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王文作品 《天椅》苏黎世奇遇记

作品《天椅》取象形文字的人,Hao好He合中的字母H。

作品《天椅》取象形文字的人,Hao好He合中的字母H。

(王文)

来瑞士攀岩、登阿尔卑斯山或飞滑翔伞可追溯到九十年代初,几年前搬到法国南部,时而穿行瑞士,一六年七月是停留最长时间的一次,计划将“天椅”环球移动装置艺术作品径布拉格返程苏黎世,在达达艺术运动的诞生地庆祝它的一百周年。

考虑环保节能,乘坐火车途经米兰到苏黎世后住一晚,第二天乘长途大巴去布拉格,上车时被司机拒载前所未有,理由是如果放我与折叠椅背上车,会给他造成被解聘的风险,但眼睁睁的看他放一个背着大提琴超出其身高的姑娘上了车,而大提琴的体积超出椅背的几十倍,遇上貌美年轻的女子完全没有原则可言,心理暗念,不想投诉以此做文章,如对他职业造成不利影响可就完全违背作品的初衷了。上不去大巴无比遗憾之余,刻不容缓退订了布拉格的酒店,布拉格装置之旅改为以后。留在苏黎世的时间累计长达两周,有足够的时间为移动装置采景、拍摄、看博物馆、画廊与闲逛。

Zurich Youth Hostel坐落在苏黎世湖畔步行五分钟,距离市中心三公里多点,重新入住放下行李后徒步领略湖光山色一同采景,为日后的拍摄提供最佳地点选择,清晨被大巴拒载却收获每逢三年一次的苏黎世节第三天的美好时光,前两天都被瓢泼大雨泡汤了,商家不再抱怨,一眼望去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大人小孩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各式各样临时搭建的游乐场、烧烤小吃随处可见,特色地道小牛肉烤肠到土耳其烤串(只缺麻辣烫与酸辣粉,苏黎世太需要唐人街了),来此的不只有当地居民,还有很多邻国游客,等待已久晚间饕餮大餐便是高空轰鸣绽放的中国烟火炸出完美画符。

回到旅舍,一个坐卧在床上,披着灰白长发长得比我还像艺术家的中老年男子用英语向我打招呼,并一直用友善的眼光注视我,在我套被子时主动上来帮忙,将被罩翻了过去再将手伸入被套抓住被子的两个角一抖手被罩就上好了,一米九的大个子伸手很麻利,于是,我们开始进一步的用英语展开话题,他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是中国人时,他重新用汉语向我问好,并说他在学习汉语,他拔去电脑上的耳机,传出汉语读音,他说他去过中国,并说很喜欢中国美食,我追问一系列问题,他是苏黎世人,前几年失业后无家可归,是瑞士政府把他安排在了旅舍,再过两年等拿到退休金会去泰国或中国生活,他说也去过泰国,却更感兴趣于中国文化与地大物博,学汉语能和当地人交流,那样他们就容易成为他的向导,他问我为什么来苏黎世,我给他看手机中存放的部分艺术作品图集。一夜过后,看他在整理床铺与行李,不经要问,他答,政府规定每周都必须更换房间,我想也许是为了不让失业者养成某种习惯惰性吧,Roberto也只有到退休才能寻求一份安逸了。

苏黎世伏尔泰酒馆(Cabaret Voltaire)是达达主义的发源地,2002年一群艺术家非法占用了这个酒馆才避免了被拆迁破坏,2016年初面临被拍卖的命运,一百年来,如果没有达达很难想象当今艺术与其关联的一切会是什么样,一定暗淡没有如此多元。艺术家、诗人、作家、音乐家只有过来各显其能向一百年前一样丰富它力挺它,重塑这个实验与批判的基地,才可能真正意义的将其保全,带着自己的作品出现在这里是我的苏黎世一行的目的之一。伏尔泰酒馆所在的街道上行百十来步就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同志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两个重要的纪念地被一迷你广场分隔,决定在此组装作品“天椅”(上面刻有“找寻君子正人“”正义引领人们”译成四种语言的两行文字),随之将“天椅”置于最佳位置,守株待兔等到时光重叠没有风的干扰时按动快门。“天椅”被置于室内拍摄是第一次,天花板一定要够高,伏尔泰酒馆里勉强放得下。一天的拍摄完成后“天椅”存放在此处,日后,会一同登上伏尔泰酒馆的舞台。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回到青年旅舍,又结识了两位新朋友,Chiba苏黎世人有四十多岁正在接受再培训学习按摩课程,慷慨的把房子让给前来苏黎世节旅游的朋友住,一个人跑出来住旅舍,另一位,是日本某大学物理系高材生来苏黎世开学术研讨会,语速很慢的他说自己有表达障碍,在看后“天椅”照片上刻有的“找寻君子正人“”正义引领人们”却能准确读出汉语的发音,我对他说将其译成日文就找你了,Shota一脸的开心。住青年旅舍的好处在于找文字翻译真不是难事,喜欢交流的人也大多乐于助人。

