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週日晚上8點你在哪裡?

“若不增加收視率,你就會被炒魷魚!”在蘇黎世拍攝的第一集《犯罪現場》裡,Ott(Carol Schuler飾,左)和Grandjean(Anna Pieri Zuercher飾)放下各自的成見,一起審視一條線索。 Srf/sava Hlavacek

有目擊者嗎? 《犯罪現場》(Tatort)即將在11月29日這個週日迎來播出50週年,這是世界上播出時間最長的犯罪劇。瑞士在近一半的時間裡都參與了這種方式獨特的國際聯合製作,但過程之中不乏意外轉折和(角色)被殺。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4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版《犯罪現場》沒有惡評如潮?是的,這是可能的。” 10月9日,也就是這部劇集在電視上播出第1'140集的第二天,瑞士新聞門戶網站Watson發表的評論文章中難掩其驚喜。

一切開始於一聲平地驚雷,確切的說是一具燃燒的屍體以及年輕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纏鬥。鑑於最近在美國、香港和白俄羅斯等各地發生的激烈的街頭抗議活動,這肯定是個熱門話題。但實際上,這些場景是40年前蘇黎世街頭的真實鏡頭。

這就是《蘇黎世在燃燒》(Züri brännt)這一集的開頭,劇中使用了原始資料影片,與一名新調查員前往“犯罪現場”途中的鏡頭互相穿插。燒焦的屍體和神秘的頭骨,是什麼將它們與上世紀80年代蘇黎世的朋克場景聯繫在一起?

最新的《犯罪現場》劇情總是會讓媒體興奮不已,而劇評家們在那一集上著了更多筆墨。繼發生在伯恩和琉森的故事之後,新調查員帶我們走進了一個新的瑞士城市。

“無敵的概念”

《犯罪現場》的製作方式在英語世界並無相似的例子。每年大約30個週日,即差不多每隔一週,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SRF)就會在晚上8點05分播出一集90分鐘的謀殺謎案,德國和奧地利的播出則在10分鐘之後。

然而,讓劇集與眾不同的是,謀殺案在不同的城市發生,並由不同的調查人員解決(目前已有23個調查小組)。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每年貢獻兩集,奧地利廣播集團貢獻兩到三集,其餘劇集則由德國的九個地方電視台聯合提供。

《犯罪現場》

《犯罪現場》是世界上播出時間最長的偵探懸疑劇。為了紀念其播出50週年,來自慕尼黑和多特蒙德的調查員將在兩集中聯手破案,播出時間為11月29日和12月6日。

《犯罪現場》雖仍是德國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但平均收看人數從上世紀70年代的2’500萬下降到了900萬。一般情況下會有約700萬德國觀眾收看瑞士版劇集(《蘇黎世在燃燒》吸引了745萬觀眾)。

另一部電視劇《歐洲警察》(Eurocops, 1988-1992年)也採用了類似的國際聯合製作的方式,有七個歐洲電視台(包括瑞士)參與製作。

《犯罪現場》目前仍在使用1970年製作的片頭外部链接,以及由德國音樂家Klaus Doldinger作曲的原創音樂(僅1979年和2004年有細微改動),他因為電影《從海底出擊》(Das Boot)配樂而聞名。

Roger Moore曾在2002年的劇集中客串出演(德)外部链接

《蘇黎世在燃燒》一集的聯合編劇Stefan Brunner告訴瑞士資訊:“《犯罪現場》有一個無敵的概念:調查小組來自不同城市,每個週日晚上的劇集展示的都是不同的小組。你可以陪伴調查人員數年之久,並與他們一起成長。”

End of insertion

他承認流媒體服務以及刑偵連續劇給《犯罪現場》帶來了挑戰,刑偵連續劇一般由8到10集構成一季,比如《邊橋謎案》(The Bridge)、《謀殺》(The Killing)和《真探》(True Detective),在看這類劇時觀眾可以瘋狂追劇,但是他堅持認為連續劇和《犯罪現場》、《神探高倫布》(Columbo)、《大偵探波洛》(Poirot)這樣每集獨立的傳統劇集都有市場,因為兩種劇滿足的是不同的觀眾需求。

“當然,在連續劇中你可以更深入地挖掘角色,但你也可能不想連續沉浸於一場漫長的思想旅程。而像《犯罪現場》這樣的系列劇也可以很連續:就像一位值得信賴的老朋友。你們每個星期日見面,你如果有事也可以跳過某個星期。”

