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对于饮食失调症的治疗

AFP

如饥鹰饿虎般狼吞虎咽;自我控制而又无能为力,这些都是厌食症、贪食症以及暴饮暴食症的极端特点。瑞士约有数以万计的人口受到上述病症的困扰,每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结:因为饮食而烦恼。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0月15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有人将其描述成嗜好;有人将其定义为疾病,3.5%的瑞士人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受到饮食失调的折磨;约有1.1%的瑞士人口目前正在忍受其中一种症状带来的痛苦,这是2012年针对年龄介于15-60岁间的10’038位瑞士居民所作调查的显示结果。

由苏黎世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瑞士卫生局授权的这项研究主要针对大量人口饮食失调问题,饮食失调症被认为是全球受困扰人数最多的病症。

“一谈到饮食失调,小报媒体往往会作出这样的说明: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患有饮食失调症,该数字还在迅猛增加。”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精神科饮食失调治疗中心的负责人、也是研究人员之一的Gabriella Milos介绍说。

“从科学角度来说,我们要谨慎得多。为了能够说明该数字是否在扩大、在减少,还是保持不变,这都需要精心收集数据。而直到目前为止,瑞士还没有这么做。”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饮食失调症无疑会成为媒体不断关注的焦点。今年9月,媒体上发表了一位20岁厌食症康复者的自传摘要,电视节目还对Tanja Baumann进行了采访,Baumann曾是名厌食症患者,后来成为一名世界健美操冠军。

现年38岁的Baumann患有厌食症曾长达7年之久。“那真是种痛苦的经历,我感到很孤独,也感到很自责。”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她认为,从事体育运动帮助她战胜了疾病。20岁时,她开始参加各种健美操大赛,这使得她意识到:“嘿,我必须多点肌肉,如果我不吃饭,就不可能增加肌肉。”

当体重是个问题

在瑞士,39%的人可以说是体重超标,也就是身体质量指数(BMI,也称身高体重指数)超过25 (见边框文字)。联邦卫生局对此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其中优先考虑的是治疗。但是超重只是问题的一个部分。

根据PEP估算,饮食失调以及其他自虐性饮食的治疗每年使瑞士投入2至2.5亿瑞郎(2.13-2.66亿美元)的支出。PEP是设在伯尔尼大学附属医院的一家饮食失调预防中心,联邦卫生局拨给其部分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患有暴饮暴食症的人体重要超出饮食正常的人;而贪食症患者,常利用催呕和服用泻药来刺激排泄,一般来说,这些患者的体重正常。

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表明,尽管厌食症的体重很轻,甚至可能威胁生命,体重不足的危险却很少受到社会的关注。

伸出援手

2009年,瑞士西北应用科技学院的社会工作系学生们曾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如何帮助那些饱受饮食紊乱之苦的人。该研究以采访为基础,通过瑞士德语区的当地治疗和信息中心,来对饮食失调患者所接受的服务进行分析。

该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咨询、门诊治疗以及分流治疗方面,这些地区都做得很好。但是,在预防和早期诊查方面,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去做。同时,该项研究也建议为学生、家长、教师、医生、体育俱乐部会员提供信息和进行培训,同时还要进行有针对性的宣传。

 

然而,在联邦政府这一层面来落实该项研究的建议似乎很难。

联邦卫生局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由于瑞士是联邦制国家,“在瑞士教育体系范围内来培训教师以及其他工作人员,需要由州政府作出决策。”

瑞士健康推广组织(Health Promotion Switzerland)-一所国家公共基金会,就其本身而言,至今还没有对2013年国家和州级饮食失调的预防运动做任何计划。确切地说,联邦卫生局将来会如何、在何种程度上对饮食失调症采取行动,“目前正处于逐步明确的阶段”。

