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气候现状 2060年远景下烈日炎炎的瑞士

barche sul fondo prosciugato di un lago

今年夏季,瑞士罕见旱情期间纳沙泰尔州(Neuchâtel)干涸的布勒奈(Brenets)湖。

(KEYSTONE / ANTHONY ANEX)

城市温度超过40摄氏度,持续干旱,冬季降雪稀少:40年后,瑞士的气候很可能与现今地中海国家的气候雷同。大气变暖对于瑞士社会高山旅游业以及环境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今天,日内瓦的温度超过了45度,高原以及阿尔卑斯山谷地区也迎来了今年以来第20个热带天气。阿尔卑斯山南部和瓦莱州(Valais)特有的暑热连续一个多月之后,在未来几周仍将继续。由于持续干旱,政府呼吁民众尽量节约用水。”

到2060年前后,这可能就是夏季某天天气预报的内容。基于瑞士新的气候情况(多语)外部链接,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与瑞士联邦气象与气候研究所共同作出了这一气候预测,并于今年11月中旬发表。“瑞士将会变得更加炎热,更加干燥。”瑞士联邦气象与气候办公室MétéoSuisse的负责人Peter Binder概括说。

grafico con l'evoluzione della temperatura in svizzera

1981-2010年间瑞士夏季平均气温变化。红色代表在不采取保护气候措施下的气候演变;蓝色为减少废气排放即时措施下的温度预测。

(swissinfo.ch)

新的瑞士气候情景:TG系列(意大利语)

(1)

servizio del tg sugli scenari climatici della svizzera

为了大致了解瑞士在本世纪下半叶的气候情况,只需注意一下今年的天气形势就足以说明问题,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气候学专家Christoph Schär强调,“2018年的三伏天气是未来气候的一个预兆,如今我们经历的极端天气在2060年就会司空见惯、屡见不鲜。”

如果采取严厉措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呼声(多语)外部链接不被听取,从高山地区的冰川到平原地区城市居民的生活,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析了气候变暖产生的各种可能后果 。

小型冰川消失

信息框结尾

从1850年至今,瑞士约有1’500座冰川丧失了60%的体积。仅仅在2018年夏季,冰川体积就减少了2.5%(多语)外部链接。由于气温升高,春季降雪量减少,小型冰川注定最终消失,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冰川学专家Matthias Huss预言道。瑞士联邦环境局(UFAM)认为,只有伯尔尼和瓦莱州阿尔卑斯山地势较高地区的冰川会经受住炎热天气,其中包括阿莱齐冰川(多语)外部链接

格劳宾登艺术博物馆 瑞士冰川:冰封时代

气候变迁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摄影师Daniel Schwartz一直关注的题材。于格劳宾登艺术博物馆开办的《跋涉在冰川之上》(Gletscher Odyssee)展,用照片展示了在艺术馆门外发生的事。 ...

冰川群的减少,除了会影响景观以及造成山体滑坡外,还会从一定程度上影响水利系统。根据当前信息(多语)外部链接,基于2011年气候状况,联邦环境局水力学科负责人Olivier Overney肯定地表示,“气候变化会改变水力资源,这对当地的影响十分深远。”他强调说,无论如何,都需要将新的气候状况与水文模式结合起来,以便获取准确数据。

毫无疑问,冰川的消退对于源自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欧洲各大河流将产生很大影响。根据预测,罗纳河(Rhône)的流量可能在未来几年减少40%(法语)外部链接

高山旅游业

信息框结尾

将来,仍然会有冬季充裕降雪的年份,然而,这种情况将越发罕见。那些想要光顾采尔马特(Zermatt)或者是圣莫里茨(St. Moritz)高山雪道的滑雪者将发现那里的降雪相对目前会减少30-60%。

海拔1’500米左右的滑雪场将会失去约100天的降雪量,在海拔1’350米的阿德尔博登(Adelboden),降雪天气会少于目前瑞士首都伯尔尼(海拔542米)的降雪天数,这是联邦森林、降雪和景观研究所(WSL外部链接)(多语)与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作出的预测。

