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与城市:瑞士展览记录下的加尔各答街道

Gariahat路口,摄于2008年。 Birchermedia

从狂吠的流浪狗到忙碌的小贩和唱着歌的乞丐,一对瑞士好友尝试着记录印度城市加尔各答(Kolkata)的精华所在。苏黎世博物馆正以虚拟展览的方式展出他们记录下来的声景和图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Thomas Kaiser钟情于印度乌鸦。在他最喜欢的加尔各答(旧名Calcutta)经济酒店后面,绿树成荫的空地几乎整天都会吸引来成群鸣唱的鸟儿。

“我会订屋顶的房间,这样我可以给它们喂食,”他说。


这群乌鸦、这座城市以及那里的人民令Kaiser魂牵梦绕,在近15年(1994年至2008年)的时间里,Kaiser无数次回到加尔各答的Gariahat街区,记录这个地方的声音。对于这个在瑞士从事广播工作的人来说,这座印度东部城市的声音密度无与伦比。

手绘人力车上的铃铛叮当作响,游吟歌师试着用饱涵灵魂的歌谣赚几个铜板,街头小贩利用节奏感十足的叫卖来多卖点儿东西,这一切都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丰富的声景。


但是,尽管加尔各答人口众多,这里却并不总是那么吵闹。

“加尔各答的夜晚让我着迷,这是座巨大的城市,晚上10点后却变得非常安静。几乎就像个印度村庄,仅有的声音就是流浪狗的叫声,”他说。

Kaiser的加尔各答声景作品集目前正在苏黎世大学的民族博物馆展出,他在那里负责声音档案。他今年就要65岁了,将于12月退休,这将是他的最后一场展览。2019冠状病毒(Covid-19)所带来的的禁令影响了他最后的展出,但是这场虚拟展览(英、德)也许可以给他的作品带来更多的观众。


初次尝试

Kaiser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学习美术时,受到了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影响,这位艺术家提出了“社会雕塑”的概念。他将整个社会都视为可塑的艺术材料。

“他说艺术不只是绘画和雕塑,也包括人与人间的互动。我想看看这个概念在非西方背景下是否有意义,”Kaiser说。

当他的朋友们向他讲述在加尔各答的经历时,他产生了亲自去那里的想法。

“他们告诉我们的内容与当时广泛传播的穷人、贫民窟和特蕾莎修女的故事截然不同。 他们谈到了诗人、作家、电影制片人和艺术家,” Kaiser说。

他说服了他的朋友、摄影师Samuel Schütz与他一同前往这座庞大的印度城市。Schütz带来了一系列摄影器材,包括在他的酒店房间里冲洗胶卷所需的材料。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一些尝试后,他选择了最基本的选项:一个简单的鞋盒,可以用作暗箱摄像机或针孔摄像机。这个摄影技术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

Schütz说:“我不想像游客那样,带着照相机到处走动,拍摄我认为有趣的东西。”

鞋盒摄像机必须放置在地面或墙壁上,这意味着Schütz不得不放弃对照片100%的控制。他只能部分选择重点。这个盒子每更换一次胶卷只能拍摄一张照片,这使得进度变慢。

今年57岁的Schütz说:“这样我就能够收集照片,而不是拍照。”


原声截取

另一边,Kaiser运用最好的设备来录制高质量的音频。但是像Schütz一样,他采用了缓慢的方法来捕捉加尔各答声音的精华所在。

“录音需要耐心,你必须一次次地重访,直到人们打开心扉,开始交谈,”他说,“我觉得这种慢方法非常适合我们计划录制的内容。”

作为一名声音档案管理员,Kaiser自然而然地觉得声音是其自身的媒介。他对博物馆中将声音资料列为第二梯队感到很不满意(如果他们有声音档案的话)。印度东北部的那加部落(Naga)以穿着色彩鲜艳的礼仪服装闻名,Kaiser将之作为人们遗忘声音的一个例子。

“博物馆曾收集过那加部落的头饰和项链,但忽略了他们的传统生活的核心是歌曲,他们用歌曲来传播知识。我采访了几位知名歌手,他们告诉我,一个不会唱歌的年轻人会被视为无知,永远找不到伴侣,”他说。   

因此,Kaiser的上一场展览以声音为中心主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展览空间中唯一的器物是印度教女神Kali的雕像,这是对在加尔各答Kalighat居民区中心的Kali神庙的致敬,Kaiser和Schütz就在那里工作。

据Kaiser说,加尔各答他最喜欢的区域的声景在20年间并没有太大变化。在这方面,就像他居住的苏黎世一样。

“声音方面,苏黎世在过去几年中变化不大,但在过去几个月中变化很大。现在,你可以听到在冠状病毒管制之前没有听到过的鸟叫声。”他在家中说。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