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谁当美国总统对瑞士商务更加有利?

美国总统大选备受全球关注。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近年来,瑞士与美国的贸易一直在蓬勃发展。对于瑞士这个阿尔卑斯山地国家来说,谁才是更好的美国总统人选,是该坚定支持现任总统,还是信任一位可能更加怀柔的新任总统?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03日 - 11:01
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与美国的商务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从2017年到去年年底,瑞士的出口额增长了五分之一,这些贸易中有一半来自制药和化学领域。去年,瑞士与其他欧洲国家之间的贸易呈萎缩状态,但瑞士与美国在精密仪器、机械和电器制造等行业的贸易却在增长。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瑞士手表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也有所增加。

之前瑞士多家银行在逃税问题上与美国司法部展开了一场恶斗。即便如此,目前瑞士银行对美国的业务也开始回暖,例如,瑞士百达(Pictet)私人银行最近还在纽约增设了资产管理办公室。

swissinfo.ch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在瑞士-美国商会(Swiss-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获得了良好的口碑。该商会首席执行官马丁·纳维尔(Martin Naville)说:“特朗普在贸易方面非常友好,只要这些贸易建立在互惠的基础上。”换句话说,贸易双方必须各得其所。特朗普的方式可能会令中国心怀不满,但在纳维尔看来“对瑞士十分有利”。

新政府会带来什么?

特朗普的挑战者是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他代表的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在纳维尔看来拜登的商业政策并不全盘乐观。这位瑞美商会会长担心,强调绿色经济、重新平衡税收以及潜在的昂贵医疗改革,都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

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 Gallen)的贸易专家斯蒂芬·莱格(Stefan Legge)也对拜登政府的贸易政策效果存疑。

他说:“拜登执政下的贸易政策目前还不明晰。如果对瑞士来说贸易基本维持不变,我不会感到惊讶。”

莱格认为,虽然我们对拜登可能实行的贸易政策所知甚少,但他若当选总统,很可能会延续特朗普对中国的强硬姿态。他说:“话虽这么说,但拜登看起来确实想在欧洲构造同盟。特朗普有很强的单边主义倾向,但拜登似乎更愿意与其他国家一起实现美国的经济目标。”

如果美国对欧盟采取更宽松的政策,或许会帮助瑞士避免在与美国的贸易争端中受挫。此前,美国对进口的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多语)已令瑞士受到影响。如果拜登能改进与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的合作,那么贸易争端也可能会得到一定的缓解。

银行和企业税

另一个潜在争议是瑞士国家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为防止瑞郎升值过快而颁布的政策,但随着美元贬值,这一政策看起来已经名存实亡。而特朗普针对美国公司将工作岗位撤回国内的税收优惠,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对瑞士造成影响。

强生(Johnson & Johnson)公司曾在2017年以300亿美元(约合2047亿元人民币)收购瑞士生物技术公司Actelion(英),按照纳维尔的说法,像强生这样的公司并没有撤离瑞士的打算。到2018年底,1000多家美国公司在瑞士雇佣了9万多名员工,投资750亿瑞郎(约合5509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瑞士企业则在美国投入了2860亿瑞郎(约合2.1万亿元人民币)。瑞士企业在美国的投资高于对其他任何国家的投资,而瑞士在美国重要投资目的地名单中排名第五。

自贸协定没有下文

美国大使艾德·麦克穆伦(Ed McMullen)曾鼓励瑞美两国重新尝试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多语),为瑞士的贸易点燃了希望。但是,在美国将注意力转向中国和亚洲之后,关于自贸协定的商谈就淡出了视野。莱格表示,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会持续下去,他认为,除非瑞士放弃坚持继续征收农业关税,否则美国不会捞到太多好处。

莱格说:“这必须是一项足够激进的协议,才能说服华盛顿将其政治资源用于谈判。但是在瑞士,取消农业和食品关税仍然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美国对瑞士的贸易赤字不断增加,如果特朗普连任,这种情况将会加剧。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前三年中,瑞士的出口额增长了20%,而美国的进口额则与之前持平。根据瑞士海关的统计,这导致瑞士的贸易顺差从2017年的210亿瑞郎增加到了去年年底的283亿瑞郎。

国会与新冠疫情

不管哪位候选人在11月当选总统,美国国会的组成都是另一项重要因素。新政府贸易政策的规模和速度在国会是将得到促进还是受到阻碍,取决于哪个政党在国会中占据多数。

而正在肆虐的新冠疫情的速度和规模,也可能给下一任总统的计划蒙上阴影。瑞士对美国的出口额在今年3月达到创纪录的47亿瑞郎,但此后随着失业人数和破产公司数量的增加,出口额大幅下降。

从现在开始,美国和瑞士如何设法遏制本国的疫情,相较于本次总统大选的结果,可能对未来贸易产生的影响更为深远,至少从短期来看是这样。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