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民俗露天博物馆 瑞士博物馆文化:珍惜历史始得永恒

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

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

(Ballenberg Museum)

世界上也许没有很多国家会像瑞士一样对博物馆建设如此着迷。如果在瑞士的博物馆分布图上为这里的每一家博物馆都亮起一盏灯,它们一起发出的光芒肯定会让你暗暗一惊。一个面积仅仅如半个重庆大小一样的袖珍小国却坐拥了高达一千多家大小不一风格各异的博物馆。

它们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像繁星一样密集,也像繁星一样闪烁,一并照亮了整个瑞士博物馆文化的夜空。 

按照藏品以及功能的不同,瑞士博物馆协会为本国的博物馆大致归纳成八个类别 ,分别是考古博物馆,艺术博物馆,历史博物馆,民族博物馆,主题博物馆,历史自然博物馆,地区博物馆以及技术博物馆。 

不过,这种划分并不是绝对的。尤其是在展现瑞士近代人文生活形态和民族风俗的博物馆中,有为数不少的博物馆都可以被归纳在双重甚至多重的类别,它们也许从局部上反映一方水土的地方特色,但又从整体上泄露出历史的微妙变化,与整个民族的格局遥相呼应。所以它们既是地区的,也可以是民族的甚至是历史的,同时担当起多重的功能,饰演着并不单一的角色。 

精典特刊 瑞士的文化和自然遗产

瑞士有11个地方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这些过去的珍贵财富,应该为后人将其保存下去。一段穿越的历史长河的旅行,将你带入过去的时光,去发现世纪以来人类珍品...

要是你带着像解谜般的心情来到瑞士,除了雪山与湖泊,手表和奶酪,到这些博物馆来参观采风,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它们每一个都像一个社会的缩影,既隐藏着历史的玄机,也透露出人文的智慧。一步走进去,就如走进一条条时光的隧道,遇见一个个历史的现场,每一个迈步都是一次深情的回眸,让人在古老的时光里去享受那些品咂不尽的旧时风貌。 

露天博物馆:能触摸的历史与民俗 

一百多年前在北欧掀起的露天博物馆热是近代民俗博物馆发展中一个重要的标记。了解博物馆历史发展的人也许知道,1891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落成的露天博物馆是世界上露天博物馆的首创,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其实在同一时间,瑞士已经有人把相同的想法提了出来,但由于多种原因,直到1963年,瑞士联邦委员会才成立了专家委员会正式讨论巴伦伯格(Ballenberg)露天博物馆(德)外部链接的承建问题。

1968年博物馆进入正式奠基阶段,着手为那些有历史与文物价值但年久失修的老房子登记入册。十年后的1978年,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在伯尔尼州终于正式落成,开始对外开放。 

为了确保带有不同地方特征的旧建筑和老房子能够在全国的海选中被均衡地挑选出来,政府把建设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的整个学术基础都交由专门研究瑞士农舍的本国专业人士进行规划。

在开放的初期阶段,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的规模并不算大,只有16座古旧民居。2年后慢慢递增至25座,到了1985年达到61座。今天,馆区内已经拥有老房子及其他辅助建筑物超过100座。 

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的重大意义在于它既不是一个微缩景观类型的博物馆,也不是仿古式的重建,而是把各具代表性的瑞士民居与附带建筑物作为人文见证与人类遗产整个移挪,重新辟地集中建立在博物馆区域内66公顷大的专用土地上。 这种对历史的尊重和挽敬之情甚至体现在每一栋老房子旁边的展牌上,这些图标都认真地标注下老房子的原址,甚至用不同的文字阐述了老房子的历史,务求一砖一瓦都保留下原来的面貌,不让时光或者搬迁销蚀掉任何一个相联的细节。 

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的动物多达250只

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的动物多达250只

(Ballenberg museum)

这种用心的保护和记录使今天的巴伦伯格露天博物馆能够以一个原汁原味的传统村镇示人,除了房舍、教室、粮仓、店铺、作坊、磨房、畜舍都与过去一样,还有花园,田野,牧场,草地甚至代表整个本国家畜范围的动物多达250只。

参观者可以自己动手参与劳动

参观者可以自己动手参与劳动

(Ballenberg Museum)

不仅如此,馆内还有30多种手工作坊的制作还原展示,制陶、织布、钩针、打羊毛、做面包、熏香肠、制奶酪。。。参观者不仅能见到本国的真人示范,还可以自己动手参与劳动,如果有需要,甚至可以在这里旧式的理发铺里让老师傅用传统的古旧方法帮你剃个头刮刮胡子,以鲜活而生动的方式去唤醒那些沉睡的记忆。 

馆内提供传统方法的剃头和刮胡子服务

(作者提供)

