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马德里16日电) 63岁的锅炉工德鲁刚刚才知道,他的命运或将有所改变。接下来的几小时他将接受肾脏移植,而促成这一切的推手,就是过去25年让西班牙在器官捐赠方面领先全球的前瞻系统。

德鲁(Juan Benito Druet)躺在马德里拉巴斯(La Paz)医院的病床上说:「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总得冒个险。」

根据隶属卫生部的西班牙移植中心(National Transplant Organisation, ONT),去年西班牙共有4818例移植手术,其中2994例为换肾。换言之,去年西班牙每100万居民,就有43.4名器捐者,比2015年的40.2人更为增加,刷新全球纪录。

根据欧洲理事会(Council of Europe),2015年美国每百万居民仅28.2名捐赠者,法国28.1人,德国10.9人。

西班牙移植中心创办人马提山斯(Rafael Matesanz)告诉法新社,移植后的病患「体重开始回来,健康状况改善,就好像我们移植的是生命一样」。

马提山斯负责集中管理器捐和移植系统,让系统顺利运作。现在这个系统已为葡萄牙和克罗埃西亚复制,其他欧洲国家也深受鼓舞。

西班牙每间医院都有位器官移植协调员,通常是专长重症加护的医护人员,他们负责的工作就是找出有心脏病发或脑死风险的病患。

心脏病发或脑死时,肾脏、肝脏、肺脏、胰脏还能运作,可供移植,有时甚至连心脏也是这样。

移植协调员发现这些病患后,迅速通报西班牙移植中心,移植中心再比对等候移植名单,从中找出最合适的受赠者。

如果配对成功的患者距离器捐者很远,医院就会把要移植的器官放入专业医疗冰桶,空运到病患处。

西班牙公共卫生体系给付移植费用,不公开捐赠者姓名,且为避免器官走私,捐赠的器官仅提供给西班牙居民移植。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伦理部门的波赛欧博士(Marie-Charlotte Bouesseau)表示:「这个系统之所以与众不同,都是因为组织编制。这个网络、这样的集中管理,就是关键。」

波赛欧还表示,全球有需要的患者中,仅约1成接受了器官移植,「也就是说,另9成患者会在等候移植时死亡」。

但在西班牙,2016年仅4%到6%患者在等候换肝、换心、换肺这些重要器官时死亡。

马提山斯认为,西班牙移植系统之所以成功,另一关键是训练和沟通。

西班牙移植中心1989年成立后,训练超过1万8000多名移植协调员,他们通知家属死讯后安抚家属,让家属同意捐出死者器官。

如果1个人生前并未明确表示反对器捐,西班牙法律就假定此人同意器捐。

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1999年赢得奥斯卡奖的作品「我的母亲」(All About My Mother),就是描述移植协调员的故事。他筹拍此片时,还曾谘询西班牙移植中心。(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