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多数犯罪青少年都有不好童年经历

苏黎世大学科学家称,大多数青少年暴力罪犯在童年时就有问题

苏黎世大学科学家称,大多数青少年暴力罪犯在童年时就有问题

(Keystone)

由于瑞士青少年被控在德国袭击陌生人的案件本月再次开庭,研究人员重新对采取极端暴力的青少年进行审视。

一项由苏黎世大学所作的研究收集了应法庭要求对犯有谋杀、强奸和其它严重罪行的青少年的心理评估材料,进行仔细分析,以找出可能存在的模式及能够采取的措施。这在瑞士还是首开先河之举。

“我们想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青少年,”苏黎世大学青少年精神医学系的报告主编人柯妮丽娅·拜斯勒(Cornelia Bess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她指出,分析结果显示青少年在15至17岁时最容易犯下严重罪行。这106名被研究的青少年中有三分之二在接受法庭要求的心理评估时处于这个年龄段。

也许更令人不安的是,每4个受评估对象中就有1个在14岁前就已经开始犯法。他们的犯罪行为常常愈演愈烈。

“如果你受到伤害,成了受害人,这令你感到愤怒,想看到有人受到惩罚,”拜斯勒说道:“我能理解这一点,但这么做毫无用处,因为这些青少年在监狱里只会变得更坏。你不得不医治他们。”

简而言之,惩罚会让犯罪青少年变得更加无法无天,她表示。

漫长历史

在慕尼黑受审的瑞士青少年都只有16岁,他们在学校组织的出游活动中怒气暴发,袭击了5个人,包括1名残疾人和1名保险推销员,后者的面部据称在殴打过程中被“毁容”。这3名青少年都曾有犯罪纪录。

苏黎世大学社会学讲师、剑桥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常务董事曼努埃尔·埃斯纳(Manuel Eisner)也认为,青少年很少突然犯下严重罪行。他的发现也印证了拜斯勒的报告,即大多数暴力青少年在入学前就已麻烦惹身。

“漫长的历史往往从幼儿园时就已开始,”埃斯纳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透露。

“小孩子会动武。他们会为玩具打架,这倒不是问题。大多数都不会继续。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漏网的,随着年纪增长、力气增大,人就变得越发危险,然后酒精与毒品也会掺和进来。现在的大问题是,这部分人和所有其他人的区别在哪里。”

拜斯勒的研究并未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从统计学角度来看待严重犯罪者。

融入、融入、融入

为使分析更加完整,拜斯勒和6人科研小组还对这些在2004至2006年间年龄在10至18岁青少年的评估材料作了深入研究。

有些浮现出的主题很常见:来自贫困、虐待、受教育程度低,且具有移民背景家庭的男性常出现在报告中。另一些则更为微妙。与那些有一位缺乏或没有职业技能的父亲的犯罪者(68%)相比,更多的犯罪者有一位没有职业技能的母亲(75%)。

被研究的这些犯罪者中几乎一半不是瑞士人,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有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家庭成员。埃斯纳没有参加这次的分析,他表示,带有歧视和丑化的“一个负反馈环”往往会导致巴尔干青少年“自我堕落”。

但拜斯勒指出,这一分析结果应作为对社会的呼吁,让我们思考应当怎样对待犯有严重罪行的青少年。

“如果这些青少年进了监狱,并没有悔改,他们就失去了融入社会的机会,”她强调。

“他们必须受到惩罚。他们必须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罪行的反应。可他们必须得到融入社会的机会。”

而这意味着,社会必须审视这些青少年的家庭,讨论支持他们及其家人的方式,并帮助他们得到工作和教育,她提出。

“这是另一个方向与机遇,”她最后补充。

瑞士资讯(swissinfo.ch),Tim Neville

审理中的案件

今年3月的第二周,慕尼黑青少年法庭审讯了3名来自苏黎世州的16岁少年。

他们的下一次听证会定于3月29日。4月份还安排了另一次听证。

他们被控在2009年7月的人身攻击中谋杀未遂,并造成受害人重伤。

他们在瑞士都有犯罪纪录。

这3人都曾受到过处罚,其中1人是因盗窃和非法入室罪,另1人因人身伤害罪,第3人则因人身侵犯和抢劫未遂罪。

他们3人为此都曾受到9天至4周的社区服务处罚。其中1人还曾在2008年9月接受心理治疗。

这次他们被指控于去年7月1日清晨在慕尼黑老城攻击3名无业男性。

之后他们又几乎将1名德国商人殴打致死。在回家路上,他们又袭击了1名学生。

之前这3名青少年曾喝了酒,并吸食了大麻。

信息框结尾

青少年罪犯

根据联邦警察局报告,在瑞士有大约500名年轻的严重多次犯罪者。

据说大多数是有移民背景的年轻男性-其中大部分来自巴尔干国家和土耳其,他们还普遍参与种族混合的团伙。此外他们一般都有家庭、学校、工作和毒品问题。

在瑞士法语区,警察还在谈论来自北非及其它非洲国家人口造成的问题。

女性团伙似乎是一个例外。一个没有专家异议的领域是近年来青少年犯罪质的变化,尤其是攻击恶劣性的增长和个人罪行强度的加大。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