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喜欢住小房子

迷你屋是现代人的居住新模式。 Kevin Rechsteiner, AT Verlag

尽管在法律上存在障碍,但是在瑞士的乡村、田野,甚至城市里都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迷你屋。让我们来探索一下这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新型住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29日 - 09:00
西比拉·邦多尔菲 (文), 埃斯特·翁特芬格 (图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迷你屋的概念来自美国,是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涌现的一股潮流。许多人在危机之后,失去了自己的房子或失去了工作,车轮上的迷你屋似乎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因为它不仅价格低廉、节省能源,而且灵活便利,可以根据工作地点自由移动。而与房车不同的是,这些迷你屋使用真正的建材建造,提供了相应的舒适度。

现在,这股潮流也来到了崇尚缩小住宅尺寸、极小主义和生态生活的欧洲,这些迷你屋一般居住面积不超过45平米,大多供电供水系统自给自足,因此与普通住房相比更加适合生态和环保,唯一的缺点是从城市扩张的角度看,迷你屋不具优势,因为这种独家独户的居住方式,人均占地面积大于居民楼。

在瑞士找到建筑迷你屋的地皮比较困难,尽管如此,迷你屋还是在瑞士找到了一片天地:相关论坛、社交媒体上的群体-瑞士小型居住形式协会(Verein Kleinwohnformen Schweiz);自建房课程和车轮上的小屋建筑商都已涌现,不久前刚刚出版一本新书,专门介绍修建迷你住房的经验。

Kevin Rechsteiner, AT Verlag


有些人还是能找到途径,在瑞士合法或半合法地建一所自己的迷你房。比如建筑生物学家Tanja Schindler就自己设计了一座生态迷你房,从2013年起她就居住在里面。她的迷你房虽然没有车轮,但是可以在起重机的帮助下,用平板货车搬运。

这座房子45平米大,基础结构由木丝绝缘的木架组成。墙壁的材料选用了可以储热的压缩粘土,房屋由一个木炭火炉供热,装在屋外的太阳能电池板保障电力。

Tanja Schindler设计的迷你房售价18万瑞郎(约合人民币130万),加上外面的通道、地基和运输费,差不多需25万瑞郎。

Tanja Schindler


女大学生Fiona Bayer在几位朋友的帮助下在苏黎世一座农舍旁边建起了自己的迷你屋,她大约花了2.4万瑞郎,外加投入了一些工时,房屋的内部尚未完成。

Kevin Rechsteiner, AT Verlag


演员Martin Rapold住在一个马戏团房车里。卫生间和淋浴,他使用旁边的居住联盟楼里的公共设施。房车里的供暖靠一个木炭火炉。

Kevin Rechsteiner, AT Verlag

Florentina Gojani和Alesch Wenger自2018年就生活在他们不到3.5吨的迷你屋里,这种重量,让他们可以用车拉着屋子,作为特殊车辆在普通公路上行驶,这对他们很重要。目前他们的这座能源自给的迷你屋在苏黎世城里的一处落脚。

Kollektiv Winzig


这本书中介绍的迷你屋经验显示:在瑞士如果能设法解决审批问题,是很值得的一件事,因为这样的迷你住房有利于环保和生态。而且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气候比较温和,既不像挪威那么寒冷,也不像西班牙那样炎热,也有足够的降雨保障迷你屋的能源自给自足,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法律障碍。

Kevin Rechsteiner, AT Verlag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