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真的是模范缴税者吗?

政府想要得到关于偷税的确凿数字难如海底捞针。 Ex-press

在政治讨论中,瑞士人通常被描述为是具有很高税收道德的公民,但事实却并非“田园诗般美好”。和其他地方一样,瑞士的逃税现象也为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但清算这一现象却着实是个挑战。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7月05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索洛图恩州Egerkingen镇的镇政府刚刚公开了6个纳税人的姓名,因为尽管他们的收入达到缴税水平,但几年来都未曾履行纳税义务。按照数据保护法的规定,政府的这一决定有违法律,可能会让相关官员们惹上官司。

这个故事并不是个别现象。可见,即使是面对瑞士公民,税务机关也不能放下所有“警惕”。

为了让未报税的黑钱浮出水面,联邦及州级监管机构都纷纷在近几年发出赦免政策,以鼓励那些逃税人(或那些“忘记报税”的健忘者)自发交待实情。

瑞士联邦也于2010年开始实行了一项部分赦免政策,该政策保证纳税人可以自觉规范自己以往不合乎规定的纳税行为,而不遭受罚款处罚-他们要补缴10年来的逃漏税款,如果涉及未申报的遗产收入,补税则要到追溯至3年以前。

每位纳税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享有这一优惠政策。去年就有超过3900人补交了税款,让联邦追回了1.74亿瑞郎的税金。而这一数字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达到了2.13亿和2.5亿瑞郎。

冰山一角

在此方向上,瑞士汝拉州的步伐迈得更远:当地纳税人如果逃税在5.1万瑞郎之内,可免于补税及罚款之惩。该项规定于2010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的期限内生效,汝拉州政府估算该赦免令可以让3亿瑞郎的逃税款“重见天日”(该数目占全州120亿瑞郎报税总金额的2.5%),并可每年为汝拉州和各乡镇分别增加300万和200万瑞郎的收入。

由于赦免政策而曝光的金额其实只是冰山一角。没有人能够估计出藏在水下的部分有多大。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联系到的国家和州级的财政机关都表示,对于逃漏税款的金额没有可靠的统计。

重点对象:自由工作者

作为个人,骗税的途径有很多种,包括:隐瞒银行账户或其他形式的财产,收入不申报或在开支报告上做手脚。

工薪收入的纳税人作弊很难。因为,雇主每年都会在一份《收入证明》上明确写清雇员详尽的年收入,该证明要作为每年的报税资料上交。在很多州,该证明复印件会直接从用人单位递交到税务部门。所以,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可以隐瞒的收入只能是一些额外入账,而非主要收入来源。

但是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情况就更为复杂。Margret Kiener Nellen举例说:“我知道有一些牙医给病人20%的优惠,但是要直接现款结付。”这种情况属于双重偷税,一方面隐藏了收入,另一方面少缴了增值税。

另外,偷税的另一个途径是:在申报个人所得税时,人为地夸张可以免税的支出项目(公事外出的交通及用餐费用等)。此种偷税行为也是在自由职业者中更为普遍。

End of insertion

180亿?

瑞士国会国民院议员、财政委员会前主席、伯尔尼社会民主党成员Margret Kiener Nellen知道这其中的艰辛,为了能够对逃漏税款做出估算,她碰上过很多难题。最后疲于“应战”的她,只能自己独立做了计算。

她统计的主要根据是经济学教授Lars Feld和Bruno Frey主持的一项相关问题研究,该类调研目前为数极少。据两位教授估算,2006年瑞士全国未报税金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3.5%,但是并没给出具体数字。Margret Kiener Nellen将此比同瑞士家庭平均收入相结合,得到的计算结果是:全国1年的逃税总金额约为180亿瑞郎。

这位女政治家补充道:“我的计算还是比较严谨的。不过还是遭到了批评,一些经济学家认为,逃税金额比我的估算要少不止两倍。但不管怎样,这个数额都不会小。”

银行保密法

对于居住在瑞士的居民来说,银行保密法在未来也可能有失效的一天。

联邦政府正在研究统一国家涉税犯罪治理法规,该项目已提交审议,结果将在9月30日公布。如果通过,银行保密法在瑞士国内的效力也将下降:各州政府不仅只是在某人骗税时,可以向银行要求其存款信息,在避税的情况下也可以。 不过,该程序只是在嫌疑很大时、在刑事诉讼法的框架下执行。

对此持反对意见的右翼人士也组织起了一项名为《支持保护个人空间》的人民动议,该动议旨在阻止政府和银行间对瑞士居民账户信息的自动交换。

为了让议会接受审议,该动议的组织者需要在2014年12月4日之前收集到10万人的签名。

End of insertion

没有长期监管

在瑞士德语电视台经济节目ECO最近的一项访问调查中,95%的受访人都表示从未有过任何偷漏税行为。

瑞士国家高级公共管理学院(IDHEAP)公共财政学教授Nils Soguel对此表示怀疑,他说:“即使这类调查保证绝对的匿名性,人们也不会完全诚实地回答问题。”

Margret Kiener Nellen倒没有持如此不信任的态度。她说:“绝大多数人没有偷税的条件,他们的收入都写在工资证明上,不可能逃税。骗税的人主要是自由工作者和高收入人群。我是律师,见过真正钻法律空子的事情,比如以商业信托或基金会之名,把钱转入巴哈马这类境外的离岸金融中心。”

不管怎样,以绝大多数的瑞士公民都诚实报税为出发点,政府部门不会实施真正有体系的监察制度。汝拉税务局局长François Froidevaux表示:“我们只是通过普调进行监督,只有在骗税嫌疑很明显的时候才进行调查。”

Nils Soguel证实道:“税务机关不会事无巨细的审查。如果有举报,它们就得采取调查行动,要不然,它们管得还是比较松的。现在,很多网上报税系统甚至不要求报税人提供证明文件。”

银行秘密败下阵了?

另外,大环境也正在面临改变。出于国际上的巨大压力,瑞士的银行保密法有可能被瓦解,这也会牵扯到瑞士公民。看到美国政府向瑞士银行要求美国公民存款信息后,瑞士各州的政府也会希望有同样的待遇,能够获得有偷漏税嫌疑的瑞士纳税人的存款信息。

联邦政府近期表示有行动的愿望。Nils Soguel却并不为之雀跃 :“这将是一个坏消息。这意味着政府认为公民总会有什么藏着掖着。我们原本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体制将会转为‘权威至上’的性质。”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