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缺乏的不仅是疫苗还有抗生素

许多瑞士小型新兴企业负责研制抗生素,其中包括Polyphor和Bioversys。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当资金流向寻找新冠病毒对抗药的时候,医疗专家提醒,时下的大流行病有可能进一步恶化抗生素市场的痼疾,而影响病人的治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一个早期来自武汉的新冠病毒研究显示,一些重症患者会出现继发性细菌感染症状。

医尽管生们用了抗生素,但是根据研究人员的结论,效果反倒不好:因为某些细菌的抗药性,比如所谓的革兰氏阴性菌,使用抗生素反而加大了病人发生败血性休克的危险。

抗生素虽然不能用于新冠病毒,但是可以用来治疗因新冠病毒引发的炎症,比如肺炎、尿路感染和败血症,抵抗力低的病人在重症病房时间待长了,容易出现这些病变。


而在疫情中抗生素却仿佛失去了重要性。“我们目前不了解抗生素的供需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哪些抗生素用于新冠病毒的治疗,哪些造成了问题,”全球抗生素研究及合作发展机构(GARDP)负责人Manica Balasegaram说。该机构主要研究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的治疗。

“抗生素很重要,在这场大流行病中也一样,”Manica Balasegaram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说。病人经常出现发炎病状,而且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增多,这是现在医院的混乱状态和装备的不足造成的。

比如缺乏呼吸机,导致一台呼

吸机要用于多位病人;而大多数医生和护士现在也没有时间在照顾下一位病人之前换手套。

多愁的月份

但是如果有足够的消炎药,这些都不是大问题。而多年来抗生素问题一直受到忽略,造成的后果就是细菌对抗各种抗生素的抗药性越来越强。世卫组织预计,2050年,抗药性细菌每年会导致1000万人死亡。

此外还要外加供货延迟问题,在一个年初发布的生物制药业调查报告中显示,将近一半的制药企业都遇到过生产运输链上的问题。


而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关闭国门,中国药物生产停产,而印度又增设了贸易限制,抗生素不久供不应求的惶恐也在与日俱增。

目前瑞士还未遇到抗生素瓶颈问题。FMI医院的总药剂师Enea Martinelli告诉瑞士资讯swssinfo.ch,瑞士各医院会相互支援药物,但是情况会突变,他担心的是未来的几个月。

“这场大流行病将会影响药物需求,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哪种药会吃紧,”Martinelli说。

世界最大非专利药生产商山德士在回答瑞士资讯相关提问时表示,目前该公司不觉得会出现供应链中断情况,因为他们已经采取了预备措施而且仓库已经填满。

2月底这家诺华下属企业宣布,尽管目前出现特殊状态,但大部分药物的价格将保持稳定。但是情况日新月异,有些因素并不是制药公司能掌握的。

一场慢热的危机

几年来专家们一直在提醒,抗生素市场逐渐陷入危机。抗生素属于最老的药物之一,但是因为超剂量使用和滥用,致使许多细菌对其产生了抗药性。这意味着必须经常研发新药,应对细菌的抗药性。

“很长一段时间都运转正常,因为产量大,所以抗生素的价格相对便宜,”瑞士生物科技新兴公司Bioversys说:“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医生们现在非常谨慎,只有在特别需要的情况下才会给病人开抗生素。

这个新兴公司正在研发一种对抗常见的抗药性很强的革兰氏阴性细菌的抗生素,感染这种细菌的病人50%会死亡。“原本计划这种新药在今年内开始临床试验,”Gitzinger说。他担心现在因为新冠病毒疫情,欧盟和美国的药物批准机构工作应接不暇,他的原计划可能会推后。

还有一个问题是利润不足。越来越多的药物不再需要申请专利,导致这种新兴经济市场的需求增多,价格就降下来了,导致很多制药商退出了抗生素市场。

一个在30个医药研发企业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现在抗生素的研发只为很少的几个供药商。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药物获取基金会(Access to Medicines Foundation)主席Jay Iyer说:“世界范围只有很少的几家企业供应抗生素。”

许多大制药公司,其中包括诺华和爱力根公司最近都宣布完全放弃抗生素的研发。去年因为利润不足,两家新兴公司也不再研制抗生素了。罗氏,另外一家瑞士大制药公司,虽然早在1990年左右就不再从事抗生素业务,但现在又开始重操旧业。


瓶颈

“我们很早就进入了瓶颈期,”FMI医院的总药剂师Martinelli说。他发现抗生素的生产主要集中在亚洲,而其他地区都在放弃生产。四年前他建了一个反映药物缺乏的网站Drugshortage.ch,显示哪些药物遇到供应不足问题,4年前还只有100种药物遇到瓶颈,而如今已经变成700种,这与新冠病毒完全无关。

现在约70%-80%的活性药物成分,其中一些用于抗生素,来自于亚洲的廉价工厂。这种对于欧洲以外少数产地的强烈依赖性,造成世界范围制药厂的严重瓶颈问题。

中国工厂因为新冠病毒而停产,令印度药厂产量减少,印度政府因此发布26种药物的出口禁令,其中就包括抗生素。

“一般制药企业仓库的药品都能保证2-6个月的供货,”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IFPMA)主席Thomas Cueni说:“这样可以解决短期的供货困境。然而就怕某些国家因疫情暴发而惊惶囤货或者发布药物出口禁令。”

奥地利的山德士制药厂是欧洲境内唯一的一个还生产抗生素的制药厂,根据该制药厂的言论,他们所受的影响要小于其他同行业。

瑞士FMI医院的药剂师Martinelli已经与许多制药行业的负责人进行过沟通,他说危机当道,同行之间相互帮助解决供药瓶颈问题的愿望都在。

呼吁

许多国家的政府和基金会在过去的几年都纷纷提高了研发抗生素的投资,但是专家们表示,就算再多的投资也无济于事,现在的经济模式已经被毁了。

“如果没有合理的价格,不可能创造一个长期稳定的市场,”Gitzinger说。一块巧克力在苏黎世很多地方的价钱要比治病救人的抗生素阿莫西林高。

如果没有利润则很难得到投资。大多数制药工厂规模都不大,只有不到100名员工。“现在我们的情况很糟,我们也还只有寥寥几位抗生素专家,如果不做出改变;这个领域得不到投资,那么关于抗生素的专业知识将会消失殆尽。”

GARDP的Manica Balasegaram表示,要思考出一个新的资金模式,不能全部交由市场任其发展,“否则我们会遇到很大的问题。我们需要山德士这样坚持不懈的企业;我们需要公共卫生上的投资。”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