无雪的冬季

2016年12月29日阿德尔博登(伯尔尼高地)滑雪场的景象。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长久以来,为了减少对于冬季旅游业的依赖,众多旅游景点不断推出夏季和秋季旅游项目,瑞士高空索道协会Funivie svizzere (德、法)外部链接发言人Bruno Galliker指出。在瑞士,他强调说,无论如何,冬季运动项目不会消亡。“未来几十年,人们在瑞士一年四季都可以滑雪,这尤其要归功于人工降雪。尽管如此,相对邻国,瑞士还是极具竞争力,因为瑞士的滑雪场海拔更高。”

栎树取代了云杉

信息框结尾

联邦森林、降雪和景观研究所预示,气候变暖将植物生长区提升了500-700米。在山区,栎树与枫树等阔叶树木取代了针叶树。瑞士林业经济最为重要的树种-红色冷杉-面临着从高原地区消亡的威胁,尤其因为受到了来自如寄生在松柏树上的甲虫类有害生物的侵袭。

专家们认为,因为拥有生物多样性的天然林更能抵御酷暑与多雨之冬,最大程度地推动树种的多样性十分重要。在这里(多语)外部链接,大家可以了解林业工程师们如何筹划营造未来的森林。

联邦森林、降雪和景观研究所的林业工程师Marco Conedera提醒说,“气温升高和低海拔地区雪量减少令发生火灾的可能性大大提高,这一趋势早已显而易见,秋冬季节火灾主发期也在不断延长。”Marco Conedera向我们解释说。

2018年9月24日,提挈诺州(Ticino)比亚斯卡(Biasca)山上的火灾。

2018年9月24日,提挈诺州(Ticino)比亚斯卡(Biasca)山上的火灾。

(© Ti-Press)

生物多样性递减

信息框结尾

瑞士自然保护组织Pro Natura(多语)外部链接工作人员Urs Tester指出,瑞士的生物多样性处于不利局势,36%的动物、植物物种和菌类都岌岌可危。随着气候过分变暖,形势还会进一步恶化。“瑞士将会成为南欧常见物种的栖息地。但是,灭绝物种的数目则会更多。自然生存环境不断恶化,物种难以找到适当的栖息环境,受到冲击最大的是那些生活在水流和水岸附近、潮湿地带以及山区的物种,比如说白山鹑。”

due uccelli su una roccia

白山鹑通常将巢筑在海拔2’000-2’500米处,该鸟难以忍受超过15摄氏度的气温。

(Wikipedia / Jan Frode Haugseth)

气候变暖对于农户来说,可谓喜忧参半

信息框结尾

对于农民而言,夏季降雨量减少并非是唯一令他们忧心忡忡的原因,气温升高也令水分蒸发增加,其最终结果:土壤变得更为干裂,水的需求量因而加大。事实还不仅仅如此,有害机体也越发活跃,热带或者亚热带地区常见物种与常发疾病甚至也在瑞士“安家落户”,联邦农艺学研究中心Agroscope的Pierluigi Calanca指出。

农民不得不为极端天气诸如干旱和洪灾的频繁发生算上一笔账,这些极端天气都会“减少收成”,瑞士农业经营者联合会(Union Suisse des paysans)发言人Sandra Helfenstein表示。

干旱的农田

2018年8月,位于伯尔尼州的佐利科芬(Zollikofen)荒芜的农田。

(THOMAS HODEL / KEYSTONE)

然而,全球气候变暖对于一些农业活动也会产生积极效果,例如葡萄种植。“平均气温的升高以及作物生长期的延长使得南部国家典型的农作物、甚至只局限于提挈诺州或者瓦莱州种植的作物会在瑞士全国进行种植。将来,可能在阿尔卑斯山北部我们也可以种植水稻。”Sandra Helfenstein预言说。

能源领域面临挑战

信息框结尾

瑞士60%的电力来自水力发电,冰川的融化对于水力发电影响很小,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NSF)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多语)外部链接表明。相反,干旱期的增加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今年夏季,莱茵河(Rhine)瀑布附近的沙夫豪森(Schaffhausen)水力发电站的发电量减少了50%。

