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全民公投 瑞士的能源未来由人民决定

瑞士5所核电站的发电量约占瑞士电力总量的三分之一。

瑞士5所核电站的发电量约占瑞士电力总量的三分之一。

(Keystone)

瑞士选民应该就国会通过的2050能源策略(Stratégie énergétique 2050)表达自己的心声,此项策略的反对者成功地发起了一次全民公投,瑞士人民将就是否放弃核能依靠可再生能源进行表决。

瑞士希望终止核电时代,2011年,就在日本福岛(Fukushima)核事故几周过后,瑞士联邦委员会做出了放弃核能的决定。政府因此制订出《2050能源策略》(多语)外部链接,该庞大工程为瑞士能源的深刻变革奠定了基础。

除了循序渐进地关闭国内的5所核电站-在服役期满后停止运营以外,《2050能源策略》还特别规定:推广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瑞士政府的目的是确保可靠的能源供应,减少对进口化石能源的依赖性。

(swissinfo.ch)

尽管政府已将最初制定的目标进行下调,《2050能源策略》首先提出的一系列措施已被国会通过,当时在国会进行投票时,右翼党派表现得忧心忡忡,左翼党派却雄心勃勃,并且以多数赞同票占了上风。

经过两年的讨论之后,新的联邦能源法规得以通过,新法除了规定禁止筹建新的核电站、为推广“新型”可再生能源(风能、太阳能、生物质……)确定参照值以外;也表示支持瑞士能源体系的支柱之一-目前举步维艰的水力发电系统;还规定了减少建筑、机动车辆以及电气设备的能源消耗。

自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能源转折之初,瑞士人民党(UDC,右翼保守党)就开始唱对头戏,并且成功发起了反对新的能源法的一项全民公投。在能源联合会以及几家经济与工业保护协会的支持下,瑞士人民党收集了68’000个有效签名(50’000个签名就可发起公投要求否决新法案)。今年5月21日,将由瑞士选民决定瑞士能源政策的未来。

放弃核能,瑞士的机遇所在

“能源领域正在经历一场全球性翻天覆地的变化,低廉的能源价格、不断发展的新兴技术都为这场变革推波助澜。”瑞士环境部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表示,为了推广《2050能源策略》,她发起了一场政府性宣传活动。她肯定地表示,通过能源修订案,政府和国会期望采取行动,保证瑞士未来安全的能源供应,同时创造就业机会并且保护气候。

一个策略,两个阶段

《2050能源策略》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提出的一系列措施规定:循序渐进地关闭瑞士的核电站;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就此规划,瑞士选民将于2017年5月21日进行表决。

相反,第二阶段则规定:引入气候税以及电税,对燃料和化石燃料以及电力消耗进行征税。今年3月8日,国民院(Conseil National)对此项提议进行否决之后,这一项目似乎已经注定流产。

“这是我们国家的一次重大机遇。”可再生能源与能源效率公司(AEE SUISSE)主任斯蒂芬·巴兹利(Stefan Batzli)对此表示赞同,其公司是拥护《2050能源策略》阵营(德、法)外部链接中的一员。“我们的能源基础设施越来越老化,运行过程中也不断出现问题,这从两年前停产的贝兹瑙I号(Beznau I)反应堆就可见一斑。因此,我们应该跟上时代的步伐,在未来10-20年我们还可以利用核能,在此期间,我们有可能利用可再生能源取代核能。这不是一场革命,而是已经起步的一个进程,”他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

在国会辩论过程中,绿党(Les Verts)代表、国会议员阿黛尔·托朗-古玛兹(Adèle Thorens Goumaz)肯定地表示,“在向当地安全洁净能源供应的过渡中,各大企业与个人都希望积极进行参与。在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多语)外部链接背景下,等待资金支持的一长串的项目就见证了这一点,充盈的电量会相当于我们3所最为古老的核电站的总发电量。”

为了为可再生能源提供资金,瑞士的消费者可能要支付更多电费。为了充盈电网,预期的电费将从每千瓦时(kWh)1.5生丁增加到2.3生丁。对一个四口之家,这意味着每年要多出40瑞郎的电费开支,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指出。然而,这一估算令《2050能源策略》的反对者十分惊讶,他们表示“这是欺骗人民的一个无耻的谎言。”

如果不是晴天又会如何?

瑞士人民党主席、拥护核能团体-“在理性的能源政策框架下采取行动”组织主席阿尔伯特·罗斯蒂(Albert Rösti)坚称,将能源消费减半将会“代价极其高昂”。

例如,需要更换所有现存的燃油集中供暖设备,瑞士1/2的建筑都是采用这种供热系统;还需要将机动车辆的行车里数减半以及对房地产和企业采取严厉措施,罗斯蒂指出。反对《2050能源策略》委员会(德、法)外部链接认为,这一能源转折造价将达2000亿瑞郎,拿一个四口之家来说,每年的电费支出就要3200瑞郎(洛伊特哈尔德表示这一估算是“错误的”)。

除了上述数字以外,令大多数《2050能源策略》反对者焦虑不安的是如何确保能源供应。他们担心,在不远的将来,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可能会供不应求,其可信度令人怀疑并且在价格上也不存在优势。“我们将不得不进口更多电能,尤其是在冬季的那几个月,那样我们就会更加依赖从国外进口电力,”罗斯蒂表示,对他来说,瑞士不应该放弃核能。

“如果遇到阴雨天或者是无风天,电力从何而来?”自由民主党(Parti libéral-radical)议员克里斯蒂安·沃塞尔福尔伦(Christian Wasserfallen)质疑说,他是《2050能源策略》的坚决反对者之一。这位政治家坚称,需要完全开放电力市场,而不是为可再生能源提供补助以及在能源领域设定更多的“条条框框”。

选民决定能源未来

正如2016年11月一样,瑞士的能源政策将由公民投票决定其命运。6个月前,选民们否决(54.2%的选民投了反对票)了一项“禁止筹建新的核电站、将现有核电站的服役期限定在45年之内”的公民动议。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投票分析显示,3/4的投票者支持瑞士摆脱核能。是否大多数选民还是支持瑞士政府和国会的提案,今年5月21日的公投即将揭开谜底。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