的確,很多人都這麼做,比如蘇黎世的Piccolo Giardino餐廳多年來一直以“集體看劇”的方式觀看《犯罪現場》。

雖然大多數觀眾都對“謀殺”發生在蘇黎世而不是琉森感到高興,但是劇集移師蘇黎世,可以說是一次冒險之旅。

第一集《犯罪現場》由北德廣播公司(NDR)於1970年11月29日播出。不到一年之後,第一集奧地利版劇集問世。對於《犯罪現場》來說,其概念不僅僅是一部偵探劇:劇集通常還要通過習俗和厘語,呈現當地的歷史和風土人情。

例如,在《蘇黎世在燃燒》一集中,德國觀眾可以了解到瑞士1980年代發生的青年騷亂、瑞士對謀殺案的訴訟時效限制是30年,以及蘇黎世山(Zürichberg)是有錢人的住地,一杯咖啡就要5瑞郎以上。此外,一位新調查員帶有法語口音,這提醒人們,不是所有瑞士人都說瑞士德語。

瑞士直到1990年才加入劇集製作,劇中伯恩警探Howald及其助手Carlucci必須在瑞士首都處理一起案件,其中涉及一場頗有隱情的軍火交易、外交官之女的死亡以及Howarld自己女兒的死亡。

瑞士版《犯罪現場》的第一集於1990年4月在伯恩老城拍攝。從左至右:導演Urs Egger、Carlucci(Andrea Zogg飾)和Howald(Mathias Gnädinger飾) Keystone

但是,2002年,《犯罪現場》伯恩版在播出12起案件之後中斷。官方原因是資金問題。據報導,德國公共廣播公司(ARD)要求瑞士德語公共廣播電視台(時稱SF)將其製作量翻倍為每年兩集。瑞士一方不接受,最終一拍兩散。

“善意被砍”

然而,2010年瑞士改變了主意,重回《犯罪現場》聯合製作,每年在風景如畫的琉森拍攝兩集劇集。

最後一集《犯罪現場》琉森版於2019年10月播出,收到的大體上是負評。

《新蘇黎世報》(Neue Zürcher Zeitung)將終結琉森版《犯罪現場》的決定形容為“善意被砍”,評論文章寫道:“琉森州的劇集似乎總是無法結案。”

“瑞士版劇集緩慢而沉悶,這並不是因為(兩位演員),而是因為拙劣的劇本和單調的情節。相較於刑事案件本身,影片更關注琉森湖的風景。”

記者Charlotte Theile在德國長大,現居蘇黎世,據她認為,正是由於在粗糲的現實主義和“瑞士歡迎你”這種陳詞濫調之間尋找平衡,才導致瑞士版《犯罪現場》口碑砸了招牌。

“(德國)觀眾可能會說:'啊,算了吧,這可是瑞士版的《犯罪現場》,我想看看山景做做夢,而不僅僅是驅車穿行過蘇黎世臟兮兮的街道。'但問題是劇評家和瑞士人對這種影片沒有興趣。他們想要更多的真實感。”

2010年Flückiger(Stefan Gubser飾)和Lanning(Sofia Milos飾)在琉森湖畔的拍片現場。 Keystone

近些年《犯罪現場》各調查員組合排行榜(德)外部链接上,Flückiger和Ritschard這對拍檔的評分也是最差的。

瑞士德語廣播電視的電影部負責人Urs Fitze說:“從現在開始,最重要的是將激動人心、驚險刺激的案件搬到屏幕上。在此過程中,我們希望與琉森版《犯罪現場》劃清界限,琉森版劇集總是注重納入社會相關話題(例如難民和安樂死)。將來,劇集中的案件將更多地基於角色,更少地立足於現實。”

落戶蘇黎世

這就是《犯罪現場》落戶蘇黎世的過程。記者Theile想知道為什麼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花了這麼長時間才把劇集從琉森搬到蘇黎世:“這裡可是全世界騙子-尤其是那些有錢的騙子-的聚集地。”

她指出,蘇黎世還擁有許多讓所有犯罪分子垂涎的組織:國際足聯(FIFA),谷歌(Google)歐洲總部、數十家秘密私人銀行、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Z)的各種實驗室。

Stefan Brunner表示,《犯罪現場》編劇面臨的挑戰是在主角和故事之中描繪這座城市。 “這座城市代表著什麼?它的亮點是什麼?陰暗面是什麼?由於蘇黎世可能是《犯罪現場》城市中最富有的一個,我們將基本主題定為‘晚期資本主義和階級鬥爭’。”

第二集蘇黎世版《犯罪現場》已經拍攝完畢,這兩集都是在新冠疫情之前完成的。第二集將於2021年年初播出,這集主要講述一位巧克力工廠老闆遭人謀殺的故事。劇評家們已在翹首以待。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