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五百年 瑞士新教徒鲜为人知的历史和小故事

张贴在德国维滕贝格教堂大门上的马丁·路德《九十五条论纲》,标志着宗教改革的开端。

张贴在德国维滕贝格教堂大门上的马丁·路德《九十五条论纲》,标志着宗教改革的开端。

(akg-images)

新教世界在庆祝自己诞生500周年,正是1517年德国人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发布自己的论纲,引发了宗教改革。瑞士的新教徒也在开展纪念活动,尽管改教运动几年后才触及瑞士联邦。瑞士资讯swissinfo.ch通过一些有趣且不为人知的小故事,来追溯这个历史事件。

1517年10月31日,修士马丁·路德在德国小城维滕贝格的诸圣堂大门上张贴了《九十五条论纲》,自此开启宗教改革运动。这个《论纲》的主要内容是反对天主教会通过售卖赎罪券(减少因犯罪在炼狱里度过的时间),来为修建圣伯多禄大教堂筹资。

这次张贴的真实性成了历史学家们辩论的话题,但不可否认的是,马丁·路德凭着他的《论纲》,开启了大规模的宗教改革运动,从而深深改变了欧洲的宗教与政治面貌。

瑞士的深远影响

虽说新教脱胎于16世纪的德国,这场运动却迅速在欧洲其他地区蔓延开来,尤其是欧洲大陆北部。继路德之后,不少其他改教家参与到这场基督教改革运动中去。

蕾古拉·博赫斯勒(Regula Bochsler)曾经在苏黎世大学学习历史与政治学。

她曾连续多年在德语区电视台担任主编、记者和主持人。她为该电视台摄制了十多档历史节目,还策划过多个展览。

她同时还是位作家,出版过《The Rendering Eye. Urban America Revisited》(2013年)、《Ich folgte meinem Stern. Das kämpferische Leben der Margarethe Hardegger》(2004年),及《Leaving Reality Behind. etoy vs eToys.com & other battles to control cyberspace》(2002年)等书。

(swissnex SF)

在此背景下,瑞士有它特别的地位。首先,从16世纪20年代起,它就成为宗教改革在日耳曼民族神圣罗马帝国之外第一个得以持久传播的地区,虽然从法律角度讲,海尔维蒂联邦(Confoederatio Helvetica)直到1648年仍是日耳曼民族神圣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其次,瑞士庇护了宗教改革的两位著名人物外部链接。在苏黎世,慈运理(Ulrich Zwingli)进一步推动了由路德开始、与天主教的分道扬镳,把圣经当中找不到的做法一概剔除。正是受他影响,改教者们彻底摒弃了对圣徒的敬礼,并认为圣餐礼只具有纪念基督的象征意义。

而原本是法国人的加尔文(Jean Calvin),则把日内瓦市变成了“新教的罗马”,其影响遍及整个欧洲的新教地区。日内瓦也因张开双臂欢迎全欧洲的新教徒难民,特别是受玛丽女王迫害的英国人,使得该市的经济得到长足发展。

不为人知的故事

鉴于在新教历史上的这一特殊位置,瑞士也广为庆祝宗教改革500周年。各州都组织了形形色色的活动(法、德)外部链接,直到10月31日,也就是500周年纪念日这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则通过发表蕾古拉·博赫斯勒(Regula Bochsler)编写的小故事来参与庆祝。这些不同寻常又颇有趣味的故事,会折射出瑞士的宗教改革历史。我们将了解到,慈运理借着在四旬斋期间吃香肠来推动他的改教要求,以及拿破仑时代以前,格劳宾登(Graubünden)各行政区为引入新格列高利历(即现行公历)的方式发生的争议,有时甚至相当暴力。

对那些以为新教和历史都是无聊学科的人来说,这些小故事可能会带给他们新鲜的视角。

瑞士的新教

瑞士很早便受新教影响(自1520年起),最著名的两位改教家分别是苏黎世的慈运理和日内瓦的加尔文

宗教改革主要在城市地区(巴塞尔、伯尔尼、日内瓦、苏黎世)发展开来,有时亦通过军事影响强制推行,例如在被伯尔尼占领的萨伏依公爵领地沃州(Vaud)。

最近数十年间,曾为瑞士主要宗教的新教所占比例大幅下降,特别是由于许多人自称无宗教信仰。与此同时,因为大量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移民的涌入,天主教所占比例则基本保持平稳。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天主教为瑞士人的主要宗教(占总人口的38%)。新教徒占26%,福音派占1.7%。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将于近期陆续刊登宗教改革期间的历史故事,敬请期待。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