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用卡通和漫画对话框来讲述瑞士的故事

用漫画书来说历史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瑞士也不例外。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用漫画形式来讲述历史故事的做法正变得越来越常见,瑞士也不例外。对作者来说,好消息就是:这种漫画往往会获得成功。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6日 - 09:00

随便去书店走一走,历史题材的漫画书数量之多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而数据显示,这可是大势所趋。以法国以例,在每年发行的不下5000本新漫画书当中,一成以上都在讲述历史。

历史漫画的大量出现倒不是什么新现象,不过新的是,现在瑞士历史也更频繁地以漫画对话框的形式来讲述。

“这两三年来刻画瑞士历史的漫画已成趋势,”弗里堡(Fribourg)漫画书店La Bulle(意为“气泡”)经理帕斯卡·西费尔(Pascal Siffert)表示,“这基本上已成为主流,每个月我都会收到不少。”

他介绍说:“瑞士作者如今越来越多,这要特别感谢日内瓦的漫画与插图研究所(Graduate School of Comics and Illustration)。有了互联网,你能扫描连环漫画放进博客里让更多读者看到。因此,瑞士的漫画作品层出不穷,年轻作者不再只惦记着巴黎或者布鲁塞尔,而是希望更多地表现瑞士。”

流行媒体

漫画的最大优势在于受人欢迎,且通俗易懂。

“我们意识到这是罕见的一种未被互联网取代的文学形式。年轻人爱看(漫画),它是种不分阶层,老少咸宜的媒体,”伊冯·贝尔托雷洛(Yvon Bertorello)评论道,他和别人一起合著了一本讲述梵蒂冈瑞士近卫队的漫画。

(左起) 伊冯·贝尔托雷洛、洛朗·毕多(Bidot)、阿尔诺·德拉兰德 (Arnauld Delalande)在梵蒂冈介绍着他们的漫画书《教宗卫队》(Le Gardiens du Pape)。 Copyright 2019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前记者埃里克·比尔南(Eric Burnand)也认同这种看法。 

他说道:“漫画的优势就是它广受欢迎,通俗易懂。漫画是种相当受人喜爱、受众很广的媒体,能够打动各个年龄段的人。”

比尔南利用他对制片技术的了解写了一部名为《艾玛的世纪》(Emma’s Century)漫画脚本。这部由法妮·沃谢尔(Fanny Vaucher)配图的虚构作品追溯了一个瑞士家庭的变迁,讲述他们怎样面对上个世纪里的五个重要历史事件。

用漫画讲历史故事的做法,触及了一些通常会使用其他途径-例如手册或摄影展等-来表现的领域。以弗里堡州警察局为例,他们发行了一套连环漫画来庆祝该局成立100周年。《“秘密”回忆录》(Memories of the Secret)包含6名漫画家创作的6个故事,刻画了影响该州的历史事件,比如太阳圣殿教屠杀案等。

“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漫画这个主意,因为100周年纪念筹办组里有位成员酷爱漫画书,”一起主管项目的让-帕斯卡·泰尔西耶(Jean-Pascal Tercier)透露。

“在讨论期间,尤其是跟编辑商谈时,我们想到漫画会对公众产生更大的影响。”

这一目标得以完美实现。在公众要求下,该漫画得以再版,印制发行的2800多本中已有1850本被售出。

泰尔西耶表示:“我们完全没料到这样的结果,特别是考虑到读者差不多都在本州。若不是这套漫画,我们怎么都不会取得这样的巨大成功。”

打动各类读者

连环漫画作者塞缪尔·恩布尔顿(Samuel Embleton)认为,漫画可能也是一种手段,能吸引那些平常对传统历史不感兴趣的受众。恩布尔顿是位年轻作者,已经出版了两部作品-《驻守边境》(Stationed at the Border)和《瑞士在抵抗》(Switzerland resists),讲述的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瑞士。现在他正在创作第三部漫画,刻画的是勃艮第战争。

“漫画能让你打动平常对历史不感兴趣的人,这样的人念书的时候就不爱看历史,”他指出:“我希望讲述能够引起大家共鸣的故事,而这些故事跟他们密切相关,却未曾被人讲述。比方说对汝拉(Jura)地区边境防御的回忆依然存在,可是我的很多老师却不想了解军事历史。”

漫画通俗易懂,也没某些历史书那么枯燥。“它们让你带着一点激情讲故事,可以更容易地结合虚构与现实,”比尔南解释说。

不过,这种类型也有一定局限性。比尔南说:“比起电影,漫画的语体风格更窄,表达范围也相当受限。有一次在一段文字的说明里,我说这个人物要表现出嘲讽的姿态。插图画家就指出很难用画笔描述出嘲讽……”

“确实有些局限性,”恩布尔顿也这样看:“例如飞行员在驾驶舱里体会到的感觉就很难表现。”

书店里的成功 

历史漫画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读者。我们为撰写本文联系的几位作者都表示,他们也对自己作品取得的好成绩感到惊讶。恩布尔顿出的第一本书就售出了2000册,而比尔南和沃谢尔也获得了类似的成功:他们合著的漫画第一版印制了2000册,在一个月内就已脱销,第二版印制的2000册也几乎售罄。

尽管跟这类漫画里的明星-比如Alix系列-取得的销售佳绩比起来,瑞士历史题材漫画还差得很远,但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自1948年起,Alix系列就一直在讲述一位高卢奴隶的漂泊经历,他后来还成了罗马公民和凯撒的朋友,这套系列漫画最近刚刚创下2500万本的销售纪录(最新一辑《瑞士人》就发生在瑞士)。

“这些成绩表明它们有读者,”西费尔说道:“有时人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细细读书,所以他们更喜欢读起来快、明了易读的漫画书。而且我们面对的这一代人看着漫画书长大,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廉价文学。”

西费尔最后指出:“漫画肯定能打动那些否则不会去碰历史书的人,它也同样能够打动那些喜爱历史、有时却想体验不同格式的历史书的人。”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