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随着瑞士新增确诊病例持续上升,重症监护室医务人员已极度疲劳

今年3月第一波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在弗里堡州立医院重症监护室中奋战的医务人员。 Keystone / Anthony Anex

瑞士重症监护医学学会(Swiss Society of Intensive Care Medicine)警告称,重症监护室医务人员正因第二波疫情来袭而陷入心力交瘁、精疲力尽的状态。瓦莱州(Valais)各家医院的收治能力均已接近极限。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7日 - 13:00
《周日报》SonntagsZeitung/《晨报·周日版》Le Matin Dimanche/swissinfo.ch/ilj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今年春季瑞士采取第一轮全国性封锁限制抗疫措施期间,许多医务工作者便已竭尽所能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提供救护-但他们的工作强度已濒临体力和心理极限,至今还没有时间得以充分休整、恢复元气。

“很多医护人员表示,他们无法应付第二波疫情连续长达12小时的轮岗值守。” 瑞士重症监护医学学会(德)主席Franziska von Arx-Strässler在10月25日接受瑞士纸媒《周日报》(SonntagsZeitung,德)《晨报·周日版》(Le Matin Dimanche,法)采访时表示。

此外,曾与确诊或疑似感染者接触过、且正接受隔离检疫的人数与日俱增,各类冬季常见疾病也进入活跃期,双重压力迫使瑞士医护机构身陷于人力调配紧张的局面。

瑞士护士专业协会(Swiss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Nurses,德、法)已于10月26日启动了为期一周的抗议活动,以期引起社会各界对医护人力资源配置问题的关注。

瓦莱州:濒临极限

与此同时,瓦莱州发出预警,鉴于入院接受治疗的新冠病毒感染重症患者数量不断增加,该州各家医院即将拉响新冠病毒最高级别警报。

据瓦莱州政府委员克里斯多福·达尔伯雷(Christophe Darbellay)在接受《周日报》采访时透露,截至目前,在该州中西部地区医疗机构为重症患者预留的120张床位中,已有100张重症监护床位被占用。

瓦莱州是瑞士范围内受第二波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本周之初,该州已实施部分封锁。

达尔伯雷表示,倘若再不及时采取相应措施、任由疫情发展,瓦莱州将有可能会面临全面封锁-而这对商家和尚处于施工阶段的各处建筑工地而言,无疑会是一场“经济灾难”。因此,他呼吁该州政府采取更强有力的防疫措施,并吁请联邦政府提供更多的资金,从而帮助瓦莱州抗击新冠病毒、缓解疫情对当地的冲击。

日内瓦大学医院也于10月25日呼吁已退休医护人员、以及正处于无薪休假状态的医务工作者,在自愿的基础上重返工作岗位,为病患提供救治。该院院长贝特朗·勒夫拉特(Bertrand Levrat)在接受瑞士新闻通讯社Keystone-SDA采访时介绍称,该院于今年春季瑞士第一波新冠疫情期间收治的550名住院患者人数最高峰值“纪录”,将在未来数日内被刷新。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