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伦理学家谈基本收入

汉斯·胡称引入基本收入有助于减少官僚主义

(Ex-press)

社会伦理学专家汉斯·胡(Hans Ruh)告诉swissinfo,全民基本收入(Basic Income)的引入会成为今后10年的热门政治话题。

由目前为需要者提供福利救助的体系进行转型,对瑞士意味着一场彻底的改变-这是多数政治家都不愿迈出的一步。

然而这并非什么新概念:连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这样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都支持这个做法。

全国所有居民都会得到一份基本收入,这笔钱可自由支配。资金的发放不受到附加任何条件限制。

基本收入会以这种最极端的形式取代社会保险体系和失业救济制度。

数年来,瑞士神学家、社会伦理学家胡一直在呼吁推广基本收入制度,不过他没有把18岁以下未成年人纳入发放范围,同时他还主张维持失业救济金。

swissinfo:为什么您把儿童排除在基本收入发放范围之外?

汉斯·胡:我将此视作一项不现实的措施。我个人并不反对将儿童纳入进来,尽管这么做会鼓励人们多生育子女,但从政治角度来看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swissinfo:国家从哪里得到发放基本收入的资金?

汉斯·胡:这主要涉及将一种消费类别的资金转而作另一种用途。退休金、社会补助金和学生贷款等社保体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会被纳入基本收入制度。而这并不会产生太大的财政影响。

基本收入的引入会帮助我们取缔大多数形式的福利补助。它虽不能解决这类补助所面对的所有问题,却有助于减少官僚主义。

我还希望将该制度与税收改革关联起来。减少对工作所得的税负,但对那些对健康、环境或我们的安全有消极影响的产品应征收更高的税。

swissinfo:这是不是意味着对烟草和酒精等征收更高的税?

汉斯·胡:是的,而且还有其它产品可归入此列。在健康领域,我完全能想像对油脂类商品收税。我还在考虑对燃料增加税收,或对毫无意义的暴力影视和互联网产品收税。

swissinfo:基本收入制度的反对者会认为,这么做会使人失去工作积极性。

汉斯·胡:这只是部分理解。低收入者完全是在受剥削。酒店餐饮、零售和废品处理业的雇主应该为职工提薪。只要人们每月不是仅为3000瑞士法朗而工作,我就没有意见。

我并不是说因为每个人都至少会有基本收入,所以雇主就必须增加工资。这种制度会给每个人选择的机会,使他们不必一有工作空缺就必须去抓住。这样在重新工作之前他们就有等待的可能。

swissinfo:您所建议的制度对瑞士无疑是一个激进的出发点。它具有政治上的可行性吗?

汉斯·胡:经过德国就社会保险的争论,我相信必须找出新的解决方案。社会在不断改变、在不断老化。

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基本收入是一个自由主义的理念。它不是由左派提出的。工会将是这一改革的最大反对者。

我期待在今后10年里,基本收入问题也会成为瑞士的热门话题,因为我国人口正在逐步走向老龄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记者:Andreas Keiser

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的发放对象为个人而非家庭,并与对象是否有其它收入来源无关。无论发放对象是否工作或是否愿意去工作,都可获得基本收入。

根据发放金额、资金来源以及其它转让折扣性质和金额的不同而有各种各样的实施提案。

信息框结尾

汉斯·胡

汉斯·胡生于1933年,他曾师从于著名瑞士基督教新教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

1983-1998年间,他曾任苏黎世大学(Zurich University)教授,还兼任由他创建的社会伦理研究所所长。

他现任“蓝色价值”(Blue Value)中心主席,该中心旨在提高商业世界的伦理观。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