说得口干舌燥下楼到吧台买矿泉水,欧洲杯赛踢的如火如荼瓶装水被卖光,吧台的服务生也是个话痨与我聊了起来,问我是日本人吗,这么问我是因为他度假常去日本,我问他到过中国吗,他说去过没有日本干净,去过中国一次不再愿意去,又强调了一遍太脏,说香港不错,我问他是哪一年去的,他回答是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前几年,我与他说中国有了很大的变化,可以再去感受一下,不好意思干坐着几乎不碰酒精饮料的我要了一瓶他推荐的啤酒,他说自己只是半个瑞士血统他的父亲是希腊人,我说太好了,要是你会希腊文就可以简单的为我翻译“天椅”上两句话了,我说法语的缘故自然而然的聊到法语区,他说自己只会几句已培养他女儿学法语了,擦干手掏出手机给我看照片,被我一眼扫到了一张他穿着迷彩军装持枪半蹲照,随口问他们是否玩真人野战游戏,Manolis说他在服兵役,现在白天在银行工作,晚上在旅舍服务,一年后服完兵役还要把枪买回家,说到此处他一下变得激动起来,放下正在冲洗的杯子再次擦干手打开手机相册让我看那只他们手里端着的枪的长度,强制性服兵役制度、强制性的卖枪给服兵役者,闻所未闻是不是只有瑞士这么干呢?他随后补充到,经常有走火事件发生,媒体几乎不会报道,这让我想起瑞士关于是否取消服兵役制度的公投,结果有七成瑞士人反对取消义务兵役制度,也就是我们这段对话过后没两天,女性也要被征服兵役引发了热议。

来苏黎世之前就计划对在一个月前瑞士“无条件基本收入”公投被否决做些民调,银行家Manolis说他绝不赞成,将此举归结于培养懒惰。此后,遇到第一天上班的心理学大学生,用中文你好打招呼不经任何过渡好一个直接试探,去过中国后爱的要死的他也是个吃货,并开始学中文同时正追求一个在苏黎世上大学的中国内地女孩,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练几句中文,Pascal是举双手赞成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公投前他是宣传鼓动志愿者中的一员,将来也是。这变成当晚的一个聊天主题,年轻的工薪阶层大多赞同工资无条件基本收入,大多站在银行家观点的对立面并与他开起玩笑,手机支付加AI,就连日本银行业都开始裁员滚滚少则上千多则上万,银行家你坚信瑞士的银行雇员不会失业有需要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这一天吗?一些有胆识有理念的瑞士人吃螃蟹未果,半年后被庆祝独立百年的芬兰人捷足先登开始试点,追溯历史要感激列宁同志正确决策与远见,苏联十月革命后没有再次将芬兰收进版图,一个世纪前瑞士对他长期流亡的接纳功不可没。

伏尔泰酒馆是第11届欧洲宣言展(Manifesta 11)的一个重要站点,如不是达达百年也许不会首次选定在苏黎世举办,唯一一届由艺术家而非职业策展人策展的艺术双年展,达达主义的一次回归。周五傍晚,当我来到伏尔泰酒馆时,一层的书店外聚集了不少演出者与观众,有不少熟悉的面孔,住同一家旅舍,天天都照面,也在很多艺术场所撞脸,原以为他们是瑞士德语区的,聊起来才知她们是德国某大学艺术史专业的学生,轮到她们时被领队的青年女教师拉去拍视频记录演出,开机几秒后就没内存了,立刻掏出自己的手机拍摄视频为之排忧解难不留遗憾。全面解构,对一百年前的达达众星们了如指掌不愧为艺术史系的,几十人各自带着喜爱的艺术家的纸制面具,朗读高歌回放那时代的达达。她们是整场最年轻的。舞者中有一位七十多的银发老人,还有黑人姑娘的诗朗诵,穿行于世界各大艺术双年展的巴西行为艺术家一如既往不放弃套着马桶圈,上面写着:“现今,每坨屎都是艺术”,煲电话粥等相继登场。