地区博物馆:每个人都是历史的倒影 

国家级别的露天博物馆能让人从宏观上去了解一个国家历史中整体的人文生活形态,而地区博物馆的收藏和展览又是一种辅助,能从微观上去发现更多关于传统与民俗的风貌。在瑞士,这种对历史的真诚把一种毫无功利的文化事业推到极致,像呵护祖先的基因不被时间所吞没一样虔诚,让后人永远有参照物去明白自己的进化。  

这种地区性的博物馆能够很方便就从瑞士博物馆网站或者地区的旅游局查找得到。它们在瑞士遍地开花,几乎每个城市每个地区甚至每个乡村都有,像岁月的收容所,以卓见的眼光和珍惜历史的强烈责任感去尽力呵护一个地区所有的人文文明活动痕迹。 

今年5月,笔者有幸在阿劳州的小村庄Kolliken第二次参观这里的地区博物馆Strohhaus Dorfmuseum(德)外部链接。负责看守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告诉瑞士资讯记者,跟大部分瑞士的地区博物馆一样,这座博物馆原来是一座普通的农舍,房子本身已经有超过200年的历史,由于闲置但房子的面貌和位置还甚好,最后由村民投票赞成改造成村里自己的博物馆,并于1987年正式落成。

与其他的地区博物馆一样,Strohhaus Dorfmuseum由村政府实行独立管理,包括藏品的收集,整理以及运作。从普通民居到地区博物馆,在角色转变的过程中这座房子基本保持了原来的面貌。 

Kolliken Strohhaus Dorfmuseum

Kolliken Strohhaus Dorfmuseum

(作者提供)

地区博物馆的藏品一般都是本地收集,由热心的村民免费捐献。这些藏品包括不同年代的农业用具,如犁田机、割草机、播种机、脱谷机等,还有近代手工业生产工具覆盖纺线、织布、制烟、修鞋、洗衣等等,甚至有各种透视人民日常生活的小物件,例如腌制和储存蔬菜过冬的机器和用具,各种酿酒的木桶,甚至细微到根类蔬菜和鲜蛋的传统保存方法等等都有实物展示。  

很多传统的用具都是手工的作品,同时也是时间和历史的作品。每一件小小的藏品就是一个文化的见证和历史的缩影,像时光的颗粒,保留了岁月的质感,使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位后人在回顾自己祖辈的历史时都不至于含糊其词,更不会让走过的路显得湮灭不清。 

笔者在二楼的生活用品陈列室的楼梯口旁甚至见到有从当地收集的旧式捕鼠器将近20个,它们来自不同的年代,每一个都各具形态,大小也不尽相同,像一个个时光的谜面,还原一种真实的信息。同时,也是自然地理的倒影,历史进化的倒影和人类内心的倒影。尽管已经锈迹斑斑,但那种活泼的生锈不仅为文明留下了前进的轨迹,也正好说明博物馆未必只是珍贵文物或者鼎铛玉石的收容之地。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参与历史的一部分。 

管理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还很自豪地告诉笔者,从大概100年前开始,出于火灾等因素的顾虑,瑞士绝大部分以干草做房顶的老房子都逐渐转变成木质的屋顶,经历了一场彻底的改造。由于这座农舍原主人对传统的固执,使这座老房子的房顶保留了以干草做房顶的传统面貌,在今天成为了建筑文物保存典范中的典范。 

博物馆艺术:勇于尝试新概念 

历史收藏品如同历史本身一样都是不容纂改的,但是博物馆展示的形式却是可以灵活变换的。在Tafers 的地区博物馆Sensler Museum(德)外部链接,记者看到了这种变化。Sensler Museum的前身是一所学校,这座木房子建于1780年,于1975年改作地区博物馆之用,在今年夏天刚好迎来40周年的纪念。 

Sensler museum

Sensler museum

(作者提供)

一跨入这家博物馆,笔者马上有了与众不同的感觉。这里藏品的展览形似已经与传统有别,其中有例如声像和影像等现代科技的投入,展品在陈设上也简洁得多,有让传统藏品与现代视觉艺术相结合的愿望。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说,这个改革发生在2013年,但对于新的面貌,目前当地民众尚且各有看法,意见不一。 

不管形式如何,对旧物的依恋都是一份对时光的依恋,对历史的依恋以及对人类文明发展过程的依恋。在瑞士,我们可以从这份执著里去发现一种自信,发现一种精神。它并不与时代成长的脚步形成对抗,相反,它以实物自我言说的方法去记录下这种发展的脚步,让历史无论长短都不会出现断裂的痕迹,且能起到交流和教育等重要社会作用,使保护历史与时代进步并行不悸。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