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艺术家在昆明

昊芜《东游记》的作品-天下

在瑞士,昊芜(Raoul)是搞视觉艺术的,在一家画廊工作。2010年10月-2011年5月,因为获得了苏黎世的画廊奖学金,他得以在中国的春城-昆明待了半年。他用他独特的视角和对视觉艺术的敏感,向记者讲述了他眼中的昆明。

中国昆明是瑞士苏黎世的姐妹友好城市,昊芜在获得苏黎世奖学金后,放弃了纽约、巴黎等一系列世界公认的艺术之都,选择了遥远而陌生的昆明作为短期的艺术创作交流之地,“我向往有更多的时间和陌生感,”他说。

就这样,去年10月,不会说中文,看不懂汉字,对中国知之甚少的昊芜踏上了前往昆明的旅程。

就这样被抛到中国

“现在我有了一种自信,即使不会当地的语言,也可以在陌生的地方生活,”昊芜(Raoul Müller)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说。去中国之前,他最大的心理障碍就是语言,汉字如同天书,他担心自己被抛到中国后会手足无措。

“在我之前,已有两位奖学金获得者去过昆明,但因为初合作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他们遭遇了不少困难。这次合作方特意派昆明943工作室的刘丽芬专门负责我的驻地工作,”昊芜在提到这个中文名字时咬字非常清晰准确,“所以我没什么麻烦,也不惧怕方块字了。而且我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工作室,我觉得中国人的家庭意识很强,那里就像一个家一样”。

“在昆明我自己住一套房,可以自由地安排生活,经常利用深夜至凌晨的时间在街头拍照,尽管后来有人警告我说要注意安全,”昊芜偷笑了一下接着谈到:“昆明给我的感觉就像小城市,很安宁,也很安全。虽然也有高楼大厦,但那种随意的态度,没有那么多规矩-即使是在大街上(笑),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给了我这种感觉”。

灵光一显

才到昆明,昊芜就受邀参加一个昆明大学的艺术展,幸好他早有准备,已备好一套名为“汽车内部”的作品,正是这组展现不同车主籍贯、性格的车厢照片,让他获得了苏黎世市的画廊奖学金。然而他很快明白,这在中国行不通。

“中国人觉得这组作品很奇怪,因为在中国,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分割。所以我试图通过汽车玻璃窗表现的这种分割-车内是一个私人世界,车外是公共世界,中国人并不理解,至少也是没有很深的感触。我在夜里拍照的时候,有一个人好奇地站在我身边,跟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想看清我到底在干什么,只有几厘米,这让我很惊讶。所以我知道,这组作品放到中国,不行,那里有另一种背景”。

中国人与西方人的审美和接受方式很不一样,这也体现在对昊芜另两组作品的评价上。在从昆明到景洪的路上,昊芜在一个市场里突然被艳丽的大幅年画迷住了,于是买了几幅,但究竟用它们来做些什么,他还不知道。在逛泰国曼谷的唐人街时,他看到了舞狮的和舞龙的,都带着巨大的头套;街上还有小孩子带着大头娃娃面具,他一下子被这些面具迷住了,期待中的美好,与面具后被掩藏的真实,这种曲折的表达不正是他想呈现的吗?他于是取《西游记》之意,创作出一组自己的《东游记》,他抓在手中的擀面杖、皮带和衣架,都可以诠释另一种内容,理想与现实,喜庆与喜庆的背后。他取自电影《英雄》中“天下”之意,为这组作品命名为:“Alle unter einem Himmel”(德语:所有的在一个天空之下)。

但这组图片并没有赢得中国朋友的赞赏和理解,相反,另一组同样是表达理想与现实的图片:树立在楼盘前的楼盘模拟图组照,却获得了更多的认同。获许这类直白、直观的视觉艺术作品,比曲折的表达更容易得到中国人的接受。

中国的现代艺术,对昊芜的打动也不是很多,他更欣赏传统的中国艺术,他直率地表示,作为一个画廊工作者,他认为中国在艺术展示技巧方面,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大概是为了迎合富人阶层的喜好,很多画框都选用宽大厚重的质地,以显得很值钱,他并不以为然。此外,他看到的一些摄影艺术作品固然很美,但创新不多,总让他联想起西方以前的著名摄影艺术家,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的艺术教育太注重于传统。

让人感动的是生活

与北京、西安、上海等大都市不同,昆明城并没有不计其数的名胜古迹,也没有名目繁多的文化生活和夜生活,“10点以后,街头基本都沉寂了,城里也很黑,”昊芜说,但是他找到了在其他地方都找不到的奇妙之所:花市,那是他最喜欢的地方,流连忘返。

“那里没有人关注我这个大鼻子,都在忙着做生意。到处是鲜花和香气,透着一股自然和生活的醇正味道,” 昊芜展示着他在昆明花市拍摄的照片,画面上是生意人全神贯注的样子,点货、讨价还价,中国市场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特别喜欢他们摆鲜花的样子,”他指着一张照片说,图中的鲜花一束束紧紧拴在一起,被摆成了几个井字型。

他还叫了刘丽芬一起来看,起初丽芬并不是很感兴趣,因为她已在昆明住了10年,从来没有勇气早上3点爬起来打车“直捣”花市。可在花市里,“我从未见她这么快乐过,”昊芜说:“其实中国人很喜欢花的,中国人照相不总是这样嘛,在鲜花旁,”说着他还摆出了一幅“拈花微笑图”的架势。

因为在苏黎世和汉堡全学的是视觉艺术,所以他对中国的感受与众不同,他赞赏市场里农妇们花红粉绿、浓墨重彩的装束,享受在凌晨花市中闪烁的手电筒灯光,着迷于一字排开既可以卖东西还可以吃饭睡觉的商铺。他最喜欢的,是中国的生活,平凡、随意的昆明世俗生活。他也希望,这种生活还可以为他今后的创作带来更多。

Raoul Müller

昊芜(Raoul Müller)出生于1975年苏黎世州,父母均为瑞士人。

1999–2000:苏黎世艺术高等院校:预备班,电影

2000-2004:苏黎世艺术高等院校:图像艺术

2002:汉堡图像艺术高等院校:绘画/绘图,师从Werner Büttner教授

毕业后在苏黎世、阿尔高等地参加多次画廊展览。

2010年荣获苏黎世市画廊奖学金,后赴昆明进行交流。

2010-2011年在昆明大学、昆明943工作室携作品参展。

信息框结尾

苏黎世图像艺术奖学金

该奖学金面向居住、且在苏黎世纳税的图像艺术家们。

评选该奖学金共分两个步骤:在年初第一季度,专家对收到的作品资料进行初选;夏季,进入复选的艺术家将作品原作送交评委评审。

所有进入复选的作品都将于7-8月在苏黎世Helmhaus展出。

奖品是奖金、艺术经纪奖学金,或在国外的短期交流机会。可选择在热那亚、昆明、纽约、巴黎或开罗(不定期)进行交流。

信息框结尾

2011年获奖者:

奖金,每人1.8万瑞朗
Cristian Andersen
Soren Berner
Bianca Brunner
Marianne Halter
Niklaus Rüegg
Lena Maria Thüring
Christian Vetter

画廊奖:

Patrick Hari (昆明)
Georg Keller (巴黎)
Elodie Pong (纽约)
Roland Roos (热那亚)
Guadalupe Ruiz (热那亚)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