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酒店業遭新冠病毒重擊

日內瓦五星級里奇蒙酒店(Richemond)的員工十分擔心疫情會導致自己失業。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新冠病毒危機對瑞士酒店業的打擊很大,對日內瓦酒店的打擊尤為巨大,因為當地酒店非常依賴於外國參觀者以及國際會議所帶來的客源。

瑞士资讯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我們並非看不見病毒危機給企業帶來的影響。我們清楚,這樣的危機可能會使酒店陷入困境,”日內瓦五星級酒店里奇蒙的一位員工Sylvan*,說道, “但是,酒店主人可是一位千萬富翁。如此大幅度地裁員,而且沒有任何社會扶助計劃,這樣的情況是我們無法接受的。”

這家日內瓦湖畔豪華家庭酒店的員工中,141個人面臨失業風險,Sylvan就是其中之一。自3月份以來,酒店大多數員工一直處於短時工作(部分失業)狀態。

5月下旬,管理層宣布將暫時關閉酒店,以減少疫情造成的財務損失。 4、5月間,酒店的入住率升至10%。為了保住職位,或者至少獲得應當的社會扶助,酒店員工同當地工會取得聯繫,並啟動了一項勞資關係調解程序。

跨職業工會聯盟(SIT)秘書Marlène Carvalhosa Barbosa表示:“里奇蒙個案十分具有代表性,其處理方式將預示出日內瓦處理類似員工狀況的方向。所有酒店的表態都如出一轍:'我們在努力保留您的崗位,但您必須做出一些犧牲。'”

近幾個月來,眾多投訴和諮詢已令工會聯盟SIT應接不暇。在禁封期間,企業員工被迫休假或將加班時間清零。工會組織指出,還有的人儘管申請了短時工作(部分失業),卻還要繼續上班。

日內瓦酒店、餐飲業僱有共約1.5萬名僱員,其中有1.3萬名在禁封期間被安排從事短時工作,並領取原薪酬80%的工資。但是,在如日內瓦物價這般昂貴的城市裡,靠縮水的收入很難保證生存。尤其是酒店員工,他們中很少有人能拿到超過4500瑞郎的每月稅前薪資,其平均收入僅在3400瑞郎左右。

商務旅行

瑞士今年的酒店住宿量估計將減少三分之一,這意味著:該行業的年營業額損失將達18億瑞郎。城市中的酒店受打擊最大,尤其是在日內瓦。儘管日內瓦近年來一直是瑞士酒店住宿量第二大城市,但新冠危機期間,其酒店入住率幾乎為零。酒店紛紛關門,截至6月的大多數訂房皆被取消。

“這是一場災難。日內瓦幾乎完全依賴商旅業務(大型會議、國際及銀行業會議),後者帶來其酒店住宿量的75%,”,五星級日內瓦凱賓斯基大酒店總經理Thierry Lavalley強調指出。

“目前,各家公司都處於完全癱瘓狀態。Palexpo會展中心的所有大型會議都已取消,直到12月31日。許多跨國公司要求僱員年底前不要出差,”Thierry Lavalley感嘆道,“(對我們來說),2020年已經結束。”

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日內瓦共取消了300多場國際會議和活動,導致數百萬瑞郎的損失。

6月底,日內瓦125家酒店中的60家尚未重新開放。在禁封最嚴格的時候,全市84%的餐廳及酒店都停止營業。據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這些企業3月和4月每家的平均損失達到170萬瑞郎,5月和6月約為100萬瑞郎-在瑞士各地同行業企業中,是受損最為嚴重的。

日內瓦的酒店和餐館的破產風險也最高,可能倒閉的企業比例達到35%。

目前,一部分酒店已經重新營業。但是,兼任日內瓦酒店業者協會主席的Thierry Lavalley認為,絕大多數開業的酒店只有極少數顧客,而其今夏的入住率也僅在5%至8%之間 。他說:“許多酒店當下都處於虧損經營狀態。”

即將迎來曙光?

在疫情有所緩和之後,瑞士於6月15日重新開放了與許多歐洲國家的邊界​​。但瑞士政府尚不允許來自申根區以外的遊客進入國境。比如,美國人或中國人還不能進入瑞士。瑞士或將於7月開始逐步對非申根國家開放國境。

3月中旬以來,日內瓦機場幾乎處於停滯狀態。 6月15日,機場客流量為2500人次。在以往每年這個時候,該機場的日客流量為4-6萬人次。據預測,與2019年相比,今年流經日內瓦機場的旅客人次降幅將達到70-80%。

“業務很可能會在7、8月間稍有恢復,”日內瓦旅遊局局長Adrien Genier說,“但9月至11月則將是個大未知數。”他認為,最近的一項將瑞士評定為“疫情下最安全的國家”的調研是吸引遊客的有效營銷工具。

Adrien Genier態度則很現實。他提醒說:“日內瓦的遊客中,80%以上是海外客人,其中許多人來自美國、英國和波灣產油國,而這些國家目前還處於較嚴格的封閉狀態。”

依靠瑞士遊客?

旅遊業負責人和聯邦委員會希望瑞士人今年留在瑞士,不出國度假。但是,瑞士人會選擇來日內瓦,而放棄去格勞賓登或瓦萊州的山區度假嗎?

為了挽救市場並吸引遊客,日內瓦政府希望以特惠的住宿價格(原價的三分之一)來吸引遊客今夏下榻本地區酒店。政府計劃投入450萬瑞郎資助這一項目,該議案有待議會通過。

儘管Thierry Lavalley對這一援助計劃表示讚賞,但他對未來仍然持悲觀態度。 “經濟復甦的前景仍然非常不確定。酒店業通常是第一個進入危機,也是最後一個擺脫危機的行業。病毒危機帶來的周邊損失是巨大的,它將持續數月,乃至數年。如果瑞士政府的'部分失業'(又稱短時工作)措施在9月之後不能再延續至少12個月的話,經濟後果將是災難性的:部分失業的員工將徹底失去他們的工作。”

*此處為化名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