帮助

按照目前状况,患者可以接受各种治疗。除了个人疗法、互助群体和门诊,需要特别帮助的病人可以申请住院治疗。

“当患者来到我们这里时,相对来说,无论这些人是否超重、体重正常、或者甚至是体重不足,他们对于合理的饮食量和饮食次数,都毫无把握。”伯尔尼州Wysshölzli诊所的医务部主任Martina Scheibel介绍道。“他们必须坚信这一点:我们知道怎么做是正确的。他们将责任赋予给了我们。”

一般来说,入院治疗的病人都是为了改变现状,Scheibel说。有时会有类似的情况,一位患者被家人送到诊所,但是她呆了不久就出院了,6个月后她又回来了,因为“现在她自己主动接受治疗。”

饮食失调常常给患者家人和同伴带来很大影响,他们常常感到无能为力。“一般来说,对于和其很亲近的人来说,患者的状况令人看着心酸,也让人难以忍受。”饮食失调者协会(Arbeitsgemeinschaft Ess-Störungen)的会员指出。

大多数家庭成员都不知道如何和患者相处。讨论以及面对问题对于寻求帮助的病患来说,这点很重要,也常常起到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典范也很有帮助。Tanja Baumann以黛安娜王妃为榜样,黛安娜王妃曾于20世纪80-90年代期间和贪食症作斗争。“能够敞开心扉,她真的很了不起,这让我感觉:‘我不是个特例,还有别人也在倍受煎熬,我们不需要对此保持缄默。’”

同龄人的帮助和支持常常很重要,他们可以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看法。但是正如一个“康复者博客”所强调的,康复不只是医生和精神病专家的责任,患者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饮食失调可以持续几十年,平均患病时间为6年,在Baumann看来,应该了解这个信息:“无论你什么样的体形;无论你多重-当你照镜子的时候,可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你的存在很重要。”

饮食失调定义

神经性厌食症的特点是人体体重不到正常体重的85%;特别担心发胖;对于自己的身体和体重感知紊乱;以及产生闭经(至少连续停经3个月)。

神经性贪食症包括短时间内(低于两小时)大量进食;每周至少发作两次;控制不了自己的饮食冲动;为了避免发胖,而通过呕吐、服用泻药、使用利尿剂、禁食以及过度运动来达到效果。

暴食症也包括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消费大量食物;在有食欲冲动时丧失控制。常常,患者在没有饥饿感的时候,也在进食,直到吃得饱得难受为止;进食速度很快,饮食冲动过后又感到恶心或者有内疚感。然而,他们不采取任何措施去排掉食物。

End of insertion

世界卫生组织对于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定义

身体质量指数(也称身高体重指数)是对于体重和身高的一个简单指数,常常用来定义成年人体重偏低、超重或者肥胖症。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得出的数字(kg/m2)。身体质量指数低于18.49的人定为体重不足;正常体重指数为18.5-24.99;体重超标者为25-29.99;肥胖症患者的指数高于30。

End of insertion

饮食失调症的流行

根据2012年苏黎世大学所作的研究,在瑞士,厌食症、贪食症和暴食症在女性中的比例分别为1.2%、2.4%和2.4%;男性分别为0.2%、0.9%和0.7%。患有贪食症和暴食症的男性和女性比率约为1:3;厌食症比率为1:6。

和美国人相比,瑞士人患有厌食症的现象一样普遍;而在瑞士,贪食症更常见;暴食症则比美国要多得多。因为研究设计和采样标准不同,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不具有可比性。

End of insertion

治疗手段

此外,饮食失调症的治疗可以包括营养咨询、行为矫正法、个体以及群体疗法、放松疗法、艺术疗法、工作疗法以及药物治疗。贪食症对于行为认知疗法以及精神药理学反响不错。自助群体以及网上论坛也可以作为一种辅助手段。

比如说,还可以到伯尔尼州Wysshölzli诊所住院治疗,对于患有饮食失调症的妇女,该诊所设有17-19个床位。整个治疗过程至少要持续12周,平均来说需要19周。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和患者所在州负担,每天治疗需要415瑞郎。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