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国的瑞士DJ

瑞士DJ在中国

Michael Vonplon曾作为运输商人在香港工作过两年半。1996年,他迁往北京,学习中文。他希望能感受中国新一代年轻人的生活:他们的渴望、他们的反叛以及他们对个性的追求。

在这一时期,他建立了一个活动品牌:奶酪节奏(Cheesebeat)。他首次在中国组织了一些大型的音乐会,其中包括昆明石林的两天音乐狂欢节和中国长城上的锐舞派对。

Pro Helvetia的文化期刊«Passage»最新一期着重介绍了中国和日本。Michael Vonplon在这一期期刊中描写了中国的生活和音乐场景。

第一印象

他回忆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我刚到北京的时候,只有摇滚乐形成了真正的音乐场景:嘶哑的尖叫,快速而扭曲的吉它演奏,将日常艰辛生活中的忧虑和负担发泄出来。摇滚乐接受了资本主义加速的生活节奏。吉它对青年人来说,是一种在街头发泄个人心声的方式。”

Michael Vonplon仍寻找一种能够“使人释放蒸气,解放自己并找到快乐”的音乐活动。因此,他开始和几个中国朋友一起,在胡同中、自家的后院里,组织小型的派对。开始的时候,来参加派对的几乎都是外国人。这种新鲜的活动里,少数的中国人看似不知所措。“那时,只有很少的朋克来跳舞。”

直到Michael邀请了一个秘鲁民族乐队,快乐的秘鲁音乐在古老城市的狭窄街道中响起的时候,他才赢得了邻居们的心:很快,大半个地区的人们都合着陌生的音乐跳起舞来。

渐渐地,Michael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在公众场合组织庆祝派对。“如果警察把我们赶出街道,我们就第二天晚上在邻街再聚。”

长城锐舞派对

尽管收入不多,Michael还是在开始酒吧和小俱乐部里演出。他带去自己的唱片机,努力发展自己的表演部分。他和一名中国电台记者一起尝试打破新的记录:“1998年,我们是首先在长城上搞派对的人。600多人的远东多文化派对,由中国艺术家、音乐家、朋克、MC、记者、使馆人员、服装设计师、歌手和外国锐舞者及其他派对人士组成。人们高举双手,兴奋到天亮。”

Michael Vonplon非常喜欢中国人:“在那段时间,我结交了很多年轻的中国朋友。中国和开放的中国人民深深地吸引着我。”

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六名中国年轻人同住在北京中心的一条胡同里。他们整夜讨论,Michael不仅提高了中文水平,更了解了中国年轻艺术家,以及他们对中国发展的幻想、忧虑及希望。

飞越国界的联系

1999年,他返回瑞士后,仍然通过互联网和中国保持着联系,而且他不想失去这种联系:“通过这种相互的交流,也通过我在中国的多年旅行,有趣的计划和新设想会常常出现,无论是在瑞士还是在中国。”

因此,他在苏黎世建立一个两国文化交流的联合会。他认为:“对我来说经济和文化都很重要。未来的世界大国中国不仅应从经济上接近我们,也要从文化上。我认为,深入了解是非常有意义的,这要求两种文化相互交流。陈腐的说法和评价必须消除,而在中国现在化进程中的激动人心而批判的对立意见应被认识到。”

他已经为组织一个中国文化节筹划了很久,并且和著名的瑞士音乐家合作,努力实现在中国的俱乐部巡回演出。他的工作是提供关于音乐活动商业化的相关意见:“今天,中国的俱乐部文化正在向超高价位,固定模式及消费导向的鸡尾酒会发展,其中的亚文化很久就不存在了。”

Michael Vonplon希望,他和朋友们能够创建一种不同的俱乐部文化:“我们的联合会将在未来的几年内,尝试通过这种渠道,在中国实现新的艺术项目。当然,我们也希望在瑞士进行尝试,但看起来,这里的兴趣还没有真正地被唤醒。”

来源: «Passagen»(Pro Helvetia出版发行),原文作者:Michael Vonplon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