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家都想逃離武漢的時候,這一家人決定回武漢

進武漢的時候,從車裡拍的照片。 Emmanuel Mathias Geebelen

一位生活在武漢的瑞士人,春節期間帶著中國太太和兩個孩子去香港度假,正趕上武漢封城,費盡千辛萬苦才回到了武漢的家,這裡他分享了他的返城歷險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1月31日 - 16:16
Tommy Walk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冠狀病毒引起全球恐慌,武漢的1100萬人口中,正趕上春節加上疫情爆發,大約500萬人離開了武漢。

但是一位瑞士人和他的家人卻決定逆流而上,回武漢!

Emmanuel Mathias Geebelen,中文名康安明,來自瑞士日內瓦,42歲,全職爸爸。他的太太Connie是湖北人,開了一間幼兒園,他們2019年4月帶著兒子Nikola搬入武漢,不久後女兒Nikita出生。

康安明一家四口。 Dennis Lindbom

根據瑞士駐京使館的數據,武漢有8位登記註冊的瑞士人,其中4人選擇留在武漢。而康安明說,他未曾登記,所以不在那8人之列。

他們家決定利用春節假期去香港度假,這是他們幾個月前就計劃好的。

一家人去了香港的南丫島,這是一個適合另類生活的地方,遠離城市的喧囂,猶如世外桃源,島上沒有車輛,但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小酒吧和飯店。康安明在2013年離開瑞士之後,曾在這個島上生活過一段時間,他是一個徒步發燒友,走遍了香港的條條街巷,並曾在世界各地背包旅行。

封城

他們一家人還在香港的時候,為了阻止疫情的進一步擴展,武漢及周邊城市採取了封城措施。

康安明是瑞士人,可以繼續留在香港,但是太太和兩個孩子都持中國護照,他們的簽證將到期,必須離開,而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不再允許武漢人入內。

因為疫情,返程航班被取消了,他們知道回家的路一定是路漫漫。

他們得到了航空公司的退款,但是他們必須在其他交通渠道也關閉之前迅速做出決定,於是他們決定改乘火車,就是不知道能否在武漢下車。

“我們只能賭上一把,因為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太太Connie說:“我們沒有任何其他可以去的地方,沒人能求助,這是一種很崩潰的感覺。”

她最擔心的是孩子,“我盡量照顧好他們,還好他們都OK,”她說。 

1月28日,他們一家四口終於費盡艱辛,回到了武漢,當時的數據是6081人確診,132人死亡。

在網上訂票的時候,沒有到武漢的票,售票助手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去武漢的列車,所以他們只能買了武漢前一站岳陽的票。

他們買了商務廂的票,只有這節車坐滿了人,康安明去看了其他車廂,空無一人。

很幸運地到達了岳陽。 “我們在火車上買了去武漢的票,他們居然賣給我們了。”康安明說。

幽靈火車

從岳陽到武漢用了4個多小時的時間,而且火車幾乎是空的,就像一列幽靈車,終於到了武漢,可是下了車,武漢已經不再是他們認識的武漢了。

“整個火車站一個人都沒有,所有商店都關了,”康安明說,而平時火車站是最熱鬧的地方。

“現在你去醫院,也沒人在意了,”他說:“就像戰爭一樣,到了戰場上也就那麼回事了。”康安明開玩笑說。他還說他在其他車站和主路上都看見了體檢站。

出了武漢站,幾乎就看不到人了。這是春節剛過的當口,正應該是人們返城的高峰期。

但是今年不一樣。 “我99%的朋友都不得不取消返程計劃,”Connie說:“他們都必須在家自我隔離。”官方建議公眾待在家裡,商店關門,公交和地鐵也停運了。

朋友用車將他們接回家。馬路上幾乎沒車,只有幾個檢查站。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正常。

隔離

一到家,他們就馬上去附近唯一還開門的超市買東西,這家超市是被指定開門的超市,其他商店全部關門,康安明說。他們把冰箱的冷凍室填滿了肉和魚,估計隔離還要至少持續幾週。

他們在家勤洗手,用酒精消毒,小心處理送餐的食品。 “兩個孩子被關在家裡很無聊,”Connie說,她自己也要面對百無聊賴的日子,因為武漢政府發布通告暫停所有業務直到2月13日。

但是至於擔心:“不,沒什麼可擔心的,那隻能自尋煩惱,”他相信政府正在採取一切必要步驟來控制疫情。

他們決定留在武漢,儘管瑞士官方已經計劃撤僑,但是回瑞士也越來越難,因為瑞航和漢莎都取消了中國航班。

但是康安明主意已定,他就是要留在武漢,“我們就待在這裡,”他說:“我們可不想再踏上冒險之旅。”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