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瑞士的Moderna新冠疫苗交易有风险

瑞士也和越来越多的国家一样,跟制造商签署双边交易以预订疫苗。 Keystone / Carolyn Kaster

专家指出,瑞士从美国生物技术企业Moderna预订疫苗一事,表明瑞士对公平分配新冠疫苗不抱什么希望。而该预订交易只是瑞士在这方面采取的第一步行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5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数周前签署了这个交易后,瑞士跻身同Moderna达成协议的首批国家。跟制造商签定双边交易的当然不止瑞士,美国、英国、巴西与日本等国都已支付大笔款项,预订前景看好的疫苗候选株。

随着疫苗竞赛愈演愈烈,Moderna交易让很多瑞士人大舒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这是保护瑞士人民的一项必要措施。

然而批评人士认为,这是在打一次代价昂贵的赌,最终还会破坏全球为确保公平分配新冠疫苗付出的努力,连瑞士自己也说过,会支持公平分配疫苗。

“这个交易表明,瑞士人并不相信能够达成一个公平分配疫苗的全球交易,”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的卫生政策主管帕特里克·杜里施(Patrick Durisch)表示。

安全覆盖

“新冠疫苗全球获得机制”(COVAX,英)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全球行动。瑞士很早就表示支持,如今还是世卫组织(WHO)发起的全球合作的联合主持国,以加快疫苗的开发与公平获得。这一机制的目的是要获得20亿剂疫苗,到2021年底前给参与国人口的20%接种新冠疫苗。

在宣布Moderna交易的消息时,瑞士政府称依然支持COVAX等多边项目,寻求将来疫苗的公平分配。

杜里施认为瑞士的做法根本是自相矛盾。这位经济学家估计(英)就全世界范围来说,各国政府已预购40亿剂新冠疫苗,等待在明年年底前交货。这包括美、英两国政府分别同AstraZeneca签署的4亿和1亿剂疫苗交易。8月11日特朗普政府又同Moderna签署了1亿剂疫苗的交易。

然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估计,到2021年底前,全球只有20-40亿剂疫苗的生产能力(英)。如果各国继续签署各自的交易,那么将没有足够疫苗供应贫困国家。

截至目前,只有AstraZeneca和Novovax两家企业在自己已经签署的双边交易之外,为COVAX预留了疫苗。

可是真有其他选择吗?专家都预测在一定时间内疫苗将会供不应求。

“我们应该什么也不做,等着获得疫苗吗?”卫生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在德语报刊《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8月8日(德)的采访中问道,“我们正在两手兼顾:我们自己的供应和公平的国际分配。”

可是这并未让杜里施这样的公共卫生拥护者感到放心。

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公共卫生角度来看,给瑞士的每位居民注射疫苗,却让-比方说非洲的卫生工作者-没有疫苗可以接种,这实在不合理。我们应该保证让高危人群-例如卫生工作者-优先接种疫苗,无论他们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

有风险的赌博

这个交易还是一次代价昂贵的赌博。如果成功了,那么450万剂疫苗预计够给225万人接种,这大约是瑞士人口的四分之一。今年年初瑞士政府就已拨款3亿瑞郎用于疫苗,目的在于购置足够疫苗为60%的人口接种。

尽管没有更多细节,但德语报刊《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估计(德),瑞士政府基于Moderna自己的定价-每剂32-37美元(约合222.8-257.6元人民币),向这家生物技术公司支付了大约1-1.5亿瑞郎(约合7.3-10.9亿元人民币)。

瑞士联邦卫生局告知瑞士资讯,自己不能提供合同条款详情。一般说来,这种预购协约都要求一国政府预付款项来资助疫苗研发,以换取预留一定数量产品的保证。假如开发失败,那么这笔钱也等于打了水漂。

据世卫组织透露(英),Moderna的疫苗是全球160多个疫苗候选株里少数几个进入三期临床实验的项目之一。进入最终实验阶段的疫苗一般也有20%的失败率。这家成立十年的企业虽在开发大约20种药物与疫苗,但还未有一个产品进入商业阶段。

杜里施指出:“该决定很有风险,也很草率。瑞士陷入了疫苗的寻求与炒作。他们担心自己现在不行动,以后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十年前为了猪流感疫苗,各国政府也曾竞相签署类似交易(英),最后疫情减轻又不得不找办法捐献或者处理掉这些疫苗。

联邦卫生部门暗示他们还在同其他制造商商谈。政府8月11日宣布与瑞士生物技术公司Molecular Partners签署协议,以获得20万剂该公司正在开发的新冠肺炎治疗药物Mono-DARPin,这似是将有更多交易的一个预兆。

附加条件

而Moderna已经招来多方批评。该公司获得了大量津贴,但其疫苗却是所有候选株中定价最高的。美国政府为Moderna疫苗候选株已经掏了9.55亿美元。

该公司总裁曾公开表示要赚取利润,相比之下,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与Astra Zeneca都曾宣布将会以零利润方式生产疫苗。卫生业网站STAT也报道说,Moderna未按美国联邦法律要求披露新冠疫苗开发成本。

“各国政府都在开空白支票,没有任何涉及价格、获得可能与透明度的附件条件,”杜里施感叹道。

瑞士生物技术协会(Swiss Biotech Association)会长迈克尔·阿尔托弗(Michael Altorfer)争辩说,对企业而言,基于投资生成利润很重要。“否则投资商就会吸取教训,中止对这个领域进行投资,”他表示。

大型制药企业已经放弃疫苗、新型抗生素等领域的研发,因为价格低廉导致他们不能取得投资回报。

他指出很多生物技术新办企业都有这种情况,私营投资商承担了开发Moderna的mRNA技术初期的风险,这使得该公司在新冠疫苗研发竞赛中脱颖而出。

瑞士在Moderna的成功里也有份。Moderna已同龙沙集团(Lonza)签约为其疫苗生产原料药,而生产基地就在瑞士瓦莱州(Valais)。

瑞士媒体还报道Moderna似乎正在瑞士开办业务。这些报道称该公司已于6月底在瑞士商业登记处注册了驻瑞子公司,8月11日还委任尼古拉·绍尔内(Nicolas Chornet)作驻巴塞尔的欧洲运营总监。

这令瑞士跻身令人称羡的少数国家之列-既有疫苗在本土生产,又有购买疫苗的财力。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全球卫生中心联合总监苏丽·文(Suerie Moon)表示,瑞士政府应该利用自身地位向龙沙集团施加压力,使之遵守世卫组织对疫苗生产的分配指导方针。

苏丽·文说:“政府本身也可以采取一种两者兼顾的方式,即一次性购入一大批疫苗,一部分自用,其余部分则通过瑞士积极支持的COVAX机制提供给其他国家使用。”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