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孩子有了-工作没了

(Keystone)

随着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侵入,普通人也越来越感觉到这场经济危机的威力;世界各国逐节上升的失业率,最终演变成每个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的“生计”之痛。

世界上最先感受到“失业”之痛的无外乎两大人群,其一是还未正式迈入职场的青年人,无经验、无关系的“一张白纸”在经济危机下绝对不是优势;还有就是短暂离开职场的准妈妈、新妈妈们。

据今年2月的统计,瑞士15-24岁年龄群的失业率在一年内上升了1/3,已达到3.2%,22052名。不少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直接进入领取“失业保险金”的行列。

“青少年失业问题”已在瑞士引起重视,瑞士经济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已做出督促政府解决此问题的努力。然而她似乎忘记了另一个人群,就是和她一样,在事业与家庭间徘徊的女性。

准妈妈和新妈妈们

不到一岁的嘟嘟已经能在地上爬了,她不时地扬起小脸朝妈妈笑笑,妈妈玉扬(化名)回望着小宝贝,幸福的笑容中掺杂着几许疲惫。

现在嘟嘟就是她的全部,自从去年休了产假之后,玉扬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职场,尽管拥有企业管理的硕士学位,但她依然是屡屡求职、屡屡失败。虽然疼爱自己的丈夫薪金还比较充裕,自己也能领取失业金,但当全部世界微缩成只有一个孩子时,玉扬还是不能完全适应。

玉扬是一位中国女性,外国人在瑞士找工作比较难吧。她用这个想法安慰自己,然而遇到她这种问题的,可不仅是她一个人,受过高等教育的瑞士本土新妈妈,很多都有同样的际遇。

有曾经的全职女性,在喜得贵子后要求缩减工作时间,雇主干脆给她的工时缩减成“零”;有的新妈妈在见工时表示,如孩子生病,自己则不能在夜间或周日工作,雇主于是便连在正常工作日工作的机会也没有给她。

瑞士商业协会的芭芭拉·吉斯肯定了这一趋势:“现在帮妈妈们解决工作问题的雇主已经越来越少了”。

就这样被辞退

不光是瑞士,世界各国都有保护妇女工作权益的法规条例,然而法规是法规,现实是现实。

玉扬曾经申请过中医翻译的工作,用德语获得硕士学位的她,并不畏惧中医复杂的专业词汇。然而她还是收到了一封官样文章的拒绝信。她知道,隐藏在拒绝信后的真正原因是,她有个孩子:孩子不能上幼儿园时,她不能随叫随到按时上班;孩子生病时,她也不能如约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在经济危机的笼罩下,“妇女保护权益”已经退至二位,对公司领导层来说,“保命”更重要。随着失业人数的增多,需要全职工作的人还找不到工作岗位,何况是要求兼职的呢!

当然这些理由都是不能放在桌面上的,然而拒绝一个求职者总归不会太难,于是很多准妈妈和新妈妈都以“不需要兼职”、“我们要求工作时间灵活”等原因被拒绝了。

解决办法

对女性来说,事业与家庭不能兼顾,在经济危机下,女性的处境已演变成“工作与孩子不能兼得”。现实是残酷的,当瑞士经济事务秘书处预测,瑞士2010年失业率将上升到5.2%,20万人失业时,女性抱有太乐观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瑞士是一个以第三产业服务业为主的国家,从小做起未尝不是一个办法。瑞士的护理业、零售业几乎永远缺人,在危机下也是如此。当然让拥有良好教育背景的人放下“身段”也不容易,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于外国女性来说,尤其如此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

女人与事业

瑞士女性2007年担任领导职务的数量已经由1997年的4万翻了一番,为接近8万人。

担任主要领导的人数已由2.9万上升到3.5万。

信息框结尾

要事业不能要孩子

然而女性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少,据苏黎世企业顾问公司Choice发布的2004-2008年调查数据显示:

年龄介于30-59岁之间的女性领导人员,认为自己的伴侣关系比较理想的从2004年的54.7%,下降到2008年的46.7%。

同比时间段,同年龄层女领导的离婚率从14%上升到23.8%。

2008年3/4的女领导没有子女,尽管她们想要孩子。

同年90%的男领导已婚,80%有子女。

Künzle表示,孩子仍然是事业有成的第一杀手,这是对女性来说,而不是对男性。

调查撰写者Christina Künzle总结道:“女性担任领导职务的越多,想找伴侣而没有伴侣的越多;想要孩子而没有孩子的也越多”。

“该调查可以肯定:女性在职场上越成功,在私人生活上越失败”。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