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舞者涂黑脸扮黑人 俄国波修瓦剧院挨批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2月17日 - 07:35

(法新社莫斯科16日电) 美国知名芭蕾舞者柯普兰日前批评莫斯科波修瓦剧院宁让舞者涂黑脸扮黑人,也不用有色舞者,引发热议。剧院总经理乌林近日否认种族歧视相关指控,表示不会改变传统。

1982年出生、有非裔血统的柯普兰(Misty Copeland)13岁才开始接触芭蕾,当时被视为天才儿童,2015年成为美国芭蕾舞团(ABT)史上首位非裔美籍首席女舞者。她一向对芭蕾世界的种族议题勇于发声。

柯普兰本月初在Instagram转贴两名俄罗斯年轻舞者摄于排练期间的照片:她们在莫斯科波修瓦剧院(Bolshoi Theatre)制作的19世纪芭蕾舞剧「舞姬」(La Bayadere)中,参加「小黑人舞」群舞,因此脸部和手部涂深褐色妆料、身上还有褐色衣装和手套。

柯普兰评论道:「这就是芭蕾世界的真相。」她指出,一想到许多卓越的芭蕾舞团拒绝雇用有色舞者,宁愿让舞者「涂黑脸」,她就心痛。

柯普兰的贴文已获得超过65000个赞,并在网路引发正反双方论战。波修瓦剧院总经理乌林(Vladimir Urin)13日告诉俄罗斯新闻社(RIA),剧院不会参加相关论战。

乌林强调,现有版本的「舞姬」已在俄罗斯国内外搬演数千次,没有改变必要。

波修瓦剧院发言人诺维科娃(Katerina Novikova)今天告诉法新社:「我们不评论荒谬的说法。」

「舞姬」又称「印度寺庙舞女」,首演于1877年的圣彼得堡。让舞者脸部和肢体涂黑扮「黑人」的作法也可见于知名的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Mariinsky Theatre)。

部分网友和舞蹈界人士指出,波修瓦及其他俄罗斯剧院之所以保留「涂黑脸」传统,是因为境内「缺乏黑人舞者」,「涂黑脸」就像为演出染发或戴假发一样正常,无关歧视。

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自舞剧首演的19世纪以来,世界已历经许多变化,扬弃部分昔日被视为「自然而然」的观念,经典剧码往往也有当代诠释,而「涂黑脸」不免带有东方主义、种族歧视等沉重历史包袱。

与此同时,深具影响力的美国「舞蹈」杂志(Dance Magazine)12日刊登舞者尼柯尔斯(Dana Nichols)的文章,文中叙述有非裔血统的她2003年11岁时参加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在美国的演出,却被要求和其他皮肤白皙的舞者一样,为「舞姬」一剧脸部涂黑、「扮黑人」。尼柯尔斯指出,事隔多年后,她才体悟此事对她造成的精神创伤。(译者:陈韵聿/核稿:陈昱婷)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