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舞台上的瑞士:從二戰後到疫情中

1945年二戰結束後,一隊美國大兵愉快地走出琉森火車站。他們是來這裡共同休假的-由美國政府出資,作為對他們戰爭貢獻的獎勵。 Keystone / Str

75年前,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歐洲和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是滿目瘡痍,唯獨瑞士的情況卻很好。歷史學家Jakob Tanner向瑞士資訊swissinfo.ch分析講述了戰後時期的瑞士及其對瑞歐關係的長期影響。

Jakob Schönhagen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瑞士是怎樣度過二戰末期的?

Jakob Tanner:瑞士可謂是“鬆了口氣”。當時瑞士社會處於“懸空”狀態,人們感到前途未卜。經濟方面,瑞士因為其完好的基建和高效的工業脫穎而出。但與此同時,人們的情緒出現了兩極分化:自二戰中期以來,勞資糾紛越來越多,人們開始未雨綢繆。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瑞士在二戰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瑞士無法擺脫歐洲的勢力範圍。對歐洲來說是,瑞士是貿易中心、黃金轉盤、特務機構熱點、轉移資產的安全港灣和受迫害者的避難所-儘管瑞士政府於1942年對逃難者關閉了國境。

Jakob Tanner,蘇黎世大學社會和經濟史研究中心名譽教授,被認為是瑞士當代最重要的歷史學家之一。 Keystone / Steffen Schmidt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人們現在總會說到“漫長的戰後時期”。這段歷史時間對瑞士有何影響?

到了1948年,重要決定已經塵埃落定。戰爭結束時,女性們期望她們在戰時做的巨大貢獻能以獲得選舉權的方式得以回報。但聯邦議會卻堅持認為,民主是男人們的事情。到最後,民主制度力量減半,男性服兵役制度的過度發展,瑞士女性在1971年之前,都不得參加投票。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在同一時期,新的國際秩序也正在建立。

瑞士密切跟進了聯合國的建立過程。 1920年,瑞士加入國際聯盟;1945年,人們意識到這個中立小國依賴於新的安全架構。但是瑞士更願意保持政治旁觀者的角色,因此很快撤銷了加入聯合國的計劃。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在歐洲也是如此嗎?

戰後,瑞士是歐洲運動的據點。但是,該國施行的是“獨行俠”政策。主導的觀點是,歐洲必須變得“更瑞士”,瑞士才能變得“更歐洲”-過去是這樣,如今也是如此。

瑞士資訊swissinfo.ch:這種背景下,瑞士在很長時間裡,以“特例”身份示人。 1945年以來,瑞士的發展也是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

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獨到之處。從這個角度看,只存在“與眾不同”的道路。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和很多共同之處?

對,比如所有歐洲國家都經歷了經濟奇蹟。而瑞歐關係之緊密不僅僅表現在經濟領域。成千上萬勞動力的流動也為經濟的迅猛發展創造了條件。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冷戰結束又是一個契機。

只是乍看如此。因為隨著經濟的國際化,瑞士的國家神話淡化了。 1992年,聯邦委員會提出了加入歐洲共同體的議案。但同年年底,在人民黨黨魁大企業家布勞赫的帶領下,瑞士右翼黨派發起有力攻勢,阻礙了瑞士進入歐洲經濟區的步伐。從此之後,和歐盟保持精神距離的、人道、中立、繁榮的“小瑞士”形像從此樹立-這一關係建立的後果至今仍感受得到。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我們這樣就說到當下:很多人覺得,1945年以來形成的價值觀和機構制度目前正受到衝擊。

這取決於您怎麼看待當前局勢和新冠病毒危機。媒體不斷提及緊急法案和二戰時期的不確定性。但是,我並不覺得拿現在和當年的戰爭局勢相比很恰當。相反,應該看到,1945年後,機構制度基礎得以形成,而且極為穩固。聯合國和1948年建立的世界衛生組織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而且“全球治理”的課題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為當務之急。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