观念、行为、移动装置艺术“天椅”登场,大家欣赏完毕后,我需要回答猜解与提问,创作意图?何种寓意?为什么要做一把不能坐的椅子?等,回答一系列问题后,仍有个想上来坐一坐的女生,非要坐上去试一把,面对千载难逢一见的天下第一把似椅非椅,能不能坐坐不坐得坏,真把观念艺术不当艺术,意料之中,当我说可以坐四个人时,场内气氛活跃起来,如果换成金属材料会更坚固更没问题,可成为世界上最节省耗材占地面积最小,坐人最多的椅子,将来“天椅”可变易向变色龙一样变幻颜色,也可结合各国特色或添加艺术元素,去荷兰可以是蒙德里安式五彩斑斓色块组成的“天椅”,“天椅”再来瑞士,或直接取材阿尔卑斯山长号作为高挑的椅背,也可在“天椅”上打上孔像瑞士的多孔奶酪一样,少就是多(Less is More),象征简约的“天椅”与平淡无奇的椅子一样,最终满足了功利主义者们的一时之快,四个成人相互帮衬肩靠肩地稳稳坐下,之后被提醒有些超时,众人被撼动的脑细胞思如泉涌般的互动怪不得我,达到效果见好就收。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王文作品 苏黎世见闻

背景歌曲Yodel-Time(约得尔时间)Melanie Oesch演唱,Yodeling源于瑞士阿尔卑斯山独具特色的一种山歌唱法。


Hi,Roberto,自从认识数日每顿早餐都同坐一桌,分享头一天的经历与当天的行程安排,一个周六他对我说,新同屋有位中国来的学生,介绍我认识,Mark是香港人在大堂远远的见过,去英国读书来瑞士的这几天一边疗养一边写毕业论文,聊起时政侃侃而谈,讲他参加过香港的雨伞运动,随即引用了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的一句名言:“不是我要关心政治,而是政治总在关心我”,已成香港学生的一句口头禅,他说此前从不关心政治,雨伞运动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听了我的政见与经历,一拍即合从湖畔穿行苏黎世在小溪边边走边聊边了大半个下午,我问他是否品尝过某著名军火库餐馆的小牛肉炒蘑菇配Rösti,他说很咸吃后喝了很多水,我又问蘑菇是新鲜采摘的吗,他答不是,也许季节不对。

回到旅舍大堂遇到Roberto问我周日做什么,要不要去他的朋友家做客,周日,Roberto担当起向导,我说路上买点东西带去,他说经常帮助这家斯里兰卡朋友和孩子们,填写表格去政府部门见面,说带东西就见外了,周日大部分商店都关门,路上指点我看哪有中医诊所、中餐馆,又敲开一古玩店老板的家门把我介绍了一番,要我展示手机中的作品,Roberto说特喜欢我的“乒乓球自由泳”的装置作品,如果在苏黎世做这个装置一定会来帮忙。路上遇见老熟人,来自西藏的朋友们热情洋溢。Roberto关照的这家人有三个小孩子,最大的女儿不过六岁,个子都没有扫把高,自觉认真的扫地,瑞士的未来勤勉有加了,一家五口住在政府提供的两层小楼很宽敞,电视里斯里兰卡节目歌舞升平,大人小孩开开心心无一丝烦恼,大家在一起熟的很快互相拍照录制视频,还吃了午饭,第一次吃木薯,走时留了现金给小孩子们买礼物,不给Roberto丢面子。

天气炎热,下午在郊外参观了修道院、葡萄酒厂、养鸡鸭的池塘,门口还有只深卧于草筐中的大花猫,路人都会上前摸它一摸,来者不拒。向导一定要带我去登高一望,我兴趣不大,酷爱徒步也就没说二话,路上还结识了两个在西欧游学准备去登少女风的中国姑娘。从伏尔泰酒馆出来,向导拿着叠起的“椅背”一路爱不释手,他绕道去超市买了打烊前甩卖的三件蔬菜胡萝卜沙拉,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瑞士苏黎世全球物价排名第二昂贵的城市生活,捉襟见肘般的节俭不见得都是美德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月薪六位数的银行家见得也许才能理解。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天椅》苏黎世奇遇记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我眼中的瑞士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

你和瑞士有过怎样的“遇见”?作为定居或旅游于此的异乡人,驻足瑞士的你,是否经历过或平淡或离奇的境遇?你有你的酸楚无奈,我有我的淡定惬意。而足下的这片土地,把我们连在一起。那么,你是否愿意和我们分享你的瑞士“遇见”? ...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