“认证”和“鉴别”体系。教师需要考取相关资格证才能开始执教,学生需要按照体系规定,购置严格的服装、道具和其他相关器具,才能开始学习。

然而,芭蕾在日本却是另外一种局面。也许对于今天的许多日本人而言,观看一场芭蕾演出还是一件昂贵的事情;但亲身进入芭蕾教室去学习,却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

日本与西方不同,从起步那刻开始,就不存在所谓公立的、以培养职业演员为目的的专业舞蹈学校。芭蕾的发展更多依靠民间力量,没有太多体制和政策的束缚,所以经营起来就非常灵活容易。

老师不用考取资格证,学生不用被严格分级。只要你喜欢,有兴趣,有热情,能负担得起课时费,都可以走进舞蹈教室去上课。至于训练学派,那就更丰富多样了。所以你可以经常看到各年龄、各层次的学员,站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的场面。而芭蕾也就这样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接受、喜爱并推崇了。

正是受益于芭蕾在日本的普及教育的白热化,日本舞者才可以在世界舞坛勇攀高峰。

芭蕾在日本

由于日本与西方的文化交流频繁,日本国内的舞蹈教师通过带选手参加国际赛事,陆续走出国门观摩、学习、进修;同时大量优秀的西方芭蕾大师也逐渐被引入日本国内。

每年暑期,日本国内都有数不清的夏令营、大师班和本土赛事;与此同时,也有大量日本学生走出国门,远赴世界其他地区的芭蕾舞学校留学。

通畅的沟通渠道和广阔的交流平台,很好地促进并提升了日本国内的芭蕾教学水平。

信息框结尾

叱咤世界舞坛的日本舞者

今天,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际赛事中,我们都能见到大量日本选手的身影;在各类颁奖典礼上,日本人都是获奖“大户”。不仅如此,在世界上几乎所有芭蕾舞团和现代舞团中,我们都能见到至少一位日本舞者的身影。

这里必须提到两位从洛桑舞台起飞,并在当代芭蕾舞史上留下辉煌一笔的日本舞者:一位是1983年洛桑奖学金获得者,英国皇家芭蕾舞团前任首席舞者:吉田都(Miyako Yoshida)。

另一位是1989年洛桑比赛金奖获得者,日本K-Ballet舞团创始人兼艺术总监:熊川哲也(Tetsuya Kumakawa)。

这两位优秀的日本舞者在世界舞坛叱咤风云,成为一代又一代日本年轻人的偶像,非常有效地推动了芭蕾在日本的发展,同时也提升了洛桑比赛在日本的影响力。

每年五月,日本国内主流电视媒体NHK都会重播当年洛桑比赛的决赛,并邀请知名舞蹈评论家对比赛过程进行解说。不仅如此,洛桑芭蕾舞比赛历史上还曾经以高圆宫宪仁亲王(Prince Takamado)的名义为日本选手专门设立奖项和奖金。正因如此,洛桑芭蕾舞比赛得以在日本国内享有了非常高的声誉,成为了一项非常受重视和推崇的青少年艺术盛事。

洛桑芭蕾舞比赛的中国舞者

1985年,首批来自中国内地的芭蕾舞学子出现在了洛桑比赛的赛场上,并第一次代表中国登上了颁奖台。他们是中央芭蕾舞团现任芭蕾大师徐刚和苏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李莹。此后,越来越多的中国选手赴赛并获奖。迄今为止,已有23名中国人站上了洛桑比赛的颁奖台。其中,1987年参赛的蔡一磊和2016年参赛的于航还两次勇摘大奖桂冠。

这些曾在洛桑比赛中崭露头角的中国选手,要么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舞坛的精英;要么是冉冉上升的未来之星。在此,洛桑比赛希望携手所有在中国内地,从事芭蕾舞普及推广事业的人们,一起努力,推动芭蕾在中国的发展!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