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并不难"

最让西方人“发怵”的就是汉字 swissinfo.ch

在高中学汉语,为什么不呢?瑞士很多中学都已经开设了汉语兴趣课,其中就有纳沙泰尔的Denis-de-Rougemont高中。而且,这所学校还有意将汉语课归入高中教学体系的可选科目范畴。也就是说,如果成功,中文课将成为瑞士高中的正式课程。一起来走近这个正在酝酿这一“先锋项目”的学校。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6月17日 - 10:56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看,这个字中心有一线贯穿,它的意思就是‘中’。记汉字其实很简单,因为其中有逻辑可循。”16岁的Marjane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讲解着中文的秘密。记者一头雾水,而Marjane满眼兴奋。

快晚上了,纳沙泰尔Denis-de-Rougemont高中的750名学生大多都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校舍走廊里已经空空荡荡。但还有15名高一的学生,放学后没有去玩儿,而是留下来上黄世宜老师的中文兴趣课。今天班上有9个学生。

“中文”即“天书”

课桌上铺满一张张写满中文和拼音的纸条。学生的任务是翻译并阅读上面的句子。“wŏ jiào xiăo yuè nĭ shì shuí ? … 我叫小月,你是谁?”Marjane边读边翻译,没有丝毫迟疑。对于学中文刚刚8个多月、每周有90分钟课时的学生来说,达到如此的中文水平令人惊讶。

Justine比其他同学晚了几个星期加入中文班。学期初,她没有下定决心学中文,就是害怕汉语太难学。而今天她说:“其实,中文没人想象的那么难。比如说,语法就很简单。”

黄世宜老师经常会碰到“把中文比作天书”的人:“为了形容一个东西难以理解,法语里有一个表达就是‘c’est du chinois’(这是中文)。很多人以为学中文就至少要记住一千个汉字。其实,一开始几百个字就够用了。另外,中文里既没有动词变位,也没有格的变化。”

一切源于语言的魅力

Maya认为中文最难学的是汉字,她的同学-甚至也许所有学中文的西方人-都有同样的感想。

黄老师介绍说:“我在最初的教学中非常重视将拼音和汉字两个体系完全分开,因为它们走的是两个根本不同的路子。学习半年之后,就可以开始把语言的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

那么,学生们学习汉语的动力是什么?是为了将来从事同中文相关的职业吗?

Marjane 回答道:“不,纯粹是出于个人兴趣。通过这门语言,我可以学会以不同的方式思维。” Alasdair也认为职业需要是其次,他说:“我最感兴趣的是中国文化和汉字,我觉得这是中文的魅力所在。”

Pierrick是班上唯一去过中国的学生,他的梦想是在外交界工作,也许有一天就会去东方,他说:“我热爱亚洲文化,而中国是一个有很好前景的大国。”

关于今后的中文学习,Maya早已有了明确的打算:“等这个中文课结束了,我会继续私人课程,到了18岁,我想在中国待一年。”

教学目标

从语言角度来说,纳沙泰尔Denis-de-Rougemont中学的目标是:经过2年(每周2-3课时)的学习,学生们能够达到汉语水平考试HSK三级的水平。

达到该水平的人可以用汉语进行日常生活对话。

另外,该课程的另一教学目标是让学生们了解各个汉语地区的文化,而不仅仅限于中国大陆的地理范围。

End of insertion

“真正”的科目

Denis-de-Rougemont高中的汉语课设立于2010-2011学年,目前每班授课一年。今后,中文课在这里还应该会得到快速的发展。

在州政府的支持下,该学校已向瑞士高中毕业考试委员会(Commission suisse de maturité)提出试行一项实验性项目的申请,希望能够将“汉语及中国文化”课程设置为高中二、三年级的正式可选科目(纳沙泰尔州的高中学制3年)。

如果这个申请得到接受,这将成为一个“瑞士第一”:从2014-2015学年开始,中文课将被列入高中正式可选课程。目前属于此类的科目有:化学、生物、法律、哲学和历史等。这些可选课的设置旨在帮助学生们巩固或扩展他们高中阶段所选的学科方向。

瑞士的会考(毕业考试)制度

瑞士的高中会考包含至少10门基本学科,其中有母语及两门外语(至少一门是国家语言,另有英语、拉丁语和希腊语)。

从第二学年开始(在某些州从一年级起),每个高中学生都要选择一个特选科目,给学业以导向或侧重。该科目可以是一门古老语言、生物、化学或者经济法律课程。

毕业前一年,学生还可选修一门补充科目,以加强在所选学业方向的知识深度和广度。Denis-de-Rougemont高中有意将汉语及中国文化课程设立为此类课程。

End of insertion

考试?为什么不呢?

黄世宜老师相信,如果项目申请通过,中文课的教学效果会得到大幅提升。一方面,因为每周的授课时间将从1个半小时增加到3个小时;另一方面,学生的学习动力也会增强。“学生们现在当然也很有动力,但是目前中文只是一门兴趣课,而且他们其他的课业任务总是很重,所以在学中文上花的精力是有限的。”

如果变成正式可选课程,汉语及中国文化课则可以同其他科目一样,成为高中毕业的考试科目。在黄老师的学生眼里,这是相当关键的一点。Pierrick说:“我们在家只学一小会儿中文,或者根本不看。要是设了考试,我们会更用功,而且还可以和其他学中文的学生有所比较”。

扩展视野

Denis-de-Rougemont高中的校长Philippe Robert表示:“我们的愿望就是加强关于亚洲世界的教学,现在的科目有些过分集中于欧洲,而忽视了亚洲这个世界组成部分。我们在学生当中做的调查也证实了他们对此抱有兴趣。”

瑞士高中毕业考试委员会的职责是监控教学合乎规范,它将在今年6月底对Denis-de-Rougemont高中的申请给予答复。对此项目感兴趣的还有分别在巴塞尔和韦廷根(Wettingen)的另外两所高中。

Philippe Robert指出:“还是存在一些顾虑的,人们尤其担心的是可选课程的设定过泛,从而影响了拉丁语和希腊语等其他科目。但是我认为,公共教育应该有超前的眼光,学生们应该对一个迟早都要接触到的文化有所了解。”

更何况,纳沙泰尔位处瑞士汝拉地带,这里是瑞士钟表业的摇篮-也正因如此,它和中国有着越来越多的经济往来。

不过,Denis-de-Rougemont的校长强调,作为可选科目,汉语及中国文化课不仅仅是教授一门新语言。他说:“这将是一门围绕中文和中国文化的课程。它会发展成一门跨学科科目,因为教学会涉及到哲学或书法等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