气候变迁对于水力发电有着负面影响,但是影响并非超乎想象,瑞士能源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电力与可再生能源’部负责人Felix Nipkow表示,“冰川消融随后形成的新的湖泊也将为水力发电提供新的可能性。”

+ 当冰川变作冰湖时

伯尔尼高地(Berner Oberland)特里弗特(Trift)冰川消退后形成的湖泊。

伯尔尼高地(Berner Oberland)特里弗特(Trift)冰川消退后形成的湖泊。

(Keystone)

2060年,冬季将会更加温暖,取暖需求因而减少。然而,夏季(空调制冷)能源消费的增加令冬季节约的能源变得毫无意义。对于瑞士来说,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循序渐进地放弃核能(多语)外部链接计划,如今核能的发电量占能源总量的30%。

为了取代核能,瑞士打算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减少能源消费,改善能源效应。“瑞士应该重点开发光电能源,目前,利用该项技术进行发电造价较低,光电具有提供核能发电双倍电量的潜力。”Felix Nipkow指出。

城市热岛

信息框结尾

由于路面密封,交通、工业以及建筑产生大量热量,相对于周边地区,城市温度要高出几度(苏黎世的市内温度就比周围地区高出4摄氏度以上),越发炎热的夏季更是将城市变为热岛(多语)外部链接

为了应对这一现象,市政府应该筹划营造更多绿地以及开放空间,依靠绿化以及建筑的热物理学属性,确保空气流通,例如,限制建筑物高度及密度。在联邦政府调节气候的试点项目中,就有瓦莱州的锡永(Sion)(多语)项目,该市是瑞士气温上升幅度最高的城市。

更多人死于酷暑

信息框结尾

联邦公共卫生局(OFSP)表示,滚滚热浪(多语)外部链接是瑞士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威胁之一。身体比较虚弱的常常是老年人以及病人,在2003年那个特别酷热的夏季,温度持续超出30摄氏度,这在瑞士造成了约1’000人过早离开人世,欧洲则有高达70’000人死于酷暑。

过高的温度也为如今只限于热带国家的传染病的出现提供了滋生的沃土。在瑞士,人们担心亚洲虎蚊(也称白纹伊蚊,多语)外部链接的出现,亚洲虎蚊是登革热(Fièvre de la dengue)或者基孔肯雅热(Fièvre Chikungunya)传染性疾病的传播媒介。除此之外,酷暑连连的夏季也令脑膜炎以及伯氏疏螺旋体病(Borrelia,莱姆病的病原体)病原的携带者-壁虱(多语)外部链接泛滥。下面的地图显示了伯氏疏螺旋体病发病的潜在地区。

(2)

mappa della svizzera che mostra le zone a rischio di borreliosi

瑞士可以改变现状

信息框结尾

我们勾画的这一前景似乎十分暗淡。然而,尽管全球废气排放持续增加,但是仍存在扭转趋势的可能性,以便避免更坏情况发生,联合国气候专家坚称(多语)外部链接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气候学研究学者Reto Knutti重申,预防行动可以收到效果。“如果一贯坚持保护气候原则,瑞士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可能到本世纪中期就可以减半。”他肯定地表示。

夏季更加炎热,冬季缺少降雪

瑞士新的2018年气候情况(多语)外部链接显示出本世纪中期与末期气候变暖对瑞士产生的整体影响。如果不采取气候保护措施,瑞士面临的主要变化(2060年)将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夏季干旱:6月至8月期间,平均气温将上升2.5至4.5摄氏度。降水量约减少1/4,无雨期将持续20天,而不是目前的11天。

强降雨量:极端降雨天气将更加频繁与密集,尤以冬季更为突出。极端降雨期间,降水量会增加10%。

热带天气:夏季温度将更为炎热,最高上升5.5摄氏度。酷暑天气,即至今按常规记载的每年一次的高温天气,将会每年出现18次。

●冬季降雪稀少:在海拔低于1’000米以下的地区,积雪覆盖量会减少约50%。即使在海拔较高的地势,降雪也将减少,尤其是春季降雪。零度恒温区将从650米高度提高到1’500米高度。

信息框结尾


(翻译:薛伟中)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