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的木制建筑-就在苏黎世

blumer-lehmann.ch

在苏黎世市中心,媒体集团Tamedia出资兴建了一座7层的木制建筑-成为世界之最。为了这座木楼的建造,设计者-以纸盒房而闻名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依赖的是瑞士技术。

此内容发布于 2013年08月27日 - 11:00
Kuniko Satonobu, 于苏黎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一走进这座伫于Sihl河岸的Tamedia新办公楼,我们迎面而见的便是几根高耸、雅致且高贵的大木桩。再远一点儿,密集排列的木柱让人联想到日本庙宇。坂茂没有经过竞标便受到Tamedia董事会主席Pietro Supino的青睐,因为他承诺要满足三个条件:创造舒适的工作环境、保证持久发展性和合理的建筑成本。

“我于是想到,木头应该是最理想的建筑材料,”坂茂讲述到。这位日本建筑师工作的中心理念就是:与能源和资源的浪费作斗争。坂茂还强调,瑞士工程师Hermann Blumer功不可没,他是Tamedia项目的木构建筑专家。

建筑师坂茂

1957年,生于东京。纽约柯柏联盟建筑学院(Cooper Un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毕业。

1982年,任职于建筑师矶崎新在东京的工作室。

1985年,在东京建立自己的工作室。

1995至2000年,任联合国难民署顾问,

1995年,创建非政府机构“建筑师志愿者网络”(Voluntary Architects Network),为建筑师参与人道主义项目提供平台。

2000至2006年,任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评委。

目前,在京都造型艺术大学任教。

他获得过众多奖项,比如:法国建筑科学院金质奖章(2004)、阿诺德·布伦纳纪念奖(2005年)、法兰西艺术及文学勋章(2010)、奥古斯特·佩雷奖(2011年),等等。

他的代表性建筑作品有:幕墙屋(Curtain Wall House,1995)、纸屋(Paper House,1995)、家具屋(Furniture House,1995)、汉诺威世博会日本馆(2000年)、日本东京尼古拉·海耶克中心(2007年)、蓬皮杜梅斯中心(2010),等等。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个建筑的创新之处在哪里?

坂茂:我们首次用纯木建造如此大型的7层办公楼。不仅在瑞士,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事实上我很惊讶,这样一座建筑在瑞士没有遇到建设规章上的障碍。在日本就不可能实现这样的工程。

在这个项目中,我最主要的目标之一就是用木头取代钢筋混凝土来建制构造柱。另外,我还想实现不依靠金属部件,而完全用木栓来衔接固定木梁和其他木结构。只有通过木头能屈伸的特性,才能实现大梁的特别造型。

Tamedia集团的主席希望我能营造“舒适的工作环境”,这也是我选择木头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人们能够感到安静、平和,就像在他自家的客厅或林间木屋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这座建筑里有一个“中间带”,朝向室外的休息区,是吗?

坂茂:对,我为这个中间区设计了一些台阶和会面空间。在这里,人们可以打开窗子,一下儿就好像处于室外一样,河流近在咫尺,还能呼吸新鲜空气。

在这里工作的记者们能够走出封闭的空调房间到那里放松一下。这不仅在心理上是一种调试,从经济和能源角度来说,这个空间也有重要的作用。

shigerubanarchitects.com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为什么常说这座建筑“很瑞士”?

坂茂:因为建造这座房屋依靠的是瑞士木制建筑技术,这方面,瑞士在世界上也是遥遥领先的。

更具体来说,在这个国家,我们可以找到高水平的工程师和比别处更优质的木制品。另外,在这里还有由电脑操控的、可以三维工作的木材切割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常常提起和工程师Hermann Blumer的相识...

坂茂:从第一次见面起,我们就很投缘,立即开始了合作。如果我没有认识他,也许无论是法国蓬皮杜梅斯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还是苏黎世的Tamedia大楼就都不会存在了。图纸都是我绘制的,但是结构分析和建筑过程都是由他负责的。

建造蓬皮杜梅斯中心时,我最开始是和一位英国工程师合作,但是他无法实现我绘制中的造型。但当我把图纸给Hermann看时,他对我说:“我可以建得和这个一模一样。”我当时高兴极了。我们两个人能够做到互相挖掘对方的潜力。我们未来还要为斯沃琪集团在比尔(Bienne)的一个项目合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环保角度讲,木制材料的优点是什么?

坂茂:比起钢筋水泥的建筑工地,用木头盖房噪音要小得多。从材料制造上来说,木材加工也会比钢筋(占建材1/3的比例)和混凝土(占建材1/2的比例)加工减少很多二氧化碳的排放。木材是唯一可以再循环的材料。钢筋混凝土作为建材是有局限的,它们总有消失的一天。

而且,如果做一个比较计算,和树木生长的速度相比,木材的消费速度还是较慢的,特别是在欧洲。所以,只要我们继续植树,只要树木砍伐尊重规划,木材永远是绝佳的建筑材料。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但是木头马上会让人联想到火灾...

坂茂:其实木头这种材料并不易燃。当然,细小的木头非常容易燃烧起来,但要想点燃粗厚的木材可不那么容易。木头表面一旦碳化就会形成保护层,保护内部组织。要知道,木炭经常被用来防火。

为了建造Tamedia大楼,我们首先对房屋架构中所要使用的木材进行了必要厚度的计算。然后我们再此基础之上又多加了4厘米,以备万一发生火灾时,来保护木材内层。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常说自己一直在努力创造让人们喜爱的建筑,这是什么意思?

坂茂:如果一座房屋不得人们的喜爱,那它就永远不会“长久和永恒”。相反地,即使我们修建一个震后的临时房屋,如果人们喜欢它,它也会长期存在。又比如,一个只为商业用途而盖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只能是临时性的,因为总有一天,别的房地产商会将它买下、拆除并翻盖新楼。

1995年,阪神大地震之后,我用硬纸板管建了一座教堂。神父一开始不接受这个临时祭拜场所,但它马上受到了居民们的欢迎。现在,人人都喜欢这个“纸板教堂”,而它也变成了永久性建筑。如果得到人们喜爱,Tamedia集团的这栋建筑也会存在很久很久。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