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雅典17日电) 希腊1所东正教教堂前的长椅,两名游民畅谈财政危机如何摧毁他们的国家以及如何让他们走向街头流浪。他们说话的同时,头上希腊国旗正迎风飘扬。

45岁的安德瑞亚斯(Andreas)说:「看到这种情况,我能说什么。」他在还接得到工程时曾是建商,如今半年来都露宿在雅典街头。

他说:「希腊这个国家不会亡。」「但是希腊人会死。这就是事实,情况就是如此。」

米哈里斯(Michalis)笑笑地以英文夹杂希腊文说:「没有家、没有浴室、没有生计。」

这个蓄胡的43岁前皮件工人已3年没工作,打开帆布背包秀家当,他几乎身无长物,有的东西包括1本20世纪人道关怀诗人乔治.塞菲里斯(Giorgos Seferis)诗集、还有自己以红墨水随意书写的手稿,标题为「寂寞」。

希腊实施撙节政策5年以来,大砍人民退休金与薪资,失业率升至26%,青年失业率更是飙高到近50%。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希腊人民身陷贫穷风险的人数在2008年至2013年间增加一倍,来到44%。

欧元区债权人对希腊提供纾困资金的交换条件就是实施严苛改革,提高课税加上撙节支出,百姓可能更加「活受罪」。

许多希腊人只能靠家人接济,但安德瑞亚斯与米哈里斯说他们只能靠自己,他们共享一张称之为「家」的长凳。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