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肖淼晨作品 未必是“神经质”的瑞士式“精致”

联合国欧洲总部

联合国欧洲总部一景。

(AFP)

住在日内瓦两年了,但我还是喜欢偶尔去联合国欧洲总部转转。经常在大楼里看到行色匆匆、面色严峻的大国代表们,是啊,王熙凤早说过:“殊不知,大有大的难处。”

走出大楼,院子里有一片特别宽阔的草坪,坐在长椅上,阳光轻轻柔柔地搭在肩头,面朝清澈平静的日内瓦湖,我也会不自觉地感叹:“亦不知,小有小的活法。”

在所有的“小活法”里,有一个特别容易想到,又特别容易想不到的,是极致。瑞士人,永远比你想的,更极致。

曾有当地朋友并无恶意地跟我提起,瑞士人通常不愿意把房子租给中国人和印度人,因为这两个国家做起饭来都比较“复杂”。我明白他的言下之意,但我不以为意。我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家里的卫生标准绝对超你们瑞士水平。做饭后我会把台面全部用清洁剂洗刷。洗澡后为了不留水痕,浴室墙壁全擦一遍。”对方淡淡地说:“不然呢?”我差点昏过去。

据说他妈妈每天把家里两层楼的地板早晚各擦一遍。

瑞士的职业教育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每年,只有不到一半的适龄学生进入大学,大部分学生会接受职业教育。这其中虽然考虑学生自身是否适合继续接受理论教育,但更主要的是很多学生是自愿接受职业教育的。因为在瑞士这样的小国家里,越早进入一个行业,未来往往更有竞争力。

但我有天在公车上看城市早报,在角落里有豆腐块大的一段新闻:“今年,瑞士共有XXX人学习面包制作,另有XXX人学习面包销售。”面包销售?我赶紧掏出手机查资料,发现这是一个需要学习三年的职业教育。学生需要学习“货架及货品管理”、“定价”、“包装及运输”、“如何为客户提供建议”等等。极致的瑞士人又一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后来我和国内的朋友提起这件事,他们通常会小心翼翼地问:“那……都学啥啊?”我会一本正经地板起脸说:“请听题,如果一位妈妈要在今天早上为自己的女儿买一个明天中午带去野营的午餐面包。第一,今天全天面包都要在妈妈28度的办公室里,不能坏;第二,妈妈晚上骑车回家面包在车筐里沿途迎风30分钟,不能干;第三,女儿明天的书包只有A4纸的尺寸,不能长;第四,女儿有可能和同学分享这个面包,不能小;另外,女儿爱吃甜的但妈妈不想买太甜的女儿爱吃偏硬的但妈妈怕影响消化不想买太硬的……请问,妈妈应该买一个什么样的面包?”这时,朋友们会顿一两秒,然后尴尬地说:“那……看来,面包销售,还挺,有用的哈。”

我虽然偶尔会拿瑞士人极致的例子开玩笑,但我心里是理解他们的。有个“棋盘理论”或许可以解释瑞士的发展。

从前有个国王,酷爱下棋,于是悬赏棋盘发明者。国王问他想要什么,这人说:“我要得不多,你在第一个棋格放1粒米,第二个放2粒米,第三个放4粒米,第四个16粒,以此类推,直到第64格。”国王想那太简单了,满口答应。但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最后发现把全世界的米都拿出来也不足以放满棋盘。

相对于瑞士,中国的“棋盘”可以说接近无限大了。所以我们可以用十个格子卖种子,再用十个格子种地,再用十个格子收割,然后包装、运输,可能三四十个格子之后才是一粒米。然后这些格子还可以竞争、联合,甚至改行、产业升级,从而创造价值……但瑞士,他们只有64个格子,他们首先要保证只要落在格子里的,就得是白花花的大米粒。

也许你觉得他们死板,一方面对自己手里的事几近苛刻,另一方面又对自己业务之外的事一窍不通,但这恰恰是他们人均财富名列前茅的原因。一个“米粒”一样的教师,教出二十个“米粒”一样的学生,把谁拎出来都是“干粮”啊。

如果说瑞士人为什么手表造得好,答案可能有很多,地理的、历史的、机遇的、技术的……但我更倾向于认为,因为一支表是一块金属能发挥的最大价值了。连德国人也只是满足于磨出一把好刀,瑞士人还要隐藏、折叠、组合成一把瑞士军刀。

极致是个中性词,它不绝对代表精致,也不必然带来神经质。我想,一个值得谈论的国家,是在优点和缺点之外,有一些不得不说的特点,就比如,瑞士。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未必是“神经质”的瑞士